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尘埃落地摘紫种【八更】
    半人半兽的云雷微微眯了眯眼,说:“如果无上大教真的来了,那太初教就灭教了,你知道吗?”

    李靖满脸的不在乎,甚至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冷笑了一声:“呵,无所谓啊,太初教灭教关我什么事?当初你联合散修残教,做出那么大的动作,如果那次你们成功了,太初教不也就给灭了吗?你的做法跟我现在的做法有什么不同?”

    云雷淡淡的看着李靖,脸上的神色太复杂,令人看不懂他的想法:“那些人,是【太初】灭不了太初教的。他们运气如果好的话,能做到的最多不过是【太初】将太初教逼走,太初教的人大多数都不得不逃走,变成残教这样的状态,但是【太初】,太初教的道统不会灭。但是【太初】如果真的按你说的做了,太初教就真的灭了。”

    李靖脸上是【太初】完全的不屑,眼中是【太初】浓浓的嘲讽,用言语激云雷道:“难道你就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女人,在那可怕的桀狱中呆着受罪吗?”

    “我如果真的这么做了,等她出来也只会一生痛苦,那时候,天地再大,于她而言,不过是【太初】另一个更加牢固难捱的笼子罢了。”云雷的眼神飘渺,想起了还在等着他的女人,继续道:“我们两个能活到今天,是【太初】太初教培养的结果。如果没有太初教,她也不过是【太初】一介凡人,不过百年的生命,而我,也不过是【太初】一只普通的小兽,连灵兽都成不了,只能能活几十年的时间罢了。我们能够相遇,能够活到现在,全都是【太初】太初教培养的,虽然她现在在狱中,我们也分隔多年,但是【太初】太初教的恩情我们永远记在心中。”

    云雷静静的看着李靖,淡淡的说道:“她的为人你不懂,我们跟你真的不一样。为了自己,你连教派、恩师都能够舍弃,当真阴险毒辣。而我是【太初】不可能帮你做这些事情的。你就在这等死吧。”

    李靖的脸上出现惨白的绝望,看着云雷瞬间湮灭在虚空中。

    就在李靖全身脱力,双眼无神之时,钟灵洞的洞口之门开了。

    一道修长的人影逆光而来,李靖看着那道人影轻轻眯起了眼睛。

    慕容超缓步走到李靖身边,面上带了一丝不真切的关心,对满身血污,困在阵法中一动不能动的李靖道:“李兄,你怎么样了?”

    “唉,你真的不该招惹秦浩轩,也真不该去做那些事情,你原本是【太初】无上紫种,怎么能落到这个地步?你应该去跟秦浩轩道歉,请他原谅,没准,他还能饶你不死。”

    听着慕容超假惺惺的话,李靖心中的不甘怨恨全都展现了出来,对慕容超嘲讽道:“呵呵,慕容超,你当年先是【太初】跟着我,后来又跟了秦浩轩,你不也没得到什么好处?你喜欢的女人是【太初】徐羽吧?啊?”

    慕容超的脸色唰的一声变了!

    李靖喷笑出声,大声道:“哈哈,真是【太初】可笑啊!徐羽对你有过好脸色吗?她的全身心都在秦浩轩身上!你也是【太初】有色仙种吧?不一样被秦浩轩压得抬不起头吗?你在这里装什么装?”

    慕容超呼吸急促,脸上现出了压抑很久的怒火,咆哮着朝李靖吼道:“我最起码还在外面,是【太初】自由的!你呢?你只能被困在这里,像狗一样的等死,等死!”

    咆哮了这一通,慕容超愤然转身,甩袖离去!

    来到钟灵洞之外,没了那漆黑压抑的环境,呼吸着夹杂着草木清香的空气,慕容超那狂涛浪涌的心,慢慢的平复下来。

    “不能这样,不能这样!”慕容超面色不好的来到一处隐蔽之地,脱力一样的靠在石山上,心中又无数纷乱的思绪。

    “秦浩轩都能将紫种压制,我一个灰种算什么?在凡人的王朝中我不过是【太初】庶子,但是【太初】运气好,能够修炼来到了太初教,更是【太初】灰种,这可是【太初】世间稀有的有色仙种,在其他任何一个与太初教一般的教派中,都是【太初】继任掌教的人选!”

    “徐羽是【太初】紫种,有她在,我当不成掌教也就罢了,但是【太初】秦浩轩算什么?他算什么!一个无色弱种,本该是【太初】被我踩在脚底下的!可是【太初】,可是【太初】徐羽的心中眼中全都是【太初】他,根本看不到我!”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算了,若是【太初】按这个势态下去,在太初教,永远没有我的出头之日,徐羽永远都看不到我!”

    慕容超的脸上全都是【太初】不敢的怨恨!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移植紫种的那天。

    当秦浩轩到达明水山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到了,掌教,副掌教,各大太上长老,各大护法堂主,还有慕容超。

    明水山的天上偶尔飘过几朵闲适的白云,微风轻拂,引得地面的绿草红花微微荡漾,原本清丽无双的景色,却因为要进行的事情,平白带上了一层肃杀。

    孟笃与李靖两人全都被放在光罩中,地面空中,四面八方都是【太初】金光灼灼的阵法。

    马上就要开始移植了。

    李靖看起来平静了很多,可是【太初】说是【太初】异常的平静,他头发衣袍重新恢复了整洁,抬头看了众人一眼,李靖淡淡的朝黄龙道:“掌教,我想说几句话,等紫种摘除,我可能就死了,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李靖的堂主碧竹子,眼睛红肿,面上一片悲戚,哑声道:“就算紫种摘除,你也不会死的,放心。”

    李靖看了碧竹子一眼,低了低头,再抬头之时,他面色无异,依旧平静,甚至还轻轻的笑了笑,对碧竹子道:“我还是【太初】想说一些话,我现在残废了,很害怕等紫种摘除之后,就死了,我的这些话也没机会说了。”

    黄龙面色深沉,如同深海一般难测,他开口道:“你说吧。”

    李靖回敬掌教一个感激的笑容,然后艰难的转身,在阵法当中,朝秦浩轩叩拜!

    “秦兄,我李靖对不起你,对不起刑,这几天我也想通了,我的确做错了,现在我向你认错,并不是【太初】祈求能够不被摘除种子,而是【太初】单单的想要向你道歉,是【太初】真的想要在最后,得到你的原谅。”

    李靖声音低沉,一字一句充满了歉意,尤其是【太初】撑着这样一幅身体,还坚持朝秦浩轩叩拜,更显得可怜,在场的很多人,其实都已经动容了,尤其是【太初】碧竹子,看着面色深沉的黄龙,几次想要说话,却都没有说出口。

    秦浩轩站在外面,面对李靖的这些话,面上无悲无喜,虽然心中也差异他变了这么多,但是【太初】还是【太初】用淡淡的声音说道:“如果你是【太初】真心道歉的话,我原谅你。但紫种还是【太初】不能留在你的体内。”

    李靖脸上是【太初】一片坦然,是【太初】放下一切的云淡风轻,他用清朗的声音朝秦浩轩道:“感谢你原谅我,至于紫种,我也觉得不该留在我的体内。因为它,让我对力量产生了迷恋,以至于在心中生出了很多不该有的想法,迷失了自己,做了很多错事。我怎么还能让它留在我的身体中?”

    李靖似到头来完全的彻悟一般,说到最后,脸上带了几丝笑意,然后,李靖又朝黄龙叩拜,脸上是【太初】一片愧疚,他低哑着声音说道:“掌教,对不起,我这个不肖弟子做错了这么多事情,很对不起太初教,对不起掌教的苦心,不仅没有半点贡献,还浪费太初教这么多的资源!是【太初】弟子醒悟的太晚,成为了太初教的罪人。希望这颗紫种移植入另外一个弟子体内之后,他能够为太初教多做一些事情,来弥补弟子的遗憾。”

    “就算弟子摘除紫种之后能够侥幸不死,那也断了修仙之路,成为了一介凡人,匆匆几十年,几乎是【太初】会眨眼而过,掌教,弟子恳求您,待弟子死后,能够入英灵山!”

    清风拂过,都好像带了李靖的悔意,这一番话,令在场之人通通动容,看着阵法中的李靖,心头渐渐有了不舍。

    黄龙看着这样的李靖,深深的叹了口气。

    李靖说完这些话,自嘲的笑了一声,然后转身朝向旁边的孟笃,脸上带了一些释然,用一种过来人看开一切却又悔之晚矣的口气说道:“孟师侄,我就是【太初】因为有了紫种,就以为自己能通天彻地无所不能,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却忘了,太初教是【太初】一个家,里面所有的人都是【太初】自己的家人。希望你能够以我为戒,得到紫种之后,时时提醒自己,不要被力量操控,而是【太初】去掌控力量,为太初教尽心尽力。”

    孟笃年轻的脸庞是【太初】一脸坚定,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紧张,听完李靖的话之后,他轻轻点点头,看着李靖的眼睛道:“师叔,我知道了,一定会事事警醒自己。”

    碧竹子身子有些伛偻,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岁,他用一种颓然的声音,叹息的说道:“李靖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李靖也叹息了一声,略带着笑意的说道:“堂主,不晚,不晚。我已经失去了一臂一腿,人都已经废了,已经真的不适合紫种了。现在真的不晚,虽然这次弟子闯下的祸很大,但弟子心中也有庆幸,庆幸不是【太初】在弟子修为更甚之时,闯下完全无法弥补的大错,损害教派更大的利益,到了那个时候,才是【太初】真的晚了。”
友情链接:女性健康  回到地球当神棍  全民领主  房贷计算器  情话网  努努书坊  99养生网  就爱读小说  大争之世  笔下文学  大学生必备网  飞剑问道  努努书坊  南方财富网  重生修仙我为王  极限保卫  全本小说网  大族激光  吞噬星空  三国高校传  民国谍影  斗战狂潮  棉花糖小说网  飞剑问道  莽荒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