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在与不在在不在【一更】
    良久,等秦浩轩全身都有些发麻的时候,他才回神。

    刚刚的一切,都是【太初】真实发生的。

    他真的走近了水晶棺材,真的在里面看到了徐羽,看到了已经成仙,却死掉的徐羽!

    不可能!这是【太初】完全相悖的!

    秦浩轩眼睛狠狠的看着身前无比巨大的棺材。

    如果刚刚看到的是【太初】未来的徐羽,那她又怎么会出现在现在?如果她就是【太初】现在的徐羽,怎么会突然就成仙了呢?

    就在秦浩轩脑中思绪纷乱,理不出头绪找不到答案的时候,一股浩大的力量蓦然间从入口处涌了进来,好似海潮般汹涌,却又无声无息。

    秦浩轩猛然抬头,便看到一条长达百丈的符龙瞬间从入口处现身。

    符龙巨大无比,全身漆黑一片,仿佛铁水浇筑而成,身体的每一寸都蕴含着令人惊骇的力量,黑色的鳞甲是【太初】世界上最坚硬的盔甲,五条巨爪又带着世上最锋锐的光芒。

    巨龙之上,背着外面的光影处,有一个人负手而立,宽大的衣袍安静的垂落,一头浓黑的头发尽数披散在身后。

    那人眉长过目,似远山青黛,一双眼睛仿佛坠落了苍穹之上的寒星,深邃而黑亮,五官犹如刀削斧刻,带着刚毅的美感,他挺立在符龙之上,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便能够令他人感受到一股惊骇的张狂与霸道,如同上古战神立在万马千军之前,随便一个动作,就能够踏平一切。

    “你真的太差劲了,到现在还没有凝结出自己的第三朵黄金道花,我对你非常失望。”

    低沉的声音从那人嘴中毫不客气的说出,他再次低眸看了秦浩轩一眼,便驾驶着符龙,缓缓的来到了主棺之前。

    “张狂。”

    秦浩轩看着符龙之上那人的背影,轻轻的吐出两个字。

    张狂立在主棺之上,万年不变的寒冰脸,现出了丝丝的凝重。

    主棺之上,出现的是【太初】太初教英灵山。

    却不是【太初】张狂所熟知的英灵山,主棺之上出现的英灵山,比之现在太初教的英灵山更大,上面的坟墓也更多,就好似已经埋葬了太初教几十代弟子,千年万年之后的英灵山。

    而张狂的眼睛,落到了其中一座坟墓上,那是【太初】他自己的坟墓。

    坟墓前的墓碑之上,深深的刻着九个大字:“太初教掌教张狂之墓。”

    张狂左眉轻轻一挑,仿佛看到了什么荒谬的事情,他轻笑一声,对着主棺上自己的坟墓微抬着下巴,一身霸道的王者之气:“我会死?简直荒唐至极!”

    张狂一甩袖子,再也不理会棺材之上的画面,驾着符龙便直接进入了主棺之中。

    丝丝缕缕,如同水波一般的波纹荡漾开去,白光一闪,张狂便已经完全没入了主棺之中。

    “这个张狂,脾性还是【太初】这么大。”秦浩轩看着恢复平静的主棺,轻轻摇了摇头。

    有了张狂的打断,秦浩轩从刚刚的纠结中回神,然后立在石龟之前,细细的打量这座地下墓室。

    “这个地方,存在的意义,到底是【太初】什么呢?”眼睛从九口金龙盘踞的棺材中扫过,“这九条雕刻着金龙的棺材,总不可能是【太初】摆着看的吧?”

    秦浩轩慢慢踱步,随意的走到一个棺材之前,他能够感受到棺材之上散发出的天地之力,飘渺模糊,无法捕捉,但却是【太初】真真正正存在的。

    “这里面会有什么呢?”想起刚刚被吸入棺材的两个人,秦浩轩单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微微思索着。

    咔!

    就在秦浩轩思索的时候,吴丙突然从他刚刚进入的那个棺材爬了出来。

    咦,还能活着出来?

    秦浩轩有些诧异的差吴丙看去,他还以为被吸入棺材中的两个人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了,所以看到吴丙的时候,秦浩轩面上还是【太初】有些惊讶的。

    “死了,死了……都死了……”

    刚刚从棺材中爬出来的吴丙,全身都在发抖,满脸青白之色,一双眼睛恐惧到呆滞,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只知道重复着“死了死了……”

    秦浩轩微微皱眉,那个棺材中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吴丙恐惧害怕成这个样子!

    现在的吴丙,明显就是【太初】被吓破了胆。

    就在此时,吴丙的眼睛一下子锁定了秦浩轩,猝不及防之下,眼中满满的恐惧就要溢了出来!他双腿剧烈颤抖一下,猛地跌坐在了地上,然后手脚并用的往远离秦浩轩的地方连滚带爬的逃了过去,带着哭音的大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

    吴丙这个反应倒是【太初】把秦浩轩弄迷糊了,他疑惑的看着躲避自己好像躲避魔鬼一样的吴丙,暗道,我就那么吓人?我现在也没带面具啊。

    “怎么回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秦浩轩上前一步,对吴丙问道。

    “不要过来!”吴丙尖叫一声,声音都撕裂了,里面所带的浓烈的惊恐让秦浩轩动作都是【太初】一顿。

    “始乱之魔,始乱之魔……你这个太初天魔!”吴丙全身肌肉紧绷,满是【太初】戒备,他双眼发直的看着秦浩轩,脸上一点血色也没了,惨白的吓人,嘴唇更是【太初】抖的厉害。

    始乱之魔?这又是【太初】什么东西?

    秦浩轩眉头微微皱起,看着身前努力把自己缩进角落的吴丙,暗暗翻了个白眼,心想也不用我动手了,那个家伙看起来快要吓死了,但是【太初】,始乱之魔是【太初】什么?

    秦浩轩心中疑惑,总觉得吴刚刚肯定是【太初】在金色的巨棺之中看到了什么,而且那些肯定是【太初】与自己有关的。

    吴丙为什么这么害怕?秦浩轩面色沉了沉,然后慢慢开口:“告诉我,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吴丙早已是【太初】惊弓之鸟,秦浩轩一说话,他就吓得一个哆嗦,闭着眼睛崩溃的大叫:“不要杀我,我没有你要的东西,不要杀我!!太初教非我所毁!!啊!!”

    太初教?

    秦浩轩面色一变,他现在更加确定,吴丙在里面肯定看到了什么!

    这个地方实在诡异的很,秦浩轩眼睛的余光一扫刚刚吴丙爬出来的那个棺材,雕刻着金龙的棺材已经完全闭合,丝毫看不出有人进去过的样子。

    这里每个人看到的都一样,但肯定是【太初】一些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吴丙到底看到了什么,事关太初教吗?什么叫太初教非他所毁?难道

    想起自己之前在巨棺上看到成为一片废墟,死尸满地的太初教,秦浩轩心头一紧,刚要再问哭的鼻涕眼泪狂流的吴丙,张狂却突然口中喷血,从主棺中倒飞了出来!

    符龙被一股大力推出主棺,在空中摇首摆尾,带起一大股波动的气流,直到退了数丈远才真正停住。

    而符龙之上的张狂,全身包裹着淡淡的灰色气息,惨淡不详到极点!他同样被一股极大的力量击中,猛地在符龙上蹬蹬蹬后退了数步,才堪堪稳住了身形。

    “我张狂不会死!”

    张狂完全是【太初】攻击的姿态看着身前的主棺,他眼眶微红,深邃的双眸中略带癫狂,脸上却是【太初】满满的桀骜霸道之气,他一甩衣袖,包裹全身的灰色气息被他大力震碎,消失于虚空。

    张狂看着眼前的主棺,如同在向天宣战一般的沉声说道:“我,张狂不会死!我之命只能由我,何能由天!未来便真会那样,我也要逆天改命!”

    看着周身狂风大作,满头黑发在身后舞动,全身衣袍猎猎作响的张狂,秦浩轩沉默了一瞬,知道他一定在里面看到了什么,秦浩轩抬眸,开口向张狂问道:“太初,可还在?”

    听到秦浩轩的话,张狂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狂风散去,他站在符龙之上,低眸看向秦浩轩。

    秦浩轩微微一顿,张狂那一眼,极其复杂,而且带着一些古怪,不知道他透过自己看到了什么。

    “还在,却已不在,但它最终是【太初】在的。”

    张狂声音低沉,面色平静,直直的看着秦浩轩,一字一句的说道。

    还在,却已不在,但它最终是【太初】在的。

    秦浩轩在心中反复的重复着这句话,一时也失了言语。

    “我的未来没有你,但是【太初】我的未来必须有你,你,给我活下去。”张狂再次开口,不像是【太初】刚刚那句话一样的飘渺,多了几分厉色。

    秦浩轩眸中带上了一点疑惑,张狂的话在他脑中反复出现,他好像抓到了什么,但是【太初】那种感觉有一瞬即逝,不留一丝痕迹。

    这个地方,到底是【太初】想要告诉我们什么?巨大的疑问的漫上心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成仙了,我要成仙了!”就在这块墓室中陷入一片沉重的沉静之时,狂喜的大叫从旁边传来!

    秦浩轩与张狂同时看去。

    祁晏面色癫狂,手中捧着一本仙光笼罩的经卷,上面七彩霞光披露,属于仙人至纯至净的气息从中散出,与之同时散出的,还有一种强大到令人心惊的力量!

    “哈哈哈,我要成仙了,有了它我一定会成仙的!”祁晏发丝都乱了,剧烈的狂喜令他快要疯掉了,只知道放声狂笑!

    “你没机会了。”张狂突然出声!

    祁晏呆愣一瞬,下意识的问道:“什么?”

    张狂一勾唇角,神情放肆而霸道,突然之间,他背后仙树大开!

    梦幻到极致,美艳到极致的紫色仙树,如同这个世界的王者,嚣张的在张狂身后绽开,顶天而起。紫色与金色交替在这墓室之中,令祁晏与躲在角落中的吴丙完全丧失了言语!

    紫色仙树之上,三朵十瓣的黄金道花,如同三轮小太阳般静立在树梢,为这一片墓室垂落千万缕金色光芒!

    紫种!竟然是【太初】紫种!
友情链接:大学生必备网  小学生作文  女性健康  玄界之门  毕业论文网  重活一次  笔趣阁  飞剑问道  超级神基因  免费算命网  民国谍影  作文吧  逆剑狂神  健康报网  最强特种兵王  明朝败家子  棉花糖小说网  美食供应商  扶蜀  完美世界  中药大全  从全球高武开始  励志名人名言  五代梦  男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