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今生不亏笑迎对【四更】
    秦浩轩狠狠攥紧了拳头,丝丝疼痛扯会他的理智,他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决不能做出错误的决定。

    “然后呢?出去拼杀,然后呢?”秦浩轩声音不大,却传到了每一个人的心里,“然后所有人都被杀死,你们觉得这是【太初】掌教想要看到的?你们觉得掌教战死就是【太初】为了让咱们一起殉教!”

    沉默,无比压抑的沉默,“掌教战死”四个字如刀子般插进每个人的心中,顷刻间将所有人伤的鲜血淋漓

    “等着!等着我!我……我……去把掌教接回来。”秦浩轩闭了闭眼,然后猛地打开虚空之舟的大门,将其他人都关在了里面!

    秦浩轩身如闪电,看也不看挥剑砍掉一个企图靠近虚空之舟的普光阁弟子,然后疾速掠过虚空,直奔黄龙尸体所在的方向而去。

    “畜生!滚!”

    太初教古云堂弟子张佐山全身淌血,一条腿被重伤,连站都站立不稳,他身边围着四五个普光阁天魁堂弟子,脚下则是【太初】十数个古云堂弟子的尸体,而在张佐山的身后,黄龙双目张开,仰面躺着。

    张佐山双眸发红的瞪着想要靠近自己的敌人,面对无数道法轰击,纵然身上被轰出一个个血红的大洞,纵然他意识都开始涣散,也绝不退后一步。

    他要保护自己的掌教,就像掌教保护他们整个太初一样!

    秦浩轩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一下子揪了起来,攥着龙鳞剑的手都在颤抖,他低声狂吼,眼眶发红的猛冲了过去,手中龙鳞剑绽放出刺目的光芒,锋锐的剑意铺天盖地,罡风猎猎,杀意动天!

    刷刷刷!

    三剑瞬间而出,刹那将围攻张佐山想要夺走黄龙尸体的普光阁弟子斩成一片血雾!

    “副掌教……”张佐山本就是【太初】强撑最后一口气,在看到秦浩轩的时候,他终于能够松了一口气,眼睛看向自己身后的掌教,然后一点点倒下,血很快流了一地,他动了动嘴唇,“掌教……弟子……”

    漫天大风卷起无边的尘土,衬得此处尸堆血海愈发凄凉,秦浩轩往前走了两步,双眼有些木然的落在永远闭上眼睛的张佐山身上,然后掠过张佐山身边十数个太初弟子,终于落到了那个安静的躺着,身下土地都被鲜血浸透的黄龙身上。

    黄龙白发都沾染了血迹,一条手臂被砍断,皮肉翻滚,骨头外露,他全身没有一处是【太初】完好的,眼睛死死睁开着,眉头隆向中间,不是【太初】痛苦,而是【太初】担忧……不甘……

    酸涩涌入秦浩轩的双眼,他张了张嘴,脚步都有些踉跄的来到黄龙身边,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曾经那么不可一世战绩辉煌如同战神般的男人,就这样躺在一片黄土上,躺在一堆尸体中,悄无声息,让人揪心。

    “掌……掌教……”秦浩轩死死咬紧牙齿,可是【太初】滚烫的泪水还是【太初】止不住的从他脸颊滑落,“掌教……弟子……来带你回家……”

    黄龙安静的躺着,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睁开眼睛问他怎么了,随着秦浩轩说话,那死死睁开的眼睛缓缓闭合。

    哽咽的哭声从秦浩轩的喉咙中发出,他抱起黄龙,感受着这冰寒的已经没有一丝温度的尸体,才真真切切的意识到,黄龙死了,黄龙,死了……

    秦浩轩呜咽一声,终于再也忍不住,埋头痛哭,他双肩剧烈的颤抖,一股无法抑制的悲意蔓延在他得四肢百骸,让他昂首一声长啸,其声之悲,其意之哀,令群山默然,风带悲鸣!

    良久,秦浩轩抹了一把脸,然后背起黄龙,用龙鳞剑将自己的身体撑起,他双目通红,脸颊上犹带着未干的泪痕,可是【太初】凌乱的发丝,狠辣的神情,让他看起来好似从地狱归来的恶魔,全身气息狂暴而残忍,让围攻而来的数十个普光阁弟子看的心惊胆战,不敢上前!

    “啊!”

    秦浩轩以剑开道,如海潮般的悲愤怒火化成一片杀意,他狂吼一声,杀念四起,狂风倒卷!

    龙鳞剑劈天裂地,龙吟之声清越传出,秦浩轩手腕一抖,锋锐的剑光便连成一片,数万道剑意汹涌而出,铺天盖地,避无可避!

    秦浩轩的第五剑!练成!在失去最亲的亲人这一刻,练成了!

    普光阁奉命前来取回黄龙尸体的弟子,好似陷入了一片冰寒地狱,冷冽的剑光从四面八方朝他们砍来,带着无尽的癫狂,撕裂了他们的身体!

    刷刷刷!

    秦浩轩如鬼魅般疾速朝虚空之舟而去,但凡有人敢阻拦,后果无一例外全被顷刻斩杀,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留不下!

    秦浩轩大开杀戒,浓烈的鲜血再次侵染了太初教的地面,他背着黄龙,单手持剑,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路狂杀回虚空之舟!

    普光阁天魁堂派了一整队人来拦截,全部被秦浩轩砍杀!

    秦浩轩背着黄龙,直奔虚空之舟,可是【太初】他却发现原本在外面操控阵法来帮助虚空之舟腾空的两个长老已经被普光阁弟子杀掉!

    只停留了一瞬,秦浩轩看了看不远处焦急的等着他回去的太初教众人,然后头也不回转身离开,调转方向来到操控阵法的阵眼之处!

    “浩轩哥哥!”看着秦浩轩离开的背影,徐羽手脚冰冷,她猛地朝前冲去!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猛地朝虚空之舟的大门涌去!

    刷!

    一把长剑立在门口!

    赤练子横眉怒视,狂吼一声:“谁都不准动!”

    徐羽双目泛红,嘴唇微微颤抖的说道:“他在外面……”

    赤练子死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虚空之舟的启动需要外面阵法的配合……”

    “那我爹怎么办?!”忆蓝有些惶恐的大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跟我爹在一起!”

    “不行!”赤练子攥紧了拳头,长剑横立身前,“谁也不准出去,难道你们要辜负秦浩轩做出的一切吗?!”

    短暂的沉默之后,是【太初】更汹涌的对抗,太初教的弟子近乎疯狂的喊道:“去拼了吧!拼了吧!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副掌教死吗?!”

    “想出去,那就从我尸体上踏出去!”赤练子用更大的声音吼回去,然后对呆滞的立在阵法前的弟子道,“启动阵法!”

    “不!”忆蓝泪水刷刷的流下!

    “启动!”赤练子怒目瞪圆,再次吼道,那些弟子惊颤之下,咬牙将手放到阵法之上!

    一旦虚空之舟启动,大门就永久的关闭,外面的人再也进不来,而里面的人,也出不去了。

    “我去吧。”一个黝黑干瘪的人影从虚空之舟的药池中淌水而起,然后缓慢的,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他。

    刑……竟然是【太初】昏睡十数天的刑!

    刑在昏睡前,是【太初】连呼吸都困难的,可是【太初】现在,他哪里来的力气,竟然能够站了起来……

    赤练子握剑的手一顿,不敢置信的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刑:“你……”

    刑全身皮包骨头,身上的衣服是【太初】一个弟子随手披在他身上的,空荡荡的,更显的刑瘦弱的不成样子,丝丝黑色的魔气偶尔还会从他的身上溢出,咧开嘴笑了笑,刑好言好语的对赤练子说道:“别人不能去,我去总可以吧,我可不是【太初】你们太初的。本大爷在你们太初住够了……你们太初都快没了……本大爷不想……不想跟你们一起死……本……本大爷想逃走了……总……总可以吧……”

    赤练子僵直着身子,徐羽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刑,震惊之后便是【太初】浓的化不开的悲伤,所有人,都沉默着。

    因为他们知道,刑这一次是【太初】真的不行了,近些年来,刑连睁开眼睛都非常费力,更遑论起身。

    那么唯一能够解释现在刑站起来的理由,就只剩下,回光返照……

    赤练子手指紧紧攥着,然后有些颤抖的打开了大门,无声的看了刑一眼。

    刑看着外面惨淡的一切,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用尽全身力气一跃而下。

    轰!

    虚空之舟的大门彻底关死,将所有人都阻拦在了里面,徐羽定定的看了外面的秦浩轩一眼,眸中满满的眷恋不舍,但很快,她深吸一口气,转身,开始指挥所有人启动虚空之舟。

    在刑出来的瞬间,秦浩轩先是【太初】一怔,苍白的面上一片平静,紧接着他就将龙鳞剑投掷出去,分毫不差的接住了刑下落的身体,将他带到阵法中心。

    “你又醒了。”秦浩轩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让那几分颤抖泻出。

    刑被秦浩轩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口中笑骂道:“老子最他妈讨厌的就是【太初】英雄,这次偏偏还他妈的要扮英雄!秦浩轩,若是【太初】有下辈子……别他妈的让我再遇到你了好不好?我活的都不像我自己了……但这辈子……我很开心啊……兄弟……最后一次了!来吧!”

    秦浩轩看了他一眼,然后便再次去了阵法中心,开始操纵阵法。

    刚刚走的一段路好像用尽了刑全部的力气,他闭目良久,才又睁开眼,头微微一偏,就看到了在不远处的黄龙。

    黄龙面上的血迹已经被擦干,头发也被拢在身后,只是【太初】惨白的面容,乌青的嘴唇,以及僵硬的身体,都明白无误的告诉刑,黄龙死了,这只是【太初】一具尸体。

    刑抬头看了看阴沉乌黑的天,风一吹,就是【太初】满满的血腥味,他咧了咧嘴:“当初你们要是【太初】早点承认我,让哥来设计阵法,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被别人那么轻易的就给攻破了。”

    秦浩轩忙着操纵阵法,闻言头也不回的呛道:“你又有力气吹了?”
友情链接:名人名言  牧神记  都市之神级宗师  无敌超神奶爸  盛唐风华  金庸网  最强狂兵  大学生必备网  全职法师  笔趣阁小说  创世中文网  极限保卫  铸天之景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工作总结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超强吸妖器  南方财富网  修真聊天群  蜡笔小说  明朝败家子  赘婿  中国会计网  诸天最强大咖  绝世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