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汝之路非吾之路【一更】
    秦浩轩刚朝着《不灭道经》所在的方向走了两步,便感觉到一股危险迎面扑来,他抬眸看去。

    随着“咔嚓”几声脆响,两个人影从盘膝而坐的姿态站了起来,他们身上的晶体层层破碎,露出了两个人本来的面貌。

    那两人皆是【太初】白发白须的老者形态,双目浑浊,皮肤紧皱如同干枯的树皮,死亡的气息将他们完全笼罩。

    “好强的威势。”饿鬼道之体皱了皱眉毛。

    秦浩轩面容也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那两个老者身上原本覆盖的晶体,只能令他们的时间变得缓慢,却无法隔绝,而现在他们破晶体而出,天人五衰的气息更为浓重,根本活不过明天。

    然而这两个老者,纵然濒临死亡,可是【太初】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强者威势,却绝不亚于五座道宫的老祖。

    不仅秦浩轩面露警觉之色,那座战舰之上的人也不轻松。

    随战舰而来的有三位老祖级别的强者,他们在看到那两个老者的时候,面上表情扭曲,甚至有恐惧的感觉。

    破晶体而出的两个老者,扭动了一下脖子,发出了骨头碰撞的嘎吱声,他们转头看了看《不灭道经》,又看了看戒备的战舰,从胸腔中发出了几声嘶哑的笑声。

    “真没想到我们两个老骨头竟然还真的熬到了这一天。”一个眼皮都耷拉着,几乎要覆盖了整个眼睛的老者道。

    另一个驼背之人慢慢的点了点头:“还以为会把自己给熬死呢,哈哈,哈哈哈哈……”

    两个老者的笑声在这片暗淡的星海一隅越来越大,令人脑袋都一阵阵的疼。

    战舰上的三个老祖终于出手,想要趁着两位老者才刚刚苏醒袭击他们!

    秦浩轩与饿鬼道之体没有动,而是【太初】静静的看着那场厮杀。

    不过,那已经完全不是【太初】同等的对决,纵然战舰之上三位老祖实力不弱,人数还多,甚至有战舰阵法的加持,却还是【太初】被那两个破开晶体的老怪物打的连反手机会都没有,战斗在瞬息之间结束!

    然后,秦浩轩清楚的看到,那两个老怪物在灭掉三位老祖之前,从三个人的灵台处提取了天根!

    那是【太初】一个人的精魂与毕生修为,就那样被硬生生的从身体内拽出,三个老祖惨烈的呼号声响彻星海,饿鬼道之体听了眉头都是【太初】一跳。

    “哎不错,这几个家伙天根还算上乘。”眼皮耷拉的老者哈哈一笑,然后将自己从那些人身上提取到的天根吞了下去。

    秦浩轩紧紧盯着那个吞掉了天根的老者,他发现,那老者的寿元竟然真的增加一些。

    不过,他们吞噬修士的天根,真正在他们体内生效的只有一点点,大多数都消散了,所以得到的寿元并不多。

    “他们这方法看起来是【太初】为自己增添了寿元,其实,弊大于利。被他们吞噬的修士的天根只是【太初】被吸收了一点点,却继承了那些人全部的天人五衰。”秦浩轩摇了摇头说道,“《不灭道经》记录的修行方法,终于过于邪恶,不是【太初】正道。”

    “是【太初】啊,那些天人五衰现在被压制着,不爆发则已,一旦爆发,回天乏力,必死无疑。”

    那两个老怪物将整艘战舰杀戮殆尽,要回去继续修炼,他们仿佛不能离开《不灭道经》华光笼罩范围太久。

    “还是【太初】走吧,这地方太邪性了。”饿鬼道之体说道。

    秦浩轩点了点头:“我们的目的是【太初】聚魂棺,没必要招惹这《不灭道经》,走吧。”

    “年轻人,你想走?”

    秦浩轩才刚要转身离开,一道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直直的落入了他的耳中。

    那声音虚无而飘渺,轻的似一片鸿毛,但当他真的落入耳中的时候,却又如同惊雷乍起,让人的心脏都为之一跳。

    秦浩轩抬眸,看向不远处的道经。

    那片金色的光华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光华化作了实质的雾气,飘飘渺渺,惑人心神,一道剪影从那片金色的雾气中显现,强大的威压如同安静的海浪,慢慢的铺满了这整片空间。

    秦浩轩放在身侧的拳头紧了紧,他有一种直觉,那个剪影不是【太初】别人,正是【太初】不灭仙王残留在道经之上的意志。

    你想走?想走?

    那句问话一遍遍的回荡在秦浩轩脑中,仿佛他不回答就会一直问下去。

    “是【太初】。”秦浩轩双眸坚定,面上平静,坦荡的看向了《不灭道经》。

    “你不想长生吗?”那声音中带着疑惑,还有一种能够影响人心神的鼓动。

    秦浩轩眯了眯眼睛:“当然想。”

    “那你为什么不留下来?”

    秦浩轩眼睛从《不灭道经》下那些毫无知觉如同尸体一样静默的修士身上扫过,淡淡一笑:“我想要的长生,绝不是【太初】这样行尸走肉一般的长生,更不是【太初】成为一个只知道屠杀的刽子手。”

    一声叹息传来,仿佛一粒石子落到了平静的湖面,引起了阵阵波纹,秦浩轩听到那声音说:“前人的路,已经断了。只有积蓄无上的力量,才能够与天同生。为了成仙,一切的牺牲都是【太初】值得的。等我们能够凌驾于前人之上,等我们创造出一条通往天界的路,杀戮就可以停止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更不能有妇人之仁,哪一条通往强者的路,不是【太初】鲜血遍洒白骨丛生呢?”

    这一大段话,带着无边的蛊惑与偏执的热切,却听得秦浩轩心底发寒。

    这个不灭仙王,是【太初】真的疯了。

    “留下来吧,《不灭道经》会为你铺平通往长生的路。”这些字,一个一个的落到了秦浩轩脑子,好像誓言一般,要勾勒出一个美好的令人向往的世界。

    “这不是【太初】我的路。”秦浩轩的声音非常平静,“前人能够做到的我也能,不需要去重复他们的路,我可以自己走。”

    轻笑声从《不灭道经》中传出:“你还是【太初】太年轻了……你不懂,也看不见。现在的你不过是【太初】道宫境,等你能够达到仙王这样的高度,你就会看到,通往仙界的路是【太初】真的断了。”

    “我是【太初】无仙时代的第一个仙王,没人比我更明白这种感觉,没路了,是【太初】真的没路了,在我之后的仙王们他们也都懂,你不懂,是【太初】因为你还没有达到仙王的境界。”不灭仙王的声音从道经中飘出。

    秦浩轩摇了摇头:“我现在的确不是【太初】仙王,但是【太初】我很明确的知道,即便我成为了仙王,也不会走你的路,我的路不需要鲜血的浇灌。更不需要白骨做基,我会证得大道,凭我自己。”

    “你,真的太年轻了。”不灭仙王的声音变得有些失望,就像是【太初】一个长辈,面对着执拗的晚辈,“既然你不信我,那你就走吧。”

    秦浩轩深深的看了不灭仙王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他走了一步,脑中突然出现了一片炫目的光彩,无数声音、画面争抢着冲他飞了过来。

    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弧度,秦浩轩闭上眼睛,一个呼吸间,脑中已经一片清明,他停下了脚步,转回身子,再次看向了不灭仙王的剪影。

    “怎么了,年轻人?”

    秦浩轩抬起眼皮,看了那个剪影一眼,然后突然朝虚空伸手,猛地抓住了一个黑影,看也没看那个黑影的挣扎,一口将其吞下。

    饿鬼道之体在旁边瞪眼:“喂喂喂,这也太不厚道了,有这么好的心魔,怎么不分给我点尝尝啊,我还没吃过仙王搞出来的心魔呢。”

    饿鬼道之体略带委屈失望的声音,让不灭仙王的残留意志一愣,他似乎对秦浩轩的兴趣更多了:“没想到你是【太初】心魔道人的弟子啊。”

    秦浩轩低眸扫了扫袖口,心中对这个仙王的戒备也更大,刚刚不灭仙王释放出心魔的瞬间他就感受到了,只是【太初】没想到堂堂一个仙王,说了放自己走,竟然还带出尔反尔的。

    “什么心魔道人?”饿鬼道之体眨了眨眼睛问道。

    不灭仙王听到这个问句,咦了一声:“你们难道不是【太初】心魔道人的门下吗?据我说知,心魔后来好像修成了魔尊,只是【太初】死的惨烈,如果他的传承能够留下来,也是【太初】个好事。”

    秦浩轩略微一思考,觉得不灭仙王的意思应该是【太初】说自己收拾心魔的方法跟那个心魔道人差不多,所以才会被误认为是【太初】心魔道人的弟子。

    想到这里,秦浩轩觉得好笑,笑了一声。

    “年轻人,你笑什么?”

    秦浩轩摆了摆手:“没什么,一开始只是【太初】觉得竟然有人跟我一样能够收服心魔为我所用,挺新奇的,我还是【太初】第一次听说;不过后来转念一想,日月星辰起起落落,沧海桑田变化几多回,期间有多少天骄多少能人,我跟他们比真算不得什么,有人也会收服心魔,也没什么奇怪了。”

    “你这个年轻人也不错,心思通透。”不灭仙王难得的夸了一句,又道,“不过我要告诉你,心魔道人的路是【太初】走不通的,虽然他觉得自己能走通,后来不还是【太初】尘归尘土归土了吗。”

    秦浩轩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不灭仙王却起了教训后辈的心:“虽然你不认识心魔道人,但既然走的是【太初】一条路,你也该明白他的道。”

    秦浩轩暗暗翻了一个白眼,连解释自己走的不是【太初】这条道的心也没了。

    “心魔,但凡修仙之士,无论道修、魔修、妖修都有心魔,心魔道人认为,心魔不死他的道不灭,他曾说过即便自己入了轮回,世间只要还有心魔,总有一天,他会从心魔中重现人间。”

    听到这里,秦浩轩稍稍来了点兴趣。

    不灭仙王声音中带了点笑意:“如果你走这条路,其实也不错。”
友情链接:北宋大表哥  逆天铁骑  我闺女是天师  女性健康  创世中文网  全球高武  五行天  小学生作文  中药大全  重生之财源滚滚  笔趣阁小说  创世中文网  字幕库  五代梦  金庸网  落秋中文  金庸网  修真聊天群  牧神记  笔趣阁  伏天氏  超级兵王  杀神白起  说说大全  大学生必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