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九百四十一章 金甲仙兵无上力【二更】
    荣岳黑发狂舞,身体挺拔,一张似刀削斧刻般的脸庞在波光明灭的海底愈发刚毅,他长眉入鬓,眼眸似寒潭一般幽深,里面没有多少脱身牢笼的喜悦,反而怒火愈盛!

    他一双有力的大手几下翻转,一百零八颗还带着他血肉的跗骨钉便瞬间凝聚成一团!

    荣岳十指翻飞,一团跳动着紫色火焰的符文骤然而现,竟然在被海水包围的深海之底,用一团灵火将一百零八颗跗骨钉炼化了!

    将一百零八颗已经炼化的跗骨钉收起,荣岳咬牙骂道:“荣泽那个阴险小人!如果不是【太初】他用这一百零八颗钉子钉住我周身大穴,让我无法修炼,我早就进入道宫境了,那群畜生又怎么敢在仁霞殿的地盘上放肆!”

    荣岳将跗骨钉全部炼化,然后想起什么,转身对秦浩轩道:“小道友,有没有符剑之类的借我用用。”

    荣岳身形高大挺拔,全身气势似喷薄的火山,带有莫大的压力,令这片海水都连连晃动,更是【太初】在他挣脱束缚的瞬间牵动了九天雷霆之力,但是【太初】面对这样一个气势迫人的荣岳,秦浩轩却没有丝毫的胆怯,除了一开始猝不及防的晃动,秦浩轩直挺修长的身体再未有过一丝颤动,而是【太初】直直面对荣岳,不卑不亢,一派沉稳。

    听了荣岳的话,秦浩轩略一思索,想起自己的乾坤袋中还存有十几把飞剑,于是【太初】二话不说就从中选取了一把资质上乘的飞剑取出,然后递给荣岳:“前辈瞧瞧这把用的可顺手否?我出门有点急,身上并未有我太初的上等飞剑。”

    荣岳看着自己手上流光溢彩,质地上乘的飞剑,心中惊诧:“这小子什么来头?他不是【太初】说自己是【太初】太初教的吗?一个小教派中的弟子怎么有这样质地的飞剑?还这么大方的送人?”

    荣岳刚刚开口问的不过是【太初】符剑,因为在他心中,秦浩轩这样教派的人,是【太初】不可能有飞剑之类的法宝的,可是【太初】……

    可是【太初】,这家伙竟然是【太初】在十几把飞剑中挑挑选选,然后直接给了自己一把!

    再次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飞剑,荣岳抱拳:“大恩不言谢,待我处理好仁霞殿的事物再来向小道友道谢。”

    这话说完,荣岳便脚踩飞剑,身似流星般飞走了。

    秦浩轩:“……”

    我这还没把话说完呢,这荣岳也太急性子了吧?

    有些无奈的秦浩轩只得背生自由之翼,展翅而飞,全力追赶下,终于在无尽海上方赶上了荣岳。

    荣岳看到追赶而来的秦浩轩,心中诧异更甚:“太初发展这么快吗?我可是【太初】半入道宫境的修为,他不过是【太初】一个仙轮境的,竟然能够追上我?”

    秦浩轩追的很累,自己的自由之翼短途之战确实迅捷无比,但是【太初】长途……那是【太初】巨量消耗灵气的,这么跑下去……真扛不住消耗。

    “前辈,我还没仁霞殿的情况全部说完,现在你们教派的守山大阵已经被那些魔化的弟子掌握,您现在这样过去也很麻烦啊。”

    荣岳很不在意的摇摇头,道:“没关系。每一代的教派继承人都要做一百年的守山人,本座已经做了足足九十年的守山人,比现在那个蠢货掌教都要明白仁霞殿!仁霞的守山阵,是【太初】认本座的!”

    他语气一变,面色很是【太初】愤怒的说道:“荣泽那小人,就是【太初】因为不懂,所以现在才惨到这样子!”

    秦浩轩从来没有听说过守山人这一说法,当下在心中忍不住感叹:“不愧是【太初】万载大教的传承,太初教便没有这样的规矩。太初教是【太初】选了掌教之后便会上任的,说到底还是【太初】不如万载大教的底蕴……日后详细问一下守山人的细节。”

    就在秦浩轩感叹间,心中着急的荣岳已经再次往仁霞殿方向飞去,秦浩轩拼命跟在他身后。

    可是【太初】,短暂的距离,秦浩轩还能凭借自己全力以赴而跟上荣岳,万里奔袭就不行了,荣岳毕竟是【太初】半入道宫境的修为,又是【太初】出于万载大教这样的教派,渐渐的将秦浩轩甩开了。

    秦浩轩额头已经冒汗,但是【太初】还是【太初】明显的感觉到他与荣岳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无奈,他只能调整自己的速度,不然以这样全力下去,恐怕他还没到仁霞殿就已经累的飞不动了。

    等秦浩轩终于赶到仁霞殿的时候,仁霞殿那一片天地还残留着激烈战斗后的余韵,浓浓的血腥之气与狂威震慑下的余波还在,整个仁霞的所有魔化,显然是【太初】被镇压了下去。

    一人之力!镇压一个门派!虽说荣岳是【太初】占了守山人的便利,但那也是【太初】他战力足够强大啊!不知道同为半步道宫的掌教真人同这荣岳比起来,谁更强呢?应该是【太初】掌教真人吧?毕竟掌教没输过……不对!掌教为了赚取资源……曾经很不要面皮的输给了齐峰道人。

    秦浩轩看着满山的狼藉,同时心中暗暗惊讶,仁霞殿内分布的上千个披覆金甲的仙兵!

    那仙兵个个身披金甲,反射着天上的日光,周身金光四射,气势威然,凛然不可侵犯,丝丝道法的气韵从他们身上散发,那种无畏的战意只是【太初】远观便令人心中胆颤!

    “这是【太初】万载大教的阵法才能塑造出来的金甲仙兵?”秦浩轩眼中带着惊讶,“竟然个个都这么强悍……”

    传闻,金甲仙兵是【太初】按照九天之上仙界的仙兵所塑造的!

    “万载大教的底蕴竟然是【太初】如此丰硕!有了这些金甲仙兵,就相当于将整个教派的都提升了一倍,如果太初教有这些金甲仙兵……”只是【太初】想想,秦浩轩就感觉有些眼红,同时心中暗暗猜测:“是【太初】只有仁霞有此等仙兵?还是【太初】每个万载大教都有?若是【太初】都有……那霄云是【太初】否也有?若霄云也有……日后同太初开战……太初又如何同其战斗?”

    仁霞殿明显是【太初】经过一场大战的样子,很多秦浩轩离开前还完好的宫殿都已经七零八碎,地面更是【太初】被砸出了一个个巨大的土坑,更夸张的是【太初】,一座山峰的山头竟然被削平了!

    秦浩轩走在被崩坏的山路上,心中暗暗咋舌:“照这个激烈程度看,不像是【太初】一个人收拾了一群人,倒像是【太初】两个大教发成了生死战!”

    转过一个山头,浓重的威压令秦浩轩脚步一滞,在他面前,是【太初】荣岳一人与被解救出来的仁霞殿掌教与太上长老众人对峙。

    无法掩饰的敌意与紧张在荣岳与荣泽真人中流动。

    所有被魔化的弟子已经在荣岳真人的一怒之威下化成了齑粉,现在这片不大的空地上,站满了刚刚被解救出来的仁霞殿弟子,无论是【太初】长老还是【太初】普通弟子,全都面色紧张的看着正处于胶着状态的荣岳真人与荣泽真人。

    荣泽真人一身狼狈,发丝凌乱,衣袍上是【太初】大片的血迹,他唇色乌青,面容惨白,看着荣岳真人的眼神更是【太初】难以描述的复杂。

    荣岳真人身如大岳,高大挺拔的站在那里,大战之后,身上的杀意还未完全退去,整个人仿佛出鞘的利剑,带有震慑天地的锋锐。

    几位太上长老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想说什么,最终也只是【太初】紧皱着眉,摇了摇头。

    秦浩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心中对荣泽真人有怀疑,所以他站立字荣岳真人的身后,静静的看着他们,一言未发。

    这一小片天地竟然好像有十万大山压境一般,气氛沉凝而厚重,隐隐有些令人喘不过气来。大战过后的仁霞殿,偶尔有狂风吼过,也为这里带来了一丝悲怆。

    良久,荣泽真人似乎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他手指有些颤抖,但是【太初】却稳稳的解下了挂在腰间掌教佩剑,然后步履有些踉跄,却走得稳定,他双手将掌教佩剑呈递到荣岳身前。

    不需要什么言语,只是【太初】一个简单的行动,依然表明了荣泽真人的想法。

    荣岳微微一愣,似乎杀死没有完全理解荣泽在干什么,但是【太初】下一瞬间他眼神恢复清明,一把将掌教佩剑夺了过来,面上依旧寒意遍布,他冷冷的对荣泽道:“你现在求饶也晚了!”

    “扑腾!”

    在荣岳接过佩剑的瞬间,荣泽一下子跪了下去!

    “掌教……”

    围在周围的仁霞殿弟子全都惊得不知如何是【太初】好,却也不敢大声叫嚷。

    秦浩轩看着跪在地上的荣泽真人,心中也是【太初】微微一惊,然后他想起了就在海底,荣岳真人也是【太初】这样跪过。

    几位太上长老这时候重重叹息一声,大长老甚至别过脸去,不再看了。

    “我跪地并非求饶,你斩我我无话可说。仁霞成今天这般样子,乃我之过错,我对不起列祖列宗!”荣泽真人话语中带着浓浓的自责与自嘲,嘶哑到不像人声,“我错了,我本以为自己能够做好这个掌教之位,我以为你的脾气太暴躁不适合,门派到了你的手里一定不会发展好的,却没想到……”

    荣泽真人声音几度哽咽,却又坚持着用他发涩的声音说:“却没想到,仁霞殿在我手里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我错了,我当日真不该听大长老的话将你镇压,陷害你,夺了你的掌教之位……”

    “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我错的离谱,我真的无颜面对仁霞殿的列祖列宗!”荣泽真人的泪水终于落下,泪水落下后,他的面容反而平静了,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大战后的仁霞殿,轻轻开口,“如果有来世,我还愿意投身我们的仙门,我愿意用下一辈子,来偿还今次犯下的罪孽!”

    “掌教!”

    听出不详之音的太上长老再远处吼道,想要奔过来!

    荣泽真人却像是【太初】心意已决,反手就带起雷霆一掌劈向了自己的脑袋!
友情链接:伏天氏  据说娱乐网  健康报网  论文大全网  中世纪崛起  北宋大表哥  超级兵王  好名字  励志故事  谎话大王  调教大宋  穿越小说  中学生阅读网  莽荒纪  最强终极兵王  中药大全  第一课件网  蜡笔小说  落秋中文  春野小神医  极限保卫  全职武神  作文大全  谎话大王  中世纪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