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杀心起情却难断【二更】
    秦浩轩好像魔怔了一般,一点也没有听到周天生的话,就算他听到了也可能不会理会,因为他现在所有的力气都去对抗从心里面慢慢往外涌的痛了。

    他不住的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是【太初】自己关心不够?是【太初】自己教导不够!是【太初】自己对不起师傅!对不起师兄!自己的心没有全部放在自然堂才会如此!

    “哇!”

    秦浩轩急血攻心,一口鲜血猛地吐了出来,整个人站在阵法中间,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吐血!

    在秦浩轩吐出一口鲜血之后,站在一旁一直以想要杀人的眼神看着他的周天生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天生狂妄的笑声在罗茂勋的哭诉中无比刺耳!

    秦浩轩稍稍找回理智。

    周天生万分得意又无比恶毒的对秦浩轩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不是【太初】一向秉公执法吗?这个血妖,是【太初】出自你们自然堂!更是【太初】你们自然堂的接班人!不仅他有罪,你这个堂主一样罪不可赦!”

    “因为……你!没有……教好他!”

    周天生的话,好像淬了毒的锥子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的刺进秦浩轩的心窝中,挑着最软的地方,狠狠的扎了进去。

    疼吗?

    很疼!

    这是【太初】秦浩轩寄予厚望的弟子啊,是【太初】自己亲自带给师傅璇玑子墓前看过的接班人啊!

    秦浩轩的面色比这冰封万物的寒冰还要苍白,他独自一个人……孤单单的站在阵法中间,就那么站着……站着……嘴角带着未干的血迹,眼中是【太初】痛到极致的平静。

    所有人都看着他,都等着他说话,都等着他,做决定。

    苏百花站在人群中静静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在她印象中一向强悍无比,好像永远都不会倒下的秦浩轩,这一刻……如此脆弱,好像一阵风过来都能直接将他碾碎。

    秦浩轩喉咙中又干又疼,好像说不出话来了,他张了张嘴,听到自己问:“你怎么知道的,血妖。”

    最后两个字,是【太初】他从牙缝中吐出来的!

    他也只是【太初】在太初教出现过血妖之后,才知道的这种东西,罗茂勋怎么可能知道?!

    罗茂勋匍匐在地上,还没有长成成年人健壮的体格,身体由些单薄,不住的颤抖,带着无尽的悔意哭着说道:“是【太初】,是【太初】弟子……以前看的一些书本……看的书本,从上面知……知道的。”

    哦,是【太初】了……

    秦浩轩觉得有另外一个自己,在心底轻轻的对他说道,你看,是【太初】你为了培养他,把很多奇书拿给他看的,你看!这便是【太初】你最信任最爱护最上心的弟子啊。

    秦浩轩感受到一道奇怪的目光,他缓缓抬头,朝那道目光看去。

    他看到了古云子。

    这位老人的眼中没有一丝得意,也没有一丝痛快,有的只是【太初】满满的悲哀、无尽的同情。

    就在两人眼光交汇的瞬间,秦浩轩突然明白了他在张扬死时对自己的滔天恨意。

    以前他还不懂,完全不懂,张扬那么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狼心狗肺阴狠毒辣的家伙,古云子怎么能为他哭的那么痛苦?!

    这完全没有道理啊!

    现在他懂了,感情这种事……要什么道理呢?

    纵然他有万般不好,在师父眼里,他不过是【太初】一个孩子,是【太初】他倾尽所有也要守护的心爱弟子,就好像凡人家中的祖父看自己的孙儿一样,容不得别人说自己的孩子一点不好,更容不得别人伤害他分毫。

    秦浩轩收回目光,再次看向满脸血污的罗茂勋,他还是【太初】会心疼。

    他会想,这个孩子怎么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头上的伤疤疼不疼?得赶紧吃点好东西补一补。

    可是【太初】,现在……他不会走近他一分!不会急急忙忙去炼药给他补身体,他甚至……还要杀他!没错!杀了他!

    清理……门户!

    有个声音在秦浩轩心底响起,你不会杀他的!他是【太初】你亲自选定的接班人,他是【太初】自然堂的未来的堂主。

    秦浩轩在心底声音的絮絮叨叨中,全身都散发出无尽的寒意,杀气……瞬间蔓延到掌心!

    周天生的眼中闪出快意的光芒。

    围观的众人,有些都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自然堂的弟子则全部慌乱了,秦浩轩的这种表情他们最熟悉,是【太初】杀意!不可阻挡的杀意!堂主……要杀人了!

    秦浩轩,他真的动了杀心!自然堂的弟子全部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眼中看出慌乱到不行的担忧!

    “这可怎么办?!”自然堂一个高壮的汉子刷的一下就流下了一行泪,眼泪一出来,他立刻就用袖子擦掉,眼中却是【太初】从未有过的害怕。

    “堂主他难道真的要杀罗师兄吗?他疯了吗?那可是【太初】罗师兄啊,他最喜欢的一个弟子,倾囊相授的弟子啊!”

    “马师兄!你赶紧劝劝堂主啊!”

    所有的弟子全都看向马定山。

    马定山脸上也是【太初】满满的不知所措,他像是【太初】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看向刑。

    “师兄……”

    所有人欲言又止。

    秦浩轩此刻的气势实在是【太初】吓人,他们根本就不敢靠近!现在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这个总是【太初】跟堂主好的能穿一条裤子似的花劳师兄了。

    整个自然堂,也只有花劳一个人敢跟堂主肆无忌惮的开玩笑,而且是【太初】不分场合的那种!

    这三年里,花劳把罗茂勋手把手的教导,任谁看了都会觉得眼红的那种,他们当中,最不想罗师兄出事的一定是【太初】花劳!

    现在谁还能从堂主手中救下罗师兄?也就只有花劳了。

    被自然堂所有的弟子用哀求的眼睛看着的刑,面孔抽搐,一双发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秦浩轩!

    还未等秦浩轩完全抬起手掌,一道带着强烈愤恨的人影从人群中闪电一样直接窜进阵法,将秦浩轩推了一个趔趄!

    秦浩轩周身浮动的灵法立刻消散了。

    刑也从没想过会把秦浩轩推倒,他只是【太初】要打乱秦浩轩的动作,却没想到平时他用尽全力都憾动不了分毫的秦浩轩,竟然在自己的轻轻一推之下就差点跌倒!

    虽然诧异,但是【太初】他心中还是【太初】升起了希望,明白秦浩轩一定是【太初】为罗茂勋痛心,痛心好,痛心好,痛心的话就说明,他是【太初】舍不得杀罗茂勋的。

    刑紧紧握住秦浩轩的手腕,一双眼睛快要喷出火来,直接对他吼道:“你他妈真的疯了吗?!那是【太初】自然堂下一代的继承人啊,你给老子清醒下!你要是【太初】杀了他的话。自然堂怎么办?你在他身上花费了那么多心血啊,血妖又怎么样?不能手下留情吗?”

    马定山带着几个弟子也很快出列,他们的眼睛全都红通通的,一个个被秦浩轩的那种煞气吓得不轻,却又忍住心中的害怕,跪在秦浩轩面前为罗茂勋求情。

    “堂主!罗师兄平时对我们都很好啊,希望堂主法外开恩啊!”

    “是【太初】啊,堂主,上一次出去历练,我被一只妖兽缠上,若不是【太初】罗师兄舍命相救,弟子早死了!您要是【太初】真的想要罗师兄的命,就拿弟子的命换吧!”

    “堂主!罗师兄的为人您还不清楚吗?有什么好处他不是【太初】想着我们自然堂!”

    “是【太初】啊堂主,我资质差底子弱,就连自己都放弃自己了,罗师兄却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堂主您难道真的要放弃罗师兄吗?!”

    一桩桩一件件,自然堂的人全都跪在地上,痛声诉说着。

    秦浩轩看着哭的满脸泪痕,根本看不清模样了的罗茂勋,突然想起最开始的他。

    他想起第一次见面时,这个天资不错,很多人都想争取的少年一脸向往的对自己说:“师兄,你是【太初】我最崇拜的人,我愿意跟随你成为自然堂的弟子,为自然堂出力。”

    他记得自己带他去英灵山,拜祭过自然堂陨落的前辈,拜祭过他的入道师兄蒲汉忠,他记得当时那个少年,看着英灵山自然堂所有先烈时眼中的坚定。

    他还记得,璇玑子知道自己收了这样一个出众的弟子时,脸上绽放的光彩,当时师父连说了三声好!要他好好培养,一定不能放松。

    可是【太初】现在,他要怎么跟九泉之下的师父交代?!要怎么跟蒲汉忠师兄交代?

    他没有教导好自己的弟子啊,他没有带好自然堂未来的接班人!

    秦浩轩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煞气满身,杀意沸腾!

    刑被秦浩轩身上的杀意弄的心头一愣,扭曲着面孔,一双眼睛快要瞪裂,狠命的跺着脚对秦浩轩大吼:“我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把他变回人类!你不能杀他!不能杀!你他妈疯了吗?!”

    秦浩轩阴沉的面孔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有丝毫的改变。

    所有自然堂的弟子全都哭了,嘴里喊出来的只有一句:“堂主,我愿意用自己的命换罗师兄的命!弟子愿意替罗师兄死啊!”

    这种情况,就连碧竹子都动容了,他向来都是【太初】坚持要手刃血妖的,可是【太初】看着哭的不成样子的自然堂弟子,看着面色惨白,眼中一片痛苦的秦浩轩,他却觉得,算了吧算了吧。

    苏百花看着眼前的场景,偷偷红了眼。
友情链接:神豪之娱乐天下  完美世界  回到地球当神棍  伏天氏  中国玉米网  女性健康  五行天  极品家丁  中华养生网  都市医圣妙厨  牧神记  史上最强重生者  开天录  逍遥游  毕业论文网  民国谍影  民国谍影  杀神白起  全职武神  都市之神帝驾到  美食供应商  绝世邪神  减肥方法  经典古诗词  漂亮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