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太初柱石陨落崩【三更】
    清和阻止的话还没说出口,安和桥就已经转过身子。

    然后顷刻间呆住,满面骇然!

    她眼前的太初战火遍布,疯狂的灵法在每一寸土地上肆虐!

    群山塌陷,地面崩裂,巍峨的主峰不知被谁一刀割断,宫殿尽毁,尘土漫天!

    而更加难以忽略的,是【太初】血。血迹铺满了整片太初,黏腻的血腥气飘荡在整个太初的上空,入目所见,尽是【太初】一片黑红之色,那是【太初】不知道多少弟子用鲜血染透的!

    安和桥身子轻轻晃了晃,便被身后清和一把揽住。

    她没有见过末日,可是【太初】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末日来临,那么一定是【太初】眼前太初的样子吧?一切生机被毁,无边绝望蔓延,空气中每一寸都带着太初无尽的悲意与不甘的无奈!

    浓烈的狂风中,还隐隐带着太初弟子的怒吼……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太初教……我的太初……

    安和桥面容空白了一瞬,然后大颗大颗的泪水滑落脸面,她颤抖的张了张嘴唇,身体更是【太初】刹那如坠冰库,那是【太初】从骨子里透出寒意!

    清和云雷看着安和桥,又看了看正在破灭的太初,撕裂的痛苦在他眼中蔓延,他紧紧收拢五指。

    这也是【太初】他的太初教,教导他,养育他的太初,如今,太初旦夕将倾,清和云雷又怎么可能不痛?

    但是【太初】,自己的爱人被关了太久了!必须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再回来同太初共生死!

    安和桥慢慢的站直身体,黑色的发丝被狂风舞动,她单薄的厉害,面容也是【太初】不正常的苍白,可是【太初】当她站直了身体,一股难以忽略的力量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清和云雷怔怔的看着安和桥,看着他熟悉的安和桥一点点回来,好像这几百的时间只存在于彼此的梦中,好像他没有在外面机关算尽苦心谋划一切,好像安和桥没有受过数百年的牢狱之苦……

    安和桥,那个无论面对什么困难都绝不退缩的安和桥回来了……

    抹掉眼角的泪珠,安和桥面上带了一丝冷冽,她没有看清和云雷,双眸紧紧盯着被打的残破不堪的太初,轻声说道:“我不走了。”

    清和猛地僵住,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他张了张口,但是【太初】看着安和桥的侧脸,却始终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清和云雷无数次幻想将安和桥救出之后的生活,他们会有一所自己的房子,或者会并肩游遍整个修仙界,如果安和桥喜欢,他们还可以出海,去无尽海、天荒海看看……

    但是【太初】现在,看着安和桥决绝的面容,清和云雷突然轻轻的笑了,他听到自己说:“好,不走,你在哪,我在哪,我们永远不分开。”

    自己一生所求不就是【太初】如此吗?两个人永远在一起,无论所处之地是【太初】再无忧愁的仙界还是【太初】生机断绝的战场,只要两个人在一起,那就是【太初】幸福的。

    清和与安和桥相视一笑,十指相扣,并肩踏入战场……

    ……

    太初内一片混乱,已经进入虚空之舟的弟子听从命令开始操控阵法,还没有进入虚空之舟的弟子,忙着将一切能够搬运的东西搬上巨大的虚空之舟。

    “快点!让古云堂的人尽快从战场上撤过来!”

    “那些东西不要了!不要了!”

    ……

    秦浩轩刚刚将重伤的张狂带进虚空之舟,交给祁玥等人,还没等他回头,就看到祁玥瞪着半空,连手上的张狂砰的落到地面都没有发现,一副震惊痛苦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一刻,仿佛被什么一下子攫住心脏,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半空,眼神空洞,面色惨白骇人。

    秦浩轩一怔,他有些僵硬的回头,一眼,就看到了被银色长鞭穿心而过的黄龙!

    半空之上,黄龙右臂无力的垂在身边,持剑的左臂被宋游一刀砍去,而一抹红色的身影仿佛鬼魅般疾驰而来,银色长鞭骤然而出,似阴冷的长蛇,瞬间窜入黄龙的心脏,又从他的背后伸出!

    血,一点点从黄龙身体流出,而后越来越多,汇成小河流下!

    还在与敌人拼杀的弟子在这一瞬间都忘记了死亡,只是【太初】呆呆的看着半空中黄龙瞬间失去生机的身体……

    操控虚空之舟的掌权者手脚颤抖,连阵法都无法控制!

    太初的擎天柱……倒了……

    迅速赶至战场,却看到黄龙战死一幕的安和桥,眼前蓦然一黑!

    “掌教……”

    掌教两个字梗在所有人的喉咙中,想要大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教派被无上大教攻打,太初教无惧,阵法被破,太初教也无惧,可是【太初】现在,黄龙死了……

    太初教天……塌了,太初教所有人的主心骨……断了……

    无边的绝望与惶恐席卷了每一个人的心神,这一刻,他们才真正的感受到了什么是【太初】彻骨之痛!

    左媚儿一收银鞭,黄龙尸体不受控制的朝她倒去,左媚儿眉头轻轻一皱,抬脚一踢,如同踢垃圾般,无比随意的将黄龙的尸体从空中踢落地面。

    “畜生!”

    随着一声着崩溃的怒吼,太初教护法孙薇与葛天齐齐从虚空之舟飞出,他们眉头倒竖,双目通红,疯了一般朝左媚儿袭去!

    一声怒吼,太初教的弟子回过神来,然后疯了一般砍杀外敌!

    呜咽的低吼声好像小兽在哭泣,几乎被打平的群山也陷入了沉静的悲伤。

    两个护法怒吼而来,左媚儿轻笑一声,眼眸带着蔑视,手腕一抖,银色长鞭当空劈下,竟在瞬间将两个护法打爆!

    左媚儿柔若无骨的手指抚着自己的银鞭,眸光斜斜的看向宋游:“我可没想抢你风头,只是【太初】黄龙总是【太初】挡在身前,实在忒惹人烦了一些。”

    宋游没搭理左媚儿,遥遥看了眼黄龙尸体坠落的方向,轻轻闭了闭眼睛,然后转头对身边的弟子道:“将黄龙,厚葬。”

    左媚儿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却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王悍诧异的看了眼自己的堂主,迟疑的说道:“厚葬?不至于吧堂主,不过一个小小太初而已。”

    “小小太初?你眼皮子什么时候这么浅了?”宋游面无表情的说道,“他,确是【太初】一代英杰,只不过,可惜了……”

    宋游心中清楚,自己与黄龙的一战绝非公平,在自己出战之前,黄龙就已经操纵大阵很久,那是【太初】极其消耗精神与灵力的,而对战之时,黄龙一人独战他们数人,纵然是【太初】这样,自己还是【太初】被黄龙砍出了一身伤痕。

    这样的人物,若真的单打独斗,宋游都没有万全的把握能够全身而退。

    王悍动了动嘴唇,还想说什么,但是【太初】看自己堂主的样子,还是【太初】识相的闭上了嘴,招呼人去把黄龙尸体找来,好好安葬。

    宋游与左媚儿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眼,然后欺身而上,直奔太初教弟子所在的虚空之舟而去!

    砰!

    长剑横空而来,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左媚儿身前,也直到这时,左媚儿才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的杀意!

    面色一变,左媚儿疾速后退!

    宋游眉头也是【太初】微皱,要去替左媚儿挡下那一剑,可他身体刚刚一动,背后一股森然的寒意传来,电光石火间,宋游毫不犹豫的刹那后退!

    左媚儿与宋游微微皱眉,两人都没想到,太初教竟然还藏有这般厉害的人物。

    在他们身前并肩而立的,不是【太初】别人,正是【太初】安和桥与清和。

    数百年前,他们并肩而战,现在,依旧如此。

    宋游两人在看到清和的瞬间,眉头轻轻皱着,很是【太初】不明白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清和懒得说话,只是【太初】横剑而立,阻在二人身前。

    “呵。”左媚儿不无嘲讽的一笑,她轻抬眼皮,看向清和,“这才刚刚助我们破阵,现在就反水了?我说你脑子是【太初】不是【太初】有问题?”

    清和脸色微微泛白,他眼神有些慌乱的看向安和桥。

    安和桥素衣而立,乌发披在身后,一双清冷的眼睛,凉凉的放在左媚儿身上,她淡淡的开口:“是【太初】你杀的黄龙?”

    左媚儿嘴角一勾:“是【太初】我呀。”

    刷!

    安和桥毫无预兆的出手,疾速掠起,五指仿佛鹰爪般蜷起,带着一股惊人的狠辣,朝左媚儿脖颈抓去!

    ……

    虚空之舟大门已关,在一阵压抑的啜泣中,秦浩轩突然起身,他双目泛红,如刀削斧刻般的面上不带一丝感情:“我去把掌教带回来。”

    “我也去!”徐羽攥住秦浩轩的手,一字一句的重复,“我也去。”

    “我也去!”忆蓝小脸上全是【太初】泪水,“我也要去把黄龙爷爷带回来!”

    “我也去!”

    “我们都去!”

    “为掌教报仇!杀了那群畜生!”

    ……

    愤怒悲伤的焰火将所有人的理智燃尽,他们双目通红,带着哽咽狂吼!

    秦浩轩闭了闭眼睛,然后慢慢挣脱徐羽的手,将她往身后一推,然后眼睛扫过所有人:“都他妈给我好好待着!谁都不准动,我自己去!”

    秦浩轩往前走了一步,身后众人也跟了一步,他没有转身,只是【太初】声音嘶哑的说道:“怎么,不信我?”

    所有人看着秦浩轩的背影,他们没有说话,不是【太初】不信,只是【太初】不愿再待在这里。

    “让我们出去拼杀吧,就算是【太初】真的死了,又怎么样?”

    “这种时候,我们只能待在这里,然后抛弃我们的家跑了,太憋屈了,真的太憋屈了……”碧竹堂堂主郑清明泣不成声,这么大的男人,在所有人面前哭的跟个孩子一样。
友情链接:都市医圣妙厨  哲夫当立  步步生莲  秦吏  铸天之景  无敌超神奶爸  重活一次  经典语录  战国赵为帝  大宋男儿  励志名人名言  修真聊天群  北宋大表哥  赘婿  都市医圣妙厨  明朝败家子  逆天邪神  逆天邪神  春野小神医  个性说说  房贷计算器  我闺女是天师  论文大全网  都市之归去修仙  逍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