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坠仙谷暂时安家【三更】
    朱英达赶紧招呼那些失去记忆的弟子,将在地上倒成一片的普光阁弟子的石衣一件件扒了下来。

    普光阁驻守在此的人并不多,加上死去的擎山道人也不过四十七个,但是【太初】石衣却只有三十件,也说明了这些石衣的宝贵。

    秦浩轩扫了一眼地上的普光阁弟子,没在管他们,而是【太初】将石衣全都收了起来,化作一道黑色的影子猛地窜入了矿脉深处,同时留下一句话:“把他们都带进来。”

    还在开采着矿脉的修士们,也听到了外面发生的骚乱,他们聚在一起,满是【太初】疑惑的看着外面。

    秦浩轩进来的时候还是【太初】披着石衣,但还是【太初】被太初教的弟子一下子认了出来。

    “秦副掌教……”

    “是【太初】秦副掌教!”

    昏暗的矿脉深处,还能站着的太初弟子只剩下十九个,他们相互扶持的站在一起,而在靠墙的阴影中,一个人安静的坐着,那是【太初】被鞭打的最狠的那个弟子,他的呼吸停了,身体也凉了,只是【太初】身上的伤口依旧狰狞,外翻的皮肉中隐隐露出里面的白骨。

    “秦副掌教……”太初教的弟子们哽咽着,“越峰他,他……”

    几个字说下来,便是【太初】泣不成声,悲伤,愤怒在所有人身上蔓延,痛苦的仿佛困兽一般的哭声让秦浩轩喉咙发紧,眼眶发红。

    “我们走。”秦浩轩站在太初弟子身前,一字一句的对他们说道,“我带你们走。”

    朱英达带着人随后而到,汹涌的,几乎无法承受的天地规则令很多人都发出闷哼。

    为十九个太初弟子披上石衣,秦浩轩让他们先随朱英达离开这里,然后对转身看向瑟缩成一团的普光阁弟子,眼神深沉,汹涌的杀意在眼底弥漫。

    “不,我们错了,我们错了,不要杀我……”

    此时的普光阁弟子,怎么可能还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太初】谁。

    是【太初】秦浩轩,秦浩轩!那个凶残无比的魔头!

    被秦浩轩一动不动的看着,所有人都濒临崩溃,恐惧在心中蔓延,身体抖的厉害,几乎无法承受。

    “我不杀你们。”秦浩轩突然说话了,他声音淡漠的厉害,一字一句都轻飘飘的。

    普光阁的人惊疑不定的看着他,不敢相信这个魔头会放过自己。

    刷!

    剑光绽开寒意,铺天盖地的斩下,等秦浩轩收剑离开的时候,那些普光阁弟子还处于极度的惊骇中,过了两瞬,才发出惨烈的哀嚎,他们的手脚全被挑断了经脉,血,一点点流出。

    秦浩轩一边将刚刚露头的矿脉几剑割下收入乾坤袋,一边对围了过来的其他教派的俘虏道:“普光阁人的手筋脚筋都被我挑断,归你们了,外面的石门我不会关。”

    普光阁弟子面色刷的一下子变成了惨白,无比惊恐的看着手提着铁锹,五官狰狞,如厉鬼般朝他们围上来的修士……

    秦浩轩收起乾坤袋,转身抱起靠在墙边的太初教弟子的尸体,几步离开了这里,令人毛骨悚然的铁器重重插进身体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带着兴奋的尖叫与绝望的咆哮……

    取下擎山道人戴在身上的盛满开采的矿脉,秦浩轩把太初教的弟子一个个扶上混天梭,然后带着众人疾速远去。

    将手上的尸体放在一旁,秦浩轩闭了闭眼睛,面上焦急与担忧再也遮掩不住,其他人看着那个还年轻的弟子,眼眶再次红了。

    秦浩轩深吸一口气,他走近其他的太初弟子,取出身上所有的灵药分给每一个人,看着他们将灵药服下。

    这些弟子身上都带着伤,最重的一个现在只能躺着,全身都找不到一个好的地方,多处伤口化脓,他已经陷入了昏迷。

    秦浩轩看着这些弟子,看着他们眸中的激动,劫后逃生的释然,心好像被一只手揪住,疼的他眼眶发红。

    “秦副掌教,我们都是【太初】西极别院勇堂的弟子。我叫胡成业,是【太初】勇堂的长老。”一个看起来年纪稍大一些的长者说道,他如同其他的弟子一样,蓬头垢面,身体羸弱的厉害,只是【太初】一双眼睛,温润并且光彩湛湛,并没有因为二十多天的魔鬼劳作而失去光芒。

    秦浩轩知道,这么多的弟子在暗无天日的矿脉中,除了高强度的劳作,还要忍受仙根受损的痛苦,忍受每日里那些普光阁弟子的谩骂毒打,忍受身边的师兄弟一个个的死在自己面前……忍受至今,没有崩溃,没有失去尊严的苟延残喘,他们一定有一个主心骨。

    “胡长老,是【太初】浩轩不好,来晚了。”秦浩轩定定的看着胡成业,鼻头发酸的说道。

    “不,我们都没想过能活着走出那里,如今还能出来看一看这天,这地,都要多谢秦副掌教。”胡成业真诚的说道。

    “你们,是【太初】一共……”秦浩轩有些艰难的开口。

    胡成业闻言,双眸一点点的暗淡了下去,他双手抱头,吐出一口浊气:“我们被俘虏的时候,共有四百二十七人……”

    四百二十七人,可是【太初】现在,活着离开矿脉的,只有十九人。

    秦浩轩拳头握紧,手背上青筋暴起,分外狰狞:“畜生,那群畜生!”

    想起死去的兄弟,整个混天梭中再次陷入了死寂。

    秦浩轩将眼中的泪水用力的憋了回去,他走到胡成业身边,轻轻的说道:“胡长老,我给你们检查一下身体。”

    胡成业面色一僵,咬了咬牙,还是【太初】任由秦浩轩的灵力探入自己的身体。

    那一道灵力柔和却不容抗拒,顺着胡成业的经脉探入他的仙树。

    秦浩轩的脸一点点的沉了下来。

    仙树上,枝叶尽数凋谢,枝干萎靡,就连修仙的根本——仙种,都呈现出一股颓唐,几乎要干涸而亡。

    “怎么……”秦浩轩全身冰冷,他虽然早就听朱英达说过矿脉中的毁坏力,但还是【太初】没想到会这么严重,竟然,竟然能将一个修士的仙种都尽数摧毁!

    胡成业看着秦浩轩面上的悲色,苦涩的一笑,但是【太初】眸中却带着一股看透生死的淡然,他的身体自己清楚的很。

    “难道,难道你们全都是【太初】……”

    秦浩轩身子微微晃了晃,他看向其他的太初教弟子,这些人的脸上还带着逃出矿脉的畅然与喜悦……

    “这也没办法,秦副掌教不用如此悲伤。”胡成业也放低了声音道,“能够在死前离开那地方,我们已经很开心了。”

    秦浩轩久久无言。

    混天梭停了下来。

    秦浩轩打开门,带着其他人都落了下来,葱郁的大树遮挡着天上的骄阳,以他现在的修为明明不会再被外界这种冷热影响,可是【太初】此时,他遍体生寒,阴郁的杀意激荡在心间。

    “咦?这是【太初】哪?”

    太初教的弟子好奇的打量着这里,远处高山挺立,附近绿树森森,还能听到小河的流水声。

    秦浩轩收起混天梭,对着众人笑了笑:“这是【太初】坠仙谷。”

    “坠仙谷?”几个弟子好奇的重复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啊。”

    “啊!坠仙谷不就是【太初】钟长老曾经说过的,绝不能进去的地方之一吗?”一个又高又瘦的弟子几步来到胡成业身边,怪叫道,“天啊,这可是【太初】连仙进来都要陨落的地方啊!”

    “荆河你吵什么?大惊小怪的。”胡成业眉头轻轻一皱,荆河立刻抿住嘴,只是【太初】一双眼睛还到处转悠着,其他人被荆河一惊,也都有些惴惴的样子。

    秦浩轩笑了笑:“不用担心,这只是【太初】外围,我对这一片很熟,只要不进入里面,就不会有可怕的东西。”

    “哈哈哈,我就说嘛,有秦副掌教在,咱们怎么可能遇到危险。”荆河笑嘻嘻的对其他人说,被他感染的,很多人也都笑了起来。

    荆河一张脸上全是【太初】血污,身上挂着的破烂衣服露出的皮肤上,也是【太初】大片大片的鞭痕,虽然服用了灵药,但是【太初】以现在他们的身体,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痊愈,可他仿佛感受不到疼痛般的跟其他人说笑着。

    秦浩轩沉默的看着他们,这些弟子,每一个都精疲力尽,每一个都重伤难愈,可他们竭力在自己面前做出一副不用担心我的样子。

    “这是【太初】一些干净的衣服,那边有条小溪,你们可以去洗漱一下。”秦浩轩深深呼出一口气,也面色轻松的对着众人。

    风从树林中吹过,秦浩轩有些微的晃神,他在想,怎么才能救这些人,怎么才能让他们不死。

    “道心种魔大法……我曾经也斩断仙苗,重新修炼,他们可不可以?道心种魔大法……”秦浩轩嘴里咀嚼这几个人,精神一振,开始翻阅有关仙种被毁这方面的秘诀。

    良久,秦浩轩睁开眼睛,明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从眉梢眼角都带出一股悲意:“若是【太初】仙种被毁,就连道心种魔大法也毫无办法,怎么办,该怎么办?”

    胡成业带着其他人陆陆续续的从溪水边回来了,秦浩轩抹了把脸,迎了上去。

    夕阳西下,夜幕四垂,秦浩轩设置了一道阵法遮挡住这一片地域,数颗夜明珠散落四周,柔和的光芒倾泻而出,一颗颗明亮的星星点缀在浓黑的夜空中,上下浮沉,明灭一片。

    太初教的弟子或坐或卧,三三两两的说着话,秦浩轩依靠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上,看着眼前的太初教弟子,心中难得的一片平静。
友情链接:大明元辅  中华康网  重生修仙我为王  铸天之景  超级兵王  健康报网  明朝败家子  男性健康  说说大全  盛唐风华  管理资料下载  全球灵潮  天涯八卦  励志故事  完美世界  中华康网  银行信息港  工作总结  励志名人名言  大王饶命  步步生莲  三国高校传  逍遥游  笔下文学  广东高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