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六十七章 金翅大鹏灵符犬


    蒲汉忠苦笑一声,道:“这可没有买,我们得上山去抓,抓了之后便自己驯服,这就是【太初】修仙六艺中的御,也是【太初】极为重要的一门学问。”

    “修仙六艺?”秦浩轩有点尴尬了,虽然楚长老也教过,但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修炼,徐羽的笔记有着她的独到之处,只是【太初】比起长老的讲解便要差了一层意思。”

    “修仙六艺便是【太初】【法丹器符阵御】,法便是【太初】灵法道术,丹便是【太初】炼丹之术,炼制灵丹妙药,器便是【太初】炼器之术,制作各种法器,符便是【太初】制符之术,制作出各种灵符,阵便是【太初】布阵之术,御则分为两种,一为驾御法器的方式方法,二为驭兽驯兽。”

    “御中的驭兽又分为许多小类,驭兽又分为驯服野兽、驯服灵兽、培养灵兽、灵兽进阶等诸多学问。”

    听着蒲汉忠的讲述,秦浩轩更加感觉修仙是【太初】多么复杂和深奥,光是【太初】修仙六艺中的一个御,便已如此复杂。

    他在心里暗暗思量,这种大力猿猴如果能弄上一批,对付平常的耕种劳作肯定是【太初】没问题了,照顾了地里庄稼的同时,还能不耽误自己的修炼时间,可算是【太初】一举两得的美事呀!

    “蒲师兄,这大力猿猴在哪里有捕?捕个十只需要多久?”

    “在距离灵田谷不远有一个百兽山,这百兽山极大,山上甚至有灵兽出没,所以极为危险,这种大力猿猴在野兽中都不算厉害的,所以在百兽山的边缘地区可以捕获,若是【太初】捕捉十只的话,七天足矣。”蒲汉忠说罢,对秦浩轩道:“去百兽山历练一番也好,在入仙道之后便是【太初】入红尘,入红尘之前先见见不同的风景也不错,也顺便让你知道修仙并不是【太初】种地打坐就能行的,若能在外面遇上仙缘,获得奇遇,那修为速度将十倍百倍提高。当然,前提是【太初】你根基要打的牢靠才好。”

    蒲汉忠说罢,秦浩轩也不再在荒地里停留,和蒲汉忠一起回宿舍收拾东西准备去百兽山捕捉大力猿猴,见秦浩轩和蒲汉忠离开,徐羽也急忙跟了上去,她也听到秦浩轩和蒲汉忠的对话,知道他们两准备去百兽山捕捉大力猿猴,从罗金花嘴里得知,那百兽山上的灵兽本事都不小,即便是【太初】她都不敢单枪匹马前去闯荡,蒲汉忠只是【太初】仙苗境十叶,秦浩轩也才刚刚出苗,现在就去百兽山,是【太初】不是【太初】有点太疯狂了?

    不行,必须得阻止他们,不就是【太初】为了随从嘛,在没人的地方分两个给他不就是【太初】了,但是【太初】徐羽脚步才跨出几步,又顿在原地,因为她知道这种赠予对自尊心极强的秦浩轩来说是【太初】一种侮辱。

    “徐羽,蒲汉忠是【太初】咱们太初教的老人了,他有数,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罗金花轻轻拍着徐羽的后背低声安慰:“你也不想去损伤秦浩轩的自尊心吧?”

    徐羽点头凝望着罗金花:“师姐,真的没有危险吗?”

    罗金花微笑着把头轻点:“自然堂修为不怎样,能够延续到今天,自然也有他们的独到之处不是【太初】?蒲汉忠也不是【太初】第一次进山,放心便是【太初】。”

    徐羽悬着的心,重新放回,心中暗暗祈祷秦浩轩早去早回,办事顺利。

    秦浩轩和蒲汉忠的对话并不只有徐羽听到了,一直关注着他们这边动态的张狂和耶律齐也听了个七七八八,当他们知道秦浩轩准备去百兽山时,张狂激动了,这不是【太初】天赐除掉秦浩轩的良机吗?

    张狂心中动了杀念后,又很快醒悟过来,我现在已经是【太初】仙苗境一叶的无上紫种,秦浩轩不过是【太初】刚刚出苗的弱种,我没事老跟他过不去干嘛?

    他一边这样问着自己,一边想着原因,最终得出结论是【太初】,秦浩轩这家伙以前还打断了自己几根肋骨,自己看着他确实非常来气,若是【太初】能收拾一顿,找回面子也是【太初】好事!

    估摸着秦浩轩和蒲汉忠已经收拾好并朝百兽山进发后,张狂暗暗思忖该如何动手,他在心中盘算道:“秦浩轩的入道师兄蒲汉忠是【太初】仙苗境十叶,我的入道师兄耶律齐是【太初】仙苗境二十叶,如果能拉上耶律齐,让他去收拾蒲汉忠和秦浩轩,要多容易有多容易?不过得怎么样才能说动耶律齐呢?”

    张狂将目光放在耶律齐身上,发现耶律齐也正望着百兽山的方向,眼中精芒闪烁。

    张狂忽然想起耶律齐昨天晚上,总是【太初】旁敲侧击的问自己一些关于秦浩轩的事,尤其在秦浩轩是【太初】不是【太初】获得过什么仙缘奇遇或特殊法宝的问题上纠结很久,他顿时明白了耶律齐的心思意图。

    于是【太初】张狂凑到耶律齐耳边,小声而神秘的说道:“耶律师兄,我想起来了,这个秦浩轩每天晚上总是【太初】神秘失踪,很少回寝室睡觉……”

    张狂这种故作暧昧的语气让耶律齐眼中精芒一闪,道:“哦,当真?”

    张狂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看其中必有诡异,甚至可能是【太初】接触魔道妖人也说不定,你我作为正道弟子,一定要坚决抵制这种邪魔外道,走,我们悄悄的跟上去瞧瞧,若他们真是【太初】心怀不轨,便将他两一举击杀!”耶律齐眼珠一转,义正言辞的小声说道。

    张狂笑了,是【太初】不是【太初】邪魔外道难说,自己虽然不是【太初】很将秦浩轩放在眼里了,但若是【太初】能顺手利用师兄将其除掉,倒是【太初】何乐而不为的事情?

    之后,他们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都从对方眼神里看到了对方的真正目的。

    “这些活你们先做着!”张狂将农活丢给随从,和耶律齐悄悄也朝着大山的方向走去。

    “师兄,看不到人了啊……”张狂有些焦急,这耶律齐答应去追杀那两人,移动的速度却很慢,不久前那两人就看不到人影,他却始终不着急,再这样下去人就追丢了。

    “不急不急。蒲汉忠毕竟是【太初】仙苗境十叶的修士,跟得太明显势必会被发现,那样就真的没机会了。”

    耶律齐摇晃着手指,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折成一只小狗模样,朝这纸狗吹了一口气,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封着镇魂符的白玉瓶子,倒出一颗黄色光点附在纸狗身上,而后双手捏动灵诀,嘴里念念有词,一道灵法打入到纸狗身上!

    约摸三十息的时间,这纸狗浑身战栗,然后忽然跳动起来,摇头摆尾,伸懒腰舔爪子,就如真正的狗一般。

    张狂看得一惊,讶异地问道:“耶律师兄,这是【太初】什么?”

    耶律齐解释道:“这便是【太初】修仙六艺中的符的一种,符兽!将一张纸符叠成动物模样,再附上之前捕获的动物魂魄,用符法御三种结合,加上魂魄,便能让它成为活起来,被你所利用!当然,这是【太初】比较低级的符兽,高等符兽也要经过长时间祭炼,画上高端的阵法方能使用,掌教真人手中有一头金翅大鹏的符兽,翅膀挥动一下便能引动风雷,曾经在幽冥战场上,出尽了风头。”

    在耶律齐解释时,一只田鼠从灌木丛中窜出来,只见这纸狗汪得一声扑了上去,不过片刻就将那田鼠咬死,喉咙里还发出呜呜的低沉呜咽声。

    张狂再度被这纸狗惊到了,这纸狗竟然还有攻击力!

    “这符兽是【太初】我斩杀了一头壮年犬獒取其灵魂,那犬獒原就十分凶残,所以成为符兽后,也承袭了原先那动物的习性。这还只是【太初】最初级的符兽,远远的嗅他们气味,用来跟踪很好,也有一定的战斗力,当然,战斗力的强弱还取决于驭兽的能力。”

    “这符狗还不算厉害的,真正厉害的符兽可以驱虎御狮,腾龙驾凤!就像我们太初教的几只护山大符兽,战斗力十分强悍,曾经也有魔门狂徒联合一起偷袭进攻,宗门岌岌可危,便是【太初】这几只护山大符兽发威,才得以力挽狂澜!当然,想要制作符兽,第一要求就是【太初】你能弄到符兽灵魂,还最好是【太初】壮年时期斩杀。”

    看到这只符狗,想起它刚才那凶残的模样,张狂见猎心喜,问道:“耶律师兄,这符兽你还有多少?”

    耶律齐笑了笑,道:“制作一个符兽可不简单,我这里还有一只符虎,攻击力比这符狗要强多了。”

    看着耶律齐从怀里掏出一只折叠好的符虎,张狂眼睛都放光了,道:“这符兽我能控制么?”

    “你现在已经出叶了,仙苗境一叶就可以控制初级的符兽,待我们办完事,我就将这符狗送给你吧!”

    说罢,耶律齐开始教了张狂一些驾驭符兽的方式方法,道:“制作符兽的重点在于符和法,至于怎么操纵就在于御了,以你体内现在的灵力,能操纵符兽半柱香时间。”

    “半柱香?”张狂不大满意的皱了皱眉,按照耶律齐说的驭兽方法,捏起手诀,嘴里念念有词,然后符兽并没有反应。

    耶律齐一脸微笑的望着他,道:“驭兽的方法需要多练才行。”

    张狂很是【太初】唇角勾起点点孤傲的笑,不再说话,再次捏动法诀念动咒语,在他想来需要反复练习的是【太初】天资较差的弱者,像他这种无上紫种,做什么都应该一接触就上手才对。

    一连失败了三次,张狂在第四次终于驱动了这只符狗,在张狂生疏的操作下,按照他意愿做着各种动作。

    拥有并成功操纵属于自己的第一只符兽,张狂笑得很开心,他已经在想如何操纵这只符狗咬死秦浩轩了,耶律齐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也觉得十分欣慰,只要能和张狂结缘,送一只符狗算什么,和他结缘后将他拉入夏云堂,师尊指不定如何感激自己呢!

    好快的上手速度!耶律齐看到张狂的操纵,心中也是【太初】惊讶,从之前的沉思中退了出来,眼里全是【太初】羡慕,无上紫种果然是【太初】上天的宠儿!当初我足足花了三天时间才能驾驭符兽,但张狂只失败了三遍便成功了,这种天资天赋实在是【太初】逆天!

    敛去脸上的震惊,耶律齐道:“张师弟,这符狗我们先办完事再送给你。”

友情链接:励志故事  99养生网  创世中文网  大王饶命  电视指南  莽荒纪  明末第一贼  从全球高武开始  极品最强大少  减肥方法  作文大全  个性说说  盛唐风华  回到地球当神棍  伏天氏  都市之归去修仙  好名字  全民领主  极品全能学生  寸芒  谎话大王  金庸网  极品全能学生  南方财富网  极品最强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