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生死间道侣提议【二更】
    没成想,葛毅这小子竟然真的入了迷,开始了闭关悟道!

    如同葛毅一般,祁玥照样在张狂的院子中接受指导,张狂也并没有因为擂台比赛的结束而结束他与祁玥的师徒之情。

    日薄西山,秦浩轩朝黄龙汇报完最近的教务,与徐羽一起从山路之上走下,两人边走边说话,心中一片祥和。

    秦浩轩自从进入了仙婴境,修为进步缓慢仿佛受到了屏障,但是【太初】他也不急,知道再进一步还需要自己去悟。

    徐羽无上紫种的优势却凸显了出来,即使有一些瓶颈,却也能很快的悟道,修为增长的速度几乎是【太初】稳定的,每日她有了什么新的感悟,都会来与秦浩轩说,二人会讨论,也会有争执,但最后总是【太初】相视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日子好像回到了他们刚刚进入太初的最初,徐羽会将一些感悟写成册子,交给秦浩轩参详。

    两人并肩而行,十指相扣,看浓烈如血铺散天空的余晖,将太初教都镀上一层梦幻般的艳色,鸟声啼鸣,溪水潺潺,更远处的灵田中,还有弟子嬉笑的声音。

    这不就他们想要的吗?太初安好,一心求道。

    秦浩轩面上浮现出温和的笑意,他牵着徐羽,心中一股暖流久久不散。

    走到半山峰,秦浩轩如往常般去了补天阁,徐羽清润如同秋水的眼睛看着秦浩轩,温柔的笑了笑:“我在外面等你。”

    秦浩轩摸了摸徐羽头发,点了点头。

    一打开补天阁的殿门,才刚刚往里面走了几步,浓郁的灵药气息仿佛汪洋般将秦浩轩淹没,眼前一片雾气朦胧,却不会阻碍秦浩轩视物,他脚步放轻,来到中间的药池旁。

    巨大的阵法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整个药池,药气不散,全都集中于一点,一团暗灰色的阴影随着药液起伏,仿佛一片枯叶荡漾在水波之上。

    待看清那团黑影,秦浩轩面色一僵,心都会痛的厉害。

    刑日渐憔悴,前几日秦浩轩来的时候,刑还会睁开眼睛,一脸不屑的指责他浪费资源,还会装出一副不日就痊愈的样子,一脸傲气的说好了之后要出去捉几个修仙者吃吃。

    秦浩轩都会笑着说好,你快点好起来,我帮你捉修仙者来吃。

    可是【太初】现在,他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气息微弱的好像随时都会断掉,身体轻的如同一片叶子,只是【太初】看着,就让人难以忍受。

    秦浩轩恍惚中记得,刑曾经陪他闯荡过多少地方,总是【太初】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总是【太初】很狡诈,总是【太初】没日没夜的想尽办法想要骗自己身上的道心种魔大法,总是【太初】会很开心的笑……

    “我们有多久,没有并肩站在一起了……”秦浩轩面上露出罕见的脆弱之色,他眉头轻轻皱着,看向药池中的刑,呢喃道,“你快点好起来,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都给你……”

    刑是【太初】真的没力气,连我很好的假象也维持不了了,现在的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都觉得像是【太初】负担,真想就这么睡过去啊……

    当初施展的天魔解体大法,本就是【太初】必死的功法,更何况后来又献祭天魔获取力量,他能够活到现在都是【太初】奇迹。

    可是【太初】他太累了,太累了。

    秦浩轩又朝前走了几步,这些日子,他每夜都会去绝仙毒谷摘取最好的灵药,每日都要过来看看刑并将灵药打入他的身体,每次见到刑,秦浩轩的心都会很慌,不安仿佛融进了血液,让他的心每跳动一下都很难受。

    前些时候秦浩轩过来时,刑还会强撑着,跟秦浩轩调笑的说几句,让秦浩轩放心,他还没死,如果碰到刑正好睡了,秦浩轩就会安静的看看他。

    可是【太初】现在,刑的眼睛半开着,气息却弱到不行,连将眼皮完全撑开的力气都没了,更别说开口说话,整个人好像,好像要死了一般……

    他连假装都做不到了……

    他要死了……

    秦浩轩一想到这个可能,心就像被锋锐的锥子狠狠的扎一般,痛的他微微弯腰,而面上,两行泪,刷的就落了下来,秦浩轩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哭了。

    “哭,哭什么……”刑微弱的并不比蚊子嗡嗡声高的话语传出,便是【太初】秦浩轩这样的耳力,如果不仔细听,也会错过。

    秦浩轩心痛的有些麻木,他晃着神,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摸到一手的湿润,可是【太初】他却是【太初】没感觉得,听到刑的话,眼泪却流的更凶了,面上一片悲痛。

    我怎么这么无能,我不是【太初】说过不会让他死吗?为什么还是【太初】会这个样子……

    秦浩轩,你就是【太初】这么无能,你救不了他了,你的兄弟要死了……

    秦浩轩如受钝刀割心般疼,他整个人慢慢弯下腰,喉咙中溢出几丝末路般痛苦低沉的哽咽。

    刑原本是【太初】没力气的,但是【太初】恍惚中看到秦浩轩哭的像个大孩子,隐忍而悲伤。

    刑积点了一些力气,再次动了动嘴巴,努力的想让自己看起来或者听起来没事,可是【太初】他真的不行了,一开口,就像个弥留人间的老人:“不要……不要哭了,留着眼泪……等……等我真的死了,再哭吧……”

    秦浩轩也不想哭,但是【太初】他控制不住自己,一想到刑真的不行了,他心就如刀割,好像连呼吸都快不能了。

    “我们俩……”

    听到刑说话,秦浩轩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仔细的听着。

    “我们俩还没一起泡过澡呢……男人嘛……不一起泡过澡,怎么……怎么叫兄弟,这……正好……”刑一连说了一通话,精神愈发的差了,连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秦浩轩一下子就明白了刑的话,他是【太初】愿意为刑做任何事的,只要他能开心,只要他能活下来……

    没有言语,秦浩轩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往前踏了一步,很轻柔的进了药池,他落水的时候,药池甚至没有掀起多少波纹,一身衣服很快被药液打湿,秦浩轩却根本没在意。

    药液氤氲中,秦浩轩的眼睛鼻子都红红的,面上还带着泪痕,药液打湿了他的衣服头发,让从来都是【太初】高高在上的秦小仙王,显出一丝狼狈,几丝落寞,以及无尽的悲伤。

    刑好久没有说话,他半睁着眼睛打量着秦浩轩,好像在回忆,又好像仅仅只是【太初】在发呆。

    “我也不想死啊……”良久,刑呢喃出这么一句话,秦浩轩的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面上混合了痛苦与悲伤,那种悲痛与无奈好像与这补天阁浓稠的药液掺在一起,浸入人的四肢百骸。

    “不过我想了想……我……我这一生,活的还不错,最起码,我有你这个朋友,我都没想过我还能有个朋友……”

    刑说的话飘飘渺渺,轻的连这蒸腾的药气都能够接住,每说一句话,都要休息好久。

    “想当年,我纵横魔界,便是【太初】魔界的皇族见了我,也只有瑟瑟发抖的份……”

    听到这里,秦浩轩苦笑一声,低着头,吊着一双红通通的眼睛看刑:“咱能不吹吗?”

    刑咳嗽了一声,狠狠喘息几口,费了好大力气翻了个白眼:“这个我真没吹。”

    见到刑一副随时要撒手走了的样子,秦浩轩抿了抿唇,垂下的眼眸,又滑出一滴泪,他狠狠皱着眉,双手抱头:“是【太初】我没用,是【太初】我……”

    “你,咳咳,你很有用了……”刑呼出一口绵长的气,眼皮耷拉着,“如果不是【太初】你,我早成一堆枯骨了……能从老天爷手里把我拖回来,你秦浩轩牛啊……”

    说了这么一通,刑又陷入了一种昏迷状态,他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可是【太初】实际上他才刚刚闭了闭眼睛。

    看着身前很少见的脆弱的秦浩轩,刑嘴角动了动,他想笑,想嘲笑秦浩轩,可是【太初】他没有力气,慢慢的眼中也带了一丝温暖的光芒。

    “你啊……别打断我,让我说……我还不知道能说几句,你的话就先留着……”

    秦浩轩点点头,默默的将昨夜进入绝仙毒谷深处取得的一株巴掌大的灵药碾碎,撒入药池,看的刑一阵抽抽,暴殄天物啊!

    那株宝药,少数也得有上万年了,这秦浩轩真是【太初】,真是【太初】……

    唉,心中叹息一声,刑想,这又是【太初】何必呢?又一想,如果这样他能好受些,就随他去吧……

    刑沉默的浮在药池之上,整个人好像又陷入了回忆,过往的一切纷至沓来,他没有说谎,在魔界之时,他是【太初】当真的横行无忌,轻狂嚣张,那些战斗,那些热血,现在回想起来,都好像是【太初】上辈子的事情了,模糊而遥远……

    只有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脑海中,那么清晰,那么真实,他好像还能听到那娇俏的笑声……

    “我这一辈子,过的很爽快……可,咳咳,还是【太初】有遗憾的……”刑轻轻的说道。

    秦浩轩抬头看他:“你说,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找来……”

    刑微微的摇了摇头:“我辜负了她……”

    “什么?”秦浩轩以为自己没听清。

    “你也知道,我,我来自幽泉之地,在那里我也算快意恩仇,可是【太初】,单单却负了一个女魔……”

    秦浩轩诧异的看着刑,他是【太初】真没想到刑还会有这些事情……

    刑神色黯然,带着些无奈,带着些追忆,更多的是【太初】苦涩,他动了动嘴唇,道:“别人我不敢说,但是【太初】你,我却知道什么都是【太初】有可能的,也许你真的能够进去幽泉,那你就去找她……咳咳,咳咳咳……”

    看到刑又咳嗽,秦浩轩心中大急,再次取出灵药,用灵气将药气引出没入刑的身体。

    刑恢复了一些,吐出一口气,道:“你去找她,替我跟她道个歉,是【太初】我没有做到对她的承诺……”
友情链接:极品全能学生  落秋中文  开天录  创世中文网  小学生作文  谎话大王  诸天最强大咖  金庸网  修真聊天群  最强狂兵  励志故事  哲夫当立  棉花糖小说网  管理资料下载  电脑爱好者之家  太初  赘婿  飞剑问道  斗战狂潮  穿越小说  电视指南  神级兵王都市行  牧神记  逆剑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