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一剑落下震天骄【七更】
    徐羽扬起嘴角笑了:“我浩轩哥哥运气好,你能怎么着呢。”

    秦浩轩见徐羽娇俏的样子,心中一动,捏了捏她的脸蛋。

    蟾蜍老祖一副受不了的样子,赶紧把视线调转。

    张狂已经在这墓室中找了两遍了,却还是【太初】什么都没找到,他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走了过来。

    看着两手空空的张狂,蟾蜍老祖忍了忍,却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笑的全身都在发抖:“张狂啊,你什么都没找到?这可不应该啊,你那么狂,怎么能什么仙缘都得不到呢?”

    秦浩轩看着张狂越来越黑的脸色,狠狠瞪了蟾蜍老祖一眼,然后对张狂道:“找不到东西也没什么,我们两个可以共用那三世香。”

    张狂看着憋笑的蟾蜍老祖,眼角抽了抽,然后猛地一甩袖子,声音沉沉的说道:“谁要跟你共用什么三世香,我一定能找到东西!”

    张狂往前走了两步,眼角再次环视了这一个很空的墓地,眼眸一眯,直接朝外面走去了。

    “咦?张狂这小子出去干嘛啊?”蟾蜍老祖看了看其他人问道。

    “我们也出去吧,这里已经没东西可拿了。”姜子白拍了拍蟾蜍老祖的肩膀。

    蟾蜍老祖一下子蔫了,然后在姜子白淡淡一撇中,疾速的变成了大蛤蟆的样子,背着众人出了墓室。

    “……”

    出了墓室之后,众人看着整用力拔着墓室入口处那口墓碑的张狂,全都无语了。

    那墓碑乃是【太初】仙人碑,哪是【太初】那么好拔的?

    张狂背后三朵十瓣的黄金道花绽开,如潮水般的黄金之色将张狂笼罩,借助道花之力,张狂咬紧牙,再次用力,他手臂之上,青筋暴起!

    蟾蜍老祖睁大了眼睛,眼看着那深埋地下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的石碑,就这样一点一点被张狂给拔了出来!

    轰!

    最后石碑出土的瞬间,一股狂力从整片墓室中喷出,却被姜子白一手拂开。

    张狂一把抹去额头上的细汗,单手扶着刚刚出土的墓碑,眼眸朝秦浩轩他们一甩,极其霸道的说道:“这就是【太初】我我的了!”

    说完之后,张狂大手一弹,将墓碑之上土拂去,然后就堂而皇之的将墓碑收入自己的乾坤袋中。

    蟾蜍老祖:“……”

    秦浩轩:“……”

    徐羽:“……”

    “你们太初教……”姜子白顿了顿,好像在阻止语言,过了一会才再次开口,“你们太初教弟子到了一个遗迹,是【太初】不是【太初】非得带走什么才甘心?”

    “竟然连墓碑都给拔了……”蟾蜍老祖也一副受到冲击的样子,啧啧的摇着头。

    “不过你也挺会找的。”姜子白笑了笑,“这块墓碑却是【太初】不是【太初】凡品,上面刻画的仙字都带着道韵,对你日后的修炼应该也会有用。”

    就在蟾蜍老祖还想说几句损张狂的话时,一道极其耀目的光芒从他们不远处冲天而起!

    怎么回事?

    几人回眸望去。

    “那座仙坟开了。”姜子白看着那片仙光,淡淡的说道。

    他们相隔的不远,能够感受到刚刚那数个意志所在的大墓周围,强烈的道法波动已经狠辣的杀意。

    “他们打得很凶啊。”蟾蜍老祖惊叹的说道,“那座仙坟中肯定有令那几个老家伙疯狂的东西!不然他们不会那么不要命的打起来。”

    轰!轰轰!!

    就在姜子白等人准备也过去看看的时候,天上沉甸甸的云层突然之间绽开!

    “不好!”秦浩轩面色一变,那种气息错不了,是【太初】天劫!

    果然,一瞬之后,那些意志所在仙坟上空,好像被生生撕裂了一个口子,滚烫的火焰夹杂着霹雳的雷霆、钢刃般的狂风等等所有能够想象的天劫,如同骤雨般疯狂的砸了下来!

    “啊!!”

    “快跑!!”

    ……

    惨烈的呼号之声从那边传来,听得秦浩轩等人也变了脸色。

    “天人五衰?!”

    姜子白甚至从那些天劫之中看到了一团黑色弥漫死亡气息的天人五衰!

    “我的天,他们到底发现了什么!”蟾蜍老祖惊恐的出声!

    “不论发生了什么,都是【太初】天道所不容的!仙人从来就不属于凡世间!”姜子白面色严肃的看着那片天地,然后眉头猛然一皱!

    那片天空的口子越裂越大,竟然直直的铺伸过来,无数的额天劫的也跟着洒落了下来!

    “走!”

    姜子白率先反应过来,长袖一甩将徐羽拦腰拉到自己身边,同时身后八座道宫绽放出来,将自己、徐羽与蟾蜍老祖笼住,周身光芒大作,完全与外界割裂。

    姜子白双手飞快的舞动,在虚空中画下一道道符文,符文流转,强大的力量附着其上。

    那是【太初】个传送符文!

    “你们年轻人就自求多福吧,我估摸着还有几年的寿元,就先带着徐羽走了。”

    仓促间,姜子白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带着刚刚张口,想要说什么,连一个声音都没留下的徐羽以及蟾蜍老祖消失在了原地。

    情况越来越危急,整个仙坟中的修仙者都在张皇的逃命。

    秦浩轩看着姜子白消失的地方,皱了皱眉,刚想回头跟张狂吐槽姜子白不讲义气,把他们俩扔这就跑了,就感受到身边一股巨大的力量弥漫开来。

    秦浩轩诧异的回头,就看到张狂站在符龙之上,与平日一样的狂妄霸道,高高的俯视自己:“你赶紧修炼,如果下一次我见到你,你还没有凝结出自己的第三朵十瓣黄金道花,那我就砍死你。”

    说罢,张狂一甩袖子,乘龙而去,他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秦浩轩:“……”

    朝张狂消失的方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背生自由之翼也朝仙坟的出口飞奔了过去。

    秦浩轩刚刚来到仙坟出口处,两个全都披覆在光芒之中的人影也几乎是【太初】在同一时间到达。

    “秦浩轩?!”

    那两人秦浩轩都认识,披覆金光的是【太初】天荒海的人,而身披白色光芒的则是【太初】那四海盟的盟主。

    真是【太初】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看着满身狼狈,全身都是【太初】斑斑血迹的秦浩轩,天荒海的弟子高云岳狰狞的一笑,然后猛地朝秦浩轩扑了过去:“弱法之地的蝼蚁,竟然敢挑衅我们天荒海,受死吧!”

    秦浩轩淡淡的抬眸,扫了一眼同样起了杀意的四海盟盟主,龙鳞剑瞬间出手,运起自己在仙坟中悟出的那点剑意,猛然一劈!

    剑芒如虹,所到之处,虚空处处碎裂,直接将那高云岳劈成了一片灰烬!

    劈出那一剑之后,秦浩轩能够感觉到全身作痛,灵气几近枯涸,但是【太初】他没有停手,反手又是【太初】一剑,直接将那四海盟盟主打出的符文劈散在空中,同时剑光已到那四海盟盟主的身边,将那人劈飞出去。

    “噗!”秦浩轩经过第一剑之后,全身力量已经不足,这一剑只能将那个四海盟盟主劈的吐血,而不是【太初】直接要了他的命。

    怎么可能?!受了重伤的秦浩轩战力竟然还这么强?

    四海盟盟主眼中现出浓浓的不甘与杀意,但是【太初】他深知秦浩轩的强大。

    想起自己在仙坟中得到的大机缘,四海盟盟主眸中厉色一闪,暗暗想道:“等我将它炼化,就回来将他杀死!”

    秦浩轩看着疾速离开的四海盟盟主,将心头的杀意压下,他能够感受到刚刚那四海盟盟主是【太初】真的想要杀他。

    这个四海盟盟主到底是【太初】谁?

    思索了一瞬,秦浩轩完全没有答案,于是【太初】也就不再想,直接离开了仙坟。

    出了仙坟之后,秦浩轩没有回仙人会。

    “我必须尽快找一个静谧又安全的地方修炼,仙人会太乱了。”

    感受到自己即将突破,秦浩轩如同流光般闪过一片片山脉与平地,然后在一片浓密的树林中,寻找到了一座大湖。

    “就是【太初】这里了。”

    秦浩轩猛然跃进湖水之中,一沉到底,在冰冷的湖水中盘膝而坐,缓缓闭上了眼睛。

    将自己最近这些时日的经历重新在脑中过了一遍,秦浩轩能够感觉到第三朵黄金道花已经即将从他仙树之上绽开,却还是【太初】缺了点什么。

    感觉有了,可总是【太初】差那么一点,秦浩轩想了想,从乾坤袋中将三世香取了出来。

    感觉到自己手中的三世香根本不惧水,秦浩轩直接在指尖引出几丝灵火,将其点燃。

    刷!

    就在灵火接触到三世香的瞬间,一道火花闪过,秦浩轩眨了眨眼睛,眼前就只剩一缕青烟了。

    秦浩轩:“……”

    这怎么回事啊?!谁家的香是【太初】这么点的啊?怎么一下子就没了啊?

    听姜子白介绍这三世香介绍的那么煞有其事,就差直接说人间没有天上难得了,秦浩轩以为这样厉害的香,就算不是【太初】烧几百年,也应该是【太初】烧上几十年都烧不完的。

    可是【太初】刚刚,那香一经点着,一息不到的时间,就没了。

    秦浩轩真是【太初】无语了,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暗道:“这么多年了,那香该不会是【太初】坏了吧?”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秦浩轩吐槽:“仙人的东西都能坏啊,太不靠谱了吧。”

    想着再纠结那个也没用,没了就没了吧。秦浩轩将之前姜子白送给他的仙木拿出,握在手中,再次进入闭关状态。

    修仙者一进入修炼,时间都仿佛停止了,万物全都消失,茫茫天地间只剩下自己,与脚下的修仙之道。

    星辰日月不知轮换过多少个日夜,秦浩轩过往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融入了他的仙道之中,灵法、剑意与对轮回的感悟,一丝一缕环绕在秦浩轩周身,渐渐形成他自己独有的道韵。

    蓦然,秦浩轩身躯微微一震,仙树大开!
友情链接:首富杨飞  逍遥游  笔趣阁小说  汉乡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神豪之娱乐天下  武道孤圣  减肥方法  超强吸妖器  汉乡  大族激光  娱乐大头条  神级兵王都市行  如意小郎君  五行天  五行天  都市之神帝驾到  诡秘之主  极品全能学生  落秋中文  努努书坊  极品最强大少  南方财富网  史上最强重生者  女性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