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七百零三章 屠孙之仇狭路逢【四更】


    “那小子会不会是【太初】逃到凶阵的中央地带了?”有须弥圣殿的弟子猜测。

    “绝对不可能。凶阵那么凶险,那小子侥倖在里面不死,已是【太初】异数……就凭他那点能耐,能进入更加诡异的阵法中央?绝对不能。”马上就有须弥圣殿的人连连摇头反驳。

    其他一些须弥圣殿的高手诸如春离公,只是【太初】脸色阴冷,一言不发地继续搜寻。

    须弥圣殿的人心中都暗自发狠,从来只有他们威胁别人的份,哪里被人这样威胁羞辱过?一定要找出那混小子千刀万剐。

    突然间,外界的阵法又一阵闪动。须弥圣殿的人都停止搜索,警惕地向阵法波动的地方看去。一会儿,只见一位一身是【太初】血的马脸弟子闯了进来,显然这弟子闯阵殊为不易,遇上了一些凶险,脸色无比惊惶。

    “马六,不是【太初】要你跟申屠志他们守在外面操纵遮天翼的吗?怎么了?”春离公不禁眉头微皱,看到马六惊慌失措的样子,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

    “春离公!”马六一看到春离公和其他须弥圣殿众人,呜咽着哭喊出声:“申屠志师兄被人杀了,遮天翼也被人夺了!”

    “什么?你说的可是【太初】真的?”有须弥圣殿的弟子大叫,先是【太初】吃惊继而愤怒:“谁干的?”

    “是【太初】……不久前闯入凶阵里面未死还辱骂我们的小子……他又从凶阵里偷跑了出来……”马六哭丧着脸颤道。

    身披青衫,童颜鹤髮的春离公倏地向天空中望去。果然,原本遮天蔽日的遮天翼正在迅速缩小。他脸上闪过一丝阴鬱,眼睛里爆闪出寒芒,突然间身影闪烁,迅速向凶阵外飞去。

    “飕飕飕——”几个反应过来的须弥圣殿弟子也跟着急速跟过去。

    “这……”众人赶到原本申屠志一行控制遮天翼的地方时,只见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行凶者以及一帮原本应该被制住而留在外面的各大派弟子都赫然不见了踪迹。

    “麟儿……”春离公凝视着一具身着华服的无头尸体上,脸上肌肉一阵抽动,身躯微微颤抖。

    这死者正是【太初】春离公的孙儿,向来得到春离公的疼爱。这一次来堕仙岛寻找机缘,春离公也是【太初】只让他在阵法的外围守护,并没有让他进入凶阵当中,就是【太初】出于想保护他的目的;没想到,居然还是【太初】在这里丧命。

    “好锋利的剑……”春离公的视线缓缓从孙儿的尸体上挪开,蹲在中年胖子申屠志的无头尸体前,仔细检查脖子的断口,声音低沉,里面有毫不掩饰的愤怒和杀意。

    春离公一跃而起,双手甩下一缕猛烈灵火,脚下的尸体瞬间涌起灵力真火,劈哩啪啦的,在燃烧当中化为灰烬。

    “可恶,居然敢杀我们须弥圣殿的人!”须弥圣殿的弟子看到这一幕,牙齿咬得嘎吱作响。

    “人也死了……遮天翼却不见了,我们要怎么从凶阵里面出去?”有的须弥圣殿弟子并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迅速想到一个棘手的问题,向春离公颤声问道。

    他们进入凶阵里面后,才发现里面是【太初】阵中有阵。不久前他们藉着遮天翼冲进里面,只不过是【太初】阵法的深处,但尚不是【太初】核心地带;现在没有了遮天翼,凶阵如此诡谲,别说进入核心地带,连出去都是【太初】一个大问题。

    “遮天翼没了……这下子事情大了。这座凶阵根本就没有法子可以破,阵法的每个部位无时无刻都在变化,根本出不去的……”

    “难道要老死在这里?”有的须弥圣殿弟子心想不妙,吓得脸色煞白。

    如果找不到抢走了遮天翼的人,他们将只能老死在这里;不然就得要破阵,可凶阵岂是【太初】那么好破的?此前他们之所以抓那些大派弟子,让他们用血肉之躯来闯阵,也是【太初】无奈的举动。

    “先别想这么多,只要找到那小子就行了,我们分头去找!”春离公苍老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每一个须弥圣殿弟子的耳里。须弥圣殿众弟子听了这话都很无奈,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

    “都打起精神来。”看到众人斗志挫败的样子,春离公脸色一沉。”找不到那小子,夺不到遮天翼,后果你们应该可以想像。”

    “是【太初】!”得了春离公的提醒,众人打了个激灵,纷纷大声应诺。

    “飕飕飕——”须弥圣殿众人四散,向四面八方搜索。

    “那小子会藏在哪里?既然来到堕仙岛,胆大包天又有如此手段,能斩杀申屠志和那一干须弥圣殿弟子……一定是【太初】重返凶阵里了!”春离公暗忖,如电的目光缓缓在周围山峰梭巡,身影一闪,朝其中一处山脉走势是【太初】向阵法中央延伸的山峰冲去。

    凶阵里茫茫无际,天地大势都跟外界不同,山峰连绵且杀机不断,各种凶兽四处出没,十分诡谲。有时候明明是【太初】泥土平地,突然间山川变换,化为黑暗沼泽、毒气漫天;有时候眼看是【太初】清澈溪流,路过时却喷涌出烈火岩浆,令人防不胜防。纵然是【太初】出身万载大教自诩见多识广的春离公在这里面行动,看到一些诡异景象也心悸不已。

    “嗯?那是【太初】?”突然间,脚踏飞剑正在密林中搜索的春离公,敏锐地察觉到前方不远处有个身影正在快速移动。一看到那个身影,他瞳孔里顿时涌出无限杀意。

    “哆哆哆——”一扬手,三支飞箭射出无边的金光,每一支飞箭都在空中分裂成铺天盖地的箭雨,森然的箭雨穿出柳絮般的无数空气通道,呼啸着以品字形将前方那人的去路完全截断。

    那人身手了得,迅即停步落在下方一株苍古树木的树冠上,凝神看向春离公。

    “姓秦的小畜生,看你往哪跑!”春离公跟着在一株古木树冠停下,他射出的那三支飞箭符器尚盘旋在半空中散发出阵阵灵光,锁定秦浩轩。

    “你杀我孙儿,杀了申屠志……你以为你真能逃过我们须弥圣殿的制裁?谁给你的狗胆?今天不但你要死,你死了之后,我们须弥圣殿也绝不会放过你的门派,必将斩杀你们整个门派!”春离公语气充满了愤怒,须弥殿的好事被这人给破坏的七七八八,这事情岂能善了。

    在春离公眼里,他是【太初】名门大派出身,修为境界又远远高出面前的人一筹,两人完全不是【太初】同等级的。说话时,春离公手中的飞剑嗡嗡颤抖,一缕缕乳白色剑气迸射出来,在空中盘旋如龙,每一股剑气就像是【太初】一条白龙缠绕在他身边。

    千万条剑气就像是【太初】千万条剑龙缠绕,剑气森然,嗡嗡声音如同滚滚不休的闷雷迴响在天地间。任何东西只要靠近这剑气都被切成粉碎,就连他脚下的古木,许多地方都被削得光秃秃的。

    这是【太初】一种奇异的剑阵,每道剑气里都有隐藏的剑符闪烁,威力极强。看到这一幕,秦浩轩微微愕然,心想春离公果然战斗经验丰富,一开始就将自身防御得如此完美。

    “小畜生,我知道你身法不错,但是【太初】现在你能靠近我吗?”春离公冷笑连连。

    虽然看不起秦浩轩,但春离公向来行事谨慎。他看过申屠志的致命伤,知道申屠志是【太初】被一剑俐落地斩杀;其他死掉的须弥圣殿弟子伤口同样都很俐落,显然面前的臭小子在身法上能构成一点威胁,所以他才激发出了从飞剑炼化的剑阵以防万一。

    “敢杀我孙儿,我一定会让你慢慢死,在恐惧中受尽折磨再慢慢死。”声音里有浓烈的恨意。

    春离公唯一的宝贝孙儿经他多年的苦心培养,本来是【太初】想带来此处历练,日后能够在须弥圣殿里升迁得更加通畅,没想到自己的心血却被面前这个无名小卒斩杀。

    听了春离公的话,秦浩轩眉毛一挑,脸色也沉了下去。他向来不怕被人威胁,但是【太初】他不喜有人拿太初教来威胁他,秦浩轩可不会让太初教受到任何危险——面前的人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一定要斩杀。

    “你想要将我门派都铲除?那就留你不得了。”秦浩轩目光一冷,脸色更沉下去。

    “哈,口气倒是【太初】很大!不过你以为我是【太初】申屠志之流吗?不过仗着有点身法便洋洋得意的小子……”面对秦浩轩的威胁,春离公彷彿听到了什么大笑话似的。

    不过还没说完,春离公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他看见秦浩轩的双瞳陡然间迸射出了耀眼的金光,那金光在空中凝聚成剑,瞬间轰了过来。

    “这……神识凝剑!”春离公看清楚了秦浩轩双瞳里射出来的东西后,全身汗毛倒竖。

    神识攻击,即便是【太初】仙轮境的修仙者都不见得能使用出来,毕竟神识无形无质,完全是【太初】一种精神力量,难以锤鍊;只有修为突破到了仙婴道果境之后,神识才会突飞猛进,仅凭眼神就能够攻击。

    但想要将神识凝剑,即便是【太初】仙婴道果境的修仙者都需要消耗极其庞大的神识,而且还需要学会相应的神识灵法才行。春离公万万没想到,区区一个仙苗境四十六叶的修仙者也能够使用出如此鬼神莫测的一招。

    神识来得比闪电还快,纵然知道神识灵法的强悍,春离公脑海里的念头刚一转,意识海里面剧烈的轰鸣一声,一把如山岳的巨剑在他意识海里劈下,卷出滔天的精神气浪。

    春离公如遭雷击,神识遭受重创,意识逐渐模糊,体内丹田里巍巍巨木喷涌出的灵力也跟着缓下来。少了灵力的支持,围绕春离公运转的剑阵完全停了下来,一道道剑龙般的剑气纷纷消散。

友情链接:毕业论文网  都市之神帝驾到  大学生必备网  99养生网  三国高校传  开天录  最强逆袭  就爱读小说  南方财富网  史上最强重生者  经典语录  全球灵潮  牧神记  逍遥游  字幕库  谎话大王  社保查询网  扶蜀  全职法师  赘婿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春野小神医  全本书屋  房贷计算器  励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