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绝地中悟长生道【一更】
    望着按耐不住的清一老祖,他嘴角勾出一抹冷冽的弧度,手中高高举起破旧的龙鳞剑,猛然指向高空!

    高悬天际的宝刀上,一抹刀光在道宫境老祖使出自己力量的瞬间就已经劈出,只是【太初】清一老祖被困龙阵隔绝了气息,那一抹刀光不知道该劈向何处!

    龙鳞剑的光芒如长虹般高卷入天际,而后扯着那道在虚空中徘徊的刀光,猛地窜入阵法之中!

    严密紧合的阵法似受到了某种指示,飞旋在阵法内的宝剑停滞了一刹那,长虹带着宝刀之威仪,猛地涌入!

    刀光进入阵法的刹那,已经锁定了目标,毫不犹豫的朝清一老祖劈了过去!

    “不!”清一老祖面露惊骇,他想要收回自己的本命法宝但已经太迟了,刀光带着劈天裂地的威势猛然砍了过去!

    轰!

    岐黄古钟发出剧烈的哀鸣!其声之大,山巅为之一颤,数座荒山刹那成灰!

    而遭受宝刀劈砍的岐黄古钟,身上华光刹那消失,化作巴掌大小从空中坠落!

    清一老祖顾不得被震出的内伤,飞身接住古钟!

    造型古朴隐隐散发着上古气息的古钟安静的待在清一老祖的手心,古钟顶部,一道小小的裂缝看的清一老祖双目赤红!

    “小畜生!你找死!”清一老祖暴怒而起,看着阵法外悠然自得的三个人,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秦浩轩有些微微发抖的手藏在宽大的袖袍中,冲清一老祖冷冷看去:“现在看来,你会比我们早死。”

    清一老祖将手中的古钟放入乾坤袋内,慢慢的平息着满心的愤怒。能够踏入道宫境界,他也是【太初】多少次经历过生死危急之人,心中无比清楚,在遇到绝境的时候,必须要保持头脑的冷静,否则死的会更快。

    他抬头望着这座阵法,眉头越皱越紧。

    这座阵法暗含天地五行之道,环环相扣,阵法外宝剑环绕剑光凛冽,阵眼处只有死路没有活路,阵法内时间空间之力交错而至,越是【太初】细看,心中越是【太初】惊骇,这个阵法自己解不了!

    怎么可能?

    清一老祖内心泛起波澜,再看向石洞内的三个时候,已经暗含深深的忌惮。

    他们三个到底是【太初】谁?

    如此精妙的阵法,即便是【太初】用上道宫境强者的力量,也不一定能够破的开,他们不过是【太初】一群蝼蚁,怎么会布这样的阵法?

    直到此刻,清一老祖才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要追杀的人,恐怕并不是【太初】如自己想象的那样弱小。

    清一老祖将一切的思绪敛入眼底,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外有那古怪的宝刀,内有破不了的阵法,实在腹背受敌,再强硬下去,可能连命都要仍在这里了。

    将眼前利弊权衡一番,清一老祖面上的阴郁之色已经完全褪去,他眉眼淡淡的看着秦浩轩,轻笑一声:“真是【太初】没想到,魔修之中竟然还有你们这样的人才,不过,困住我的不是【太初】你们,而是【太初】那柄宝刀。”

    秦浩轩面上没有表情,只轻轻抬头看了他一眼。

    清一老祖的眼睛扫过秦浩轩身边的两个女人,眸中闪过一丝阴鸷,转瞬即逝,他手一挥,把身边的几个女修全都拢了过来,微微提高了声音道:“看来我们注定是【太初】要被困在这里一年了,那两个女人能满足你吗?我们休战,只要你将阵法撤开放我出去,我身边的女人你可以随便选!”

    周可儿等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一路追随的老祖,脸色惨白,神情灰败!

    石洞内的纪傲姗也瞪大了眼睛:“你,你是【太初】一教长者,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清一老祖理都没理纪傲姗,一双眼睛直直落在秦浩轩的身上:“我不知道你底细,否则不会穷追不舍。但你心中应该也明白,如果我施展全力,别说破开这个阵法,便是【太初】杀你也轻而易举,只是【太初】那样的话,只会落下个两败俱伤的结果,所以还是【太初】各退一步吧。”

    真是【太初】狡猾啊。

    秦浩轩心中冷笑,这就是【太初】修炼到那所谓老祖境界人的取舍,自己的性命永远胜过一切,连教派中的门徒都能够轻易舍弃。

    不过,纵然秦浩轩再鄙视清一老祖的行为,却也明白他的话不是【太初】假,纵然有斩仙台上宝刀的相助,现在的自己还没有实力与道宫境老祖一战。

    “考虑好了吗?难道你真想要与我同归于尽?”清一老祖冷冷说道。

    “同归于尽?”秦浩轩暗暗笑了,看着清一老祖的目光带了一抹蔑视,“你这样的人没资格跟我同归于尽。”

    清一老祖脸色一沉,却没有再说话。

    “我给你指条路,赶紧滚,若是【太初】再来,我决不饶你!”

    秦浩轩说完,指尖在身前有规律的点了点,原本严丝合缝没有一条生路的阵法刹那变了,剑光铺道,从清一老祖脚下一直延伸到外面。

    “好!”清一老祖大喝一声,毫不留恋的顺这剑光飞了出去!

    阵法重新闭合,被留在阵法内的六个女修满脸惊恐的对视一眼,心中弥漫出巨大的绝望,难道,难道自己……

    “你们也走吧。”

    就在那些女修胡思乱想的时候,秦浩轩淡淡一挥手,又一条路出现在她们脚下。

    女修们迟疑了几分,随着一个人下定决心顺着那条路走出去,其他人争先恐后的跑了。

    竟然就这么放她们跑了?!

    纪傲姗说不上自己是【太初】什么感觉,双眼复杂的看着身前的这个魔修。

    秦浩轩感受到她的目光,回头看她:“怎么了?”

    纪傲姗动了动嘴巴,没有说出话。

    秦浩轩打量了纪傲姗一眼,瞬间明白了她的想法:“如果你也想走,就走吧。”

    纪傲姗眼睛瞬间亮了:“真的?你放我走?”

    秦浩轩点了点头,手指飞快的在她身上点了几下,将自己曾经种在她身上的三灾六难咒与其他禁制全部收了回来:“对,你自由了。”

    纪傲姗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所有的禁制真的全都没了!

    不会吧,竟然这么好,放我走?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纪傲姗小心的看了秦浩轩一眼。

    秦浩轩凉凉的说:“怎么?不想走?”

    “想想!”纪傲姗一惊,生怕他反悔,架起飞剑,就朝刚刚女修们飞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一瞬间,原本热热闹闹的石洞中只剩下了秦浩轩与苏落。

    秦浩轩重新布好阵法,回头看见苏落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

    “看我干嘛?”秦浩轩问。

    苏落想了想说:“觉得你挺奇怪的,又神秘又矛盾。”

    秦浩轩笑了:“这是【太初】什么评价?”

    “我没想到你会把他们全都放了。”

    “既然都想走,留着也没用。”秦浩轩无所谓的说道。

    “也是【太初】。”苏落认同的点点头,“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当然是【太初】找出路了。”秦浩轩仰头看向空中的青铜台,那些时光中的强者们留下的名字在翻滚的云雾中若隐若现,他声音不高,但很坚定:“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正的绝死之地,这里一定有出去的路。”

    “这么大的寂灭岭,你想怎么找?”苏落问。

    秦浩轩一手架起布置完成的阵法,朝外走去:“一寸寸的找。”

    寂灭岭很大,而且赤地千里,寸草不生,到处都是【太初】散落的巨石,偶尔散布着荒蛮的高山,甚至有几条深不见底的裂缝。

    这里没有日升日落,也没有圆月星辰,天永远都是【太初】灰蒙蒙,像是【太初】被黄沙铺满,想要计算时间,只能凭借自己。

    秦浩轩他们足足搜寻了两个月的时间,足迹遍布他们能够到达的所有地方,但还是【太初】一无所获。

    站立在一座低矮的石山之上,秦浩轩举头望向四周,对苏落苦笑一声,很是【太初】感叹的说:“这里竟然真的是【太初】绝地,没有一个出路……”

    苏落本以为能够跟着这个小小的魔修再创奇迹,根本没想到会失败,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身边这个人也不是【太初】神,他甚至连仙树境都不到……苏落摇了摇头,非常意外自己竟然也能够如此的信任一个人,这太奇怪了。

    “这里是【太初】彻彻底底的绝路,唯一的出路就是【太初】通天之路,也已经彻底断绝。”秦浩轩眉眼带着浓浓的疑惑,“怎么会呢?”

    “为什么不会?”苏落立在秦浩轩身边,她一身利落短袍,头发尽数束在身后,眉眼清丽,身姿轻盈,她淡淡的说道,“这世上本来就有很多的绝地,并不是【太初】所有的事情都有生机。”

    秦浩轩微微一愣,脑中的迷雾与困惑在苏落的话语中彻底的消弭!

    两个月的辛苦搜寻,一次次的失望而归,这一切也都有了意义。

    天地之间,生老病死属于常态,四季更迭春秋代序真的就是【太初】轮回吗?下一个冬天永远无法代替现在所经历的冬天,初春新生的嫩芽也不再是【太初】曾经那一片枯黄败落的叶子。

    生就是【太初】生,死就是【太初】死,二者也不一定要永远的相辅相成,它们同样的能够互不干涉。

    这就是【太初】死的意义。

    这就是【太初】人世间那么多绝境的意义。

    没有任何征兆的,秦浩轩立在山巅之上,陷入了玄之又玄的冥想之中。

    苏落还是【太初】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这么轻易的入道,她满心诧异,这个小魔修不过仙叶境的修为吧?如此低的修为难道还能感悟天地大道?

    秦浩轩眼睛闭合,体内灵气滚滚流淌,天地在他眼前飞快的延伸到远方,天高阔远,地幅广袤,生与死交织出昼夜的变换,他们偶尔交汇,却又长久的分离。
友情链接: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锦衣夜行  神级兵王都市行  战国赵为帝  完美世界  大魏宫廷  星座网  圣龙图腾  论文大全网  美食供应商  盛唐风华  小学生作文  管理资料下载  神道丹尊  个性说说  中药大全  重生修仙我为王  都市医圣妙厨  首富杨飞  逆天邪神  开天录  回到明朝当王爷  社保查询网  笔趣阁  情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