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木桥尽头多诡异【一更】
    大量的人发泄着不满,作为修仙者很明白天才地宝对修为跟未来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帮助,但他们更加知道……留着性命才有未来,才有无数种可能。

    特别是【太初】,万教仙遗之中仙缘多多,摔个狗吃屎可能都会在地上磕出点宝贝,何必在此地冒险拿命去拼搏?

    好处谁都想拿,可是【太初】当好处严重威胁到性命时,便会有很多人退却,留下的人只是【太初】少数。

    若此地还可以施展法力,那么留下的人还会多不少,大家都对自己的修为有着极强的自信!

    可……此地只能是【太初】凡人的状态,没有任何法力支持!如何冒险?

    很多人选择了离开,空地上也空旷了许多,几名气质沉稳,面容平静的修仙者立在峭壁之前,也没有动作,只是【太初】停在了木头的这一边。

    秦浩轩示意众人稍安勿躁,再等片刻,想看看情况在做行动,毕竟跌落下去便是【太初】粉身碎骨。

    就在这时,有人动了!

    一个身穿青色衣袍,面容清俊的男子迈出了第一步。

    “黄金道花的吕献?何必呢?已然拥有黄金道花,何必再这般强求?”

    “仙缘是【太初】拿不完的,很多人都是【太初】死在了在无止境的寻找仙缘的身上。”

    “嘘!别说话了!”

    ……

    吕献走的很稳,狂风虽然依旧肆虐,却没有影响他分毫,众人以为非常破烂的木头,也撑住了,只是【太初】在吕献刚刚迈上去的时候微微晃了晃,但并没有断裂。

    一步,两步……十步……三十步……

    众人眼中现出了惊奇!

    吕献一直走的很稳,竟然让人有一种他行走在平地上的感觉,丝毫没有任何晃动倾斜的痕迹!

    “看来我等真不如这吕献,自从修仙之后,便忘却了凡体该如何做了吧?”

    “吕献真的要走到对面去了?!”

    “凡体仙心,不愧是【太初】黄金道花的凝结者。”

    ……

    众人看向已经行走过了大半,即将到达终点的吕献,面上神色复杂,一方面佩服吕献的勇气与定力,另一方面却又阴暗的不想吕献得到仙莲。

    就在这种情绪下,吕献平安的走到了木头的最后一步,只要再抬脚,便能够迈上对面的平地了。

    可就在所有人屏息等待的时候,吕献甚至突然僵住了,虽然吕献是【太初】背对他们,可是【太初】看着这一切的所有人,突然心中窜起一股寒意!

    他们仿佛能够感觉出,此刻的吕献好像遇到了什么令他无比惊恐的东西!

    好像为了验证众人所想,吕献的身体猛烈的颤抖起来,然后一下子没有控制好自己身体的平衡,猛地从木头上掉了下去!

    “啊!”

    吕献惊恐的惨叫声从深渊下传来,伴着呼号的狂风,更令人汗毛倒竖,心中胆寒!

    所有人抬头望去,对面是【太初】一座非常安静的山峰,绿树在更远处,一派生机。

    可是【太初】这样一幅景色,看在众人眼中,却带了一丝恐怖之意。

    没人明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一个安安稳稳没有出任何差错的修仙者,毫无预兆的掉进了深渊!

    一下子,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中。

    “杨长老!我们进来这里,就是【太初】为了在这种时刻替您去死的,现在到了我们献身的时候,弟子去为您探路!”

    一片沉寂中,无上大教清原派的三个弟子,突然朝他们中一人跪下,朗声说完,不及那人回复,就径自上了独木桥。

    杨宇眉头紧皱,想说什么,但是【太初】看着已经走上独木桥的同门弟子,也没有说出口,只是【太初】将攥紧的拳头放到了宽大的长袖中。

    清原派的三个弟子走在独木桥上,明显不如吕献稳重,才走出不到十步,已然有一人因为站立不稳掉入了悬崖之下,过半之时,另一人也坚持不住,大叫的落下了悬崖。

    三人顷刻间只剩一人还在独木桥上坚持,无法看清那人的神情如何,只能从他的动作上看出,他前行的每一步更加小心翼翼。

    终于,那个弟子也来到了独木桥的最后一步,只要再迈出一步,他就能够平安抵达陆地。

    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下,那弟子如同刚死去不久的吕献般,身子猛地一怔,然后再也维持不了平衡,被一阵狂风,吹下了独木桥!

    这桥的尽头……有古怪!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对于这独木桥更加忌惮!

    杨宇眉目冷凝,眼神沉沉的望了望眼前的独木桥。

    “长老,我们去!”清原派弟子眼睛发红,语气非常低沉的说道。

    杨宇冷喝道:“都不准动!我要亲自一试!”

    “不可啊!”清原派弟子大惊,纷纷劝说。

    杨宇轻拂衣袍,一双清冷的眼睛,直直的望向了独木桥的另一边,他淡然说道:“有何不可?我是【太初】清原派的长老,你们难道要违抗命令吗?都给我退下!我乃领头人,难道看着你们一个个送死吗?我若是【太初】过不去,你们也都散了吧!给我教留点火种。休要在此地继续浪费时间了。”

    清原派弟子心中焦急,可是【太初】杨宇积威日甚,众人不敢忤逆,万般无奈之下,只得退至杨宇身后。

    一时间,这片天地很静,众人看向杨宇的眼神十分复杂,有敬佩,也有不赞同。

    虽然杨宇天纵之资,更是【太初】凝结出了七瓣的黄金道花,但是【太初】,独木桥的风险众人刚刚全都见识过了,前方必定有人们难以预料的危险,此刻,以神识想,非常不明智。

    杨宇却无视了众人的眼光,面色非常平静的走到了独木桥边上。

    “杨长老三思啊!”清原派弟子哑着声音在杨宇身后喊道。

    “杨长老!你……”

    杨宇踏上了独木桥,迈出了他的第一步,顿时,无论是【太初】清原派还是【太初】其他教派的弟子,全都噤声,尤其是【太初】清原派的弟子,生怕自己呼吸声音大了都会影响到杨宇,一双双眼睛,紧张万分的盯在杨宇身上。

    一步,两步……十步……

    杨宇走的很快,狂风都没有影响他分毫,他每一步踏出都异常稳当,速度比之吕献更快了不少,很快的,杨宇就来到了独木桥的另一头,只要再踏出一步,就能够踏上平地。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屏住了呼吸看着杨宇!

    杨宇来到独木桥的尽头后,身子非常明显的一顿!

    清原派的弟子只觉得心在这一瞬间都就起来了!

    然后,大家看到,杨宇猛地挥出了一拳!

    轰!

    众人明显感觉到独木桥剧烈的晃动了一下,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杨宇一下子跌落了独木桥,直直的坠向了深渊之底!

    不甘心的怒吼从深渊之下传来,但是【太初】很快就没了声息。

    “杨长老!杨长老!”

    清原派的弟子顿时发出了刺耳的尖叫,惶恐,不安的情绪在清原派弟子中传递,甚至有弟子仰天大哭,恨不得扑下深渊去救杨宇,却被身边的人拖住了。

    “唉,可惜了,可惜了……”

    眼看着一个天才弟子也陨落在此,很多人摇头叹息:“这里果然是【太初】凶地啊,还是【太初】早早离去的好。”

    感慨完毕,很多人都纷纷下山,去别处寻找机缘了。

    整个清原派一副低沉悲恸的气氛,然后在一个看起来还是【太初】比较有权威的人带领下,也离开了这里。

    桥的尽头到底是【太初】什么?为何会如此?残存的众人很是【太初】不解。

    整个山峰,顿时只剩下了秦浩轩一行人,以及其他数位不甘心就此离去的人,场面再次沉寂下来,再也没人敢主动迈出去。

    狂风依旧怒号,被整个山压制着的灵法依旧无法动用,想要攀登峰顶,摘取仙莲,只有眼前这一条独木桥能够走。

    但是【太初】,有刚刚数人血的教训,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再迈出那一步。

    秦浩轩看了看眼前的独木桥,又望了望山巅的仙莲,这如此大药怕是【太初】可以真的让刑起死回生了!必须拿到!只是【太初】……那桥的尽头到底藏着什么?明明空空荡荡,为何每个人走到尽头的人,都会看到恐惧?

    心魔?难道前方有可以让人产生心魔的物件?所有人都看到了幻觉?秦浩轩望着沉思片刻,若真的是【太初】心魔……自己倒是【太初】不需要怕什么!这世上比轮回魔尊的魔种更强的心魔,怕也不多了吧?

    拼一把!为了刑!

    秦浩轩转身对于超华与身后的太初教弟子道:“你们在此地稍等,我去看一看究竟。”

    “不行。”于超华想都没想的拒绝。

    虽然就连无上大教的弟子杨宇都失败陨落,坠崖而死,谁知道对面到底藏了什么妖魔鬼怪,而且那根独木桥,一看就不结实,稍有不慎就要掉落万丈深渊的节奏。

    “是【太初】啊,秦长老,这是【太初】在太惊险了,您还是【太初】不要冒险的好!”太初教弟子脸上也是【太初】布满焦急,他们纷纷开口,“让弟子为秦长老去吧!”

    秦浩轩苦笑,若是【太初】换做平日里,自己定是【太初】不会冒险的!只是【太初】……如今这仙药关系到了刑的生死问题,那……便不能不去赌一把了!

    “问题不大。”秦浩轩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轻松,“前方怕是【太初】有什么可以激发心魔的宝贝,我经历大心魔之旅,这世上能影响到我的心魔,怕是【太初】不多了。”

    虽然心中还是【太初】很担心,但是【太初】数年来养成的习惯,在他们面对秦浩轩的话语时,还是【太初】立即回道:“是【太初】。”
友情链接:第一星座网  星座网  名人名言  战神狂飙  神豪之娱乐天下  绝世邪神  美食供应商  中药大全  秦吏  健康报网  诸天最强大咖  穿越小说  女性健康  北宋大表哥  回到地球当神棍  全民领主  创世中文网  都市之神级宗师  最强逆袭  金庸网  逍遥游  好名字  第一星座网  超级神基因  战神狂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