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仁义礼智不如拳【一更】
    直把王学勤揍得口吐鲜血,那两个仆人才停下手,一个人俯下身,在王学勤耳边大声说道:“实话告诉你,我们也不知道那两个老家伙被弄哪去了,可能是【太初】乱葬岗,可能臭水沟,也能早就进了野狗肚子了,你这个废物想逞能?先掂量掂量你自己的分量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个仆人大笑着离开,苗芳与两个孩子哭得不能自己,王学勤脑子乱哄哄,一股滔天恨意从他胸膛中窜起,他咬牙低吼一声,如豹子般迅捷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把扑到了那个仆人身上,狠狠的朝那人的耳朵咬了下去!

    “啊!”

    仆人发出了如杀猪一般的吼叫,鲜红的血从他耳中流了出来,院子里其他的人看到这一幕,都被吓到了,望着状若癫狂的王学勤,有很长一段时间,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学勤读书二十几载,也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样动手打人。

    撕扯下那人一只耳朵,王学勤随手抹去自己嘴角的鲜血,抱起孩子,拉着苗芳,猛地冲了出去,直往临河村方向跑去。

    苗家宅院中,反应过来的人象征性的往外追了两步,又退了回来,赶紧找大夫为那被咬掉一只耳朵的仆人疗伤。

    王学勤凭着心中的一口气,带着苗芳他们一只跑到了后山上,这才撑不住的晕了过去。

    “相公,相公!”

    苗芳看着惨白着一张脸倒在地上的王学勤,顿时吓得不行,连连喊了几声都不见响应,举目四望,春寒料峭,四下无人,她红着眼眶,用力的拖起王学勤的身体,让自己的孩子跟在自己身后,一步步朝不远处一个洞穴走了过去。

    王学勤身上本就有伤,这次又被仆人一顿打,早先要结痂的伤口再次裂开,鲜红的血沾染了脏污的衣裳,更显狼狈。

    苗芳从冰冷的河水中取来清澈的水,一点点为他清理身上的伤口,两个孩子蜷缩在一旁,小小的,看得人心酸。

    王学勤从一片混沌中睁开眼睛,他已经有所预料,睁开眼睛后才发现自己真的又来到了那巨大的轮盘之下,如上一次一样,他疲惫的靠着轮盘躺了下来,什么也不去想,在梦中睡了下去。

    王学勤一直昏睡了三天,他在苗芳满心绝望的时候,睁开了眼睛。

    太阳破晓,山间薄雾缭绕,两个小小的孩子蜷缩在自己的身边,不远处,苗芳佝偻着背,正在费力的点燃一片有些潮湿的柴火的。

    王学勤一点点站了起来,把身上的衣裳盖到两个孩子上面,一步步走出山洞,他才看清了,苗芳身前的柴火上,是【太初】两个有些干瘪的红薯。

    听到身后的动静,苗芳惊讶的回头,在看到王学勤的时候,脸上有过短暂的空白,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扑到了王学勤的怀中,被自己的相公紧紧的抱着。

    “你吓死我了。”苗芳眼中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你终于醒了,真的吓死我了……”

    “有你们在,我怎么可能不醒?”王学勤抱着苗芳,感受着自己妻子瘦弱的身体,怜惜之意顿生,“夫人,真的,辛苦你了。”

    苗芳笑着抹去眼角的泪:“有你们在,我就不苦。”

    王学勤家中的土地、房屋全部被李家人占据,经过苗家那一闹,临河村是【太初】决不能回去了。

    “等我身上的伤好一些,我们就去后山的庆安岭躲一阵,那里有吃的,也有喝的,我小时候随父亲在里面能生活十多天。”

    夜里,王学勤与苗芳依偎在一起,轻声说着话。

    “好。”苗芳顺从的说道。

    “等避过这段日子,我就带你们离开这里,去其他的地方。”

    王学勤望着山洞外茫茫的黑夜,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读书的时候,王学勤也读过一些医药类的书籍,对于山上的草药有些认识,每天清晨,他都会去后山寻找能够疗伤的草药,有时候会带回来一些薯类的食品。

    一家人在山洞中日子虽然过得清苦,却也别有一番温馨的感觉,外面的坏人再多,经历的噩梦再多,现在也打扰不到他们了。

    这天,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的王学勤,背着一个破旧的背篓,再次朝后山走去,结果两个孩子也都吵着要跟着去,苗芳笑着对王学勤道:“让他们去跟着玩玩吧,这两个小家伙是【太初】无聊了。”

    “好吧,跟着爹爹,要听话知道吗?”王学勤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脑袋道。

    “是【太初】!”

    望着一个大人两个孩子离开,苗芳将山洞整理了一下,就开始清理昨天王学勤带回来的吃的。

    日头来到头顶,苗芳做好中午的饭,坐在山洞外,一边缝制小孩子的衣服,一边望着远处的山岭,面上表情恬静而美好。

    “哟,小娘子,一个人啊?”

    油腔滑调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专心处理手上衣物的苗芳被吓了一跳,她转过头,看到本村的恶霸林英正一脸色相的朝自己靠了过来。

    苗芳脸色顿时变了,将手上的衣服放下,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林英。

    这个恶霸,以前就正事不干,自从跟了李家,成为了李家的一条狗,在临河村更是【太初】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多少人都恨不得杀了他,可惜,林英身后有李家的势力,谁也不敢招惹。

    “我相公就要回来了。”苗芳慌张的捡起地上一块石头,紧张的看着林英。

    “哈哈哈哈,那个废物,他就算回来了又怎么样?”林英一步步朝苗芳逼近,眼中的淫邪光芒,看的苗芳满心厌恶与恐惧。

    “就算那个废物回来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我上!哈哈哈……”

    林英狂笑着朝苗芳扑了过去,苗芳手里的石块猛地打向他,可是【太初】林英力量太大了,一把攥住了苗芳的手,将那石块扔了过去,拖拽着竭力反抗的苗芳来到了石洞里面。

    “相公!相公救命!”苗芳挣扎着大喊。

    林英手忙脚乱的控制住她,恶狠狠的说:“别喊了!就算他来了也只能看着,敢反抗我,我弄死他!”

    “不要,不要!”

    苗芳泪水滑过脸庞,一派凄楚,更增添了林英的施虐心里。

    不远处,正背着一筐药材带着孩子往回走的王学勤,突然停住了脚步。

    “爹,你听到娘的声音了吗?”女儿怀玉疑惑的问道。

    王学勤目力极好,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山洞前凌乱的痕迹,心头一紧,王学勤不动声色的放下自己的孩子,对怀玉道:“待在这里不要动,照顾好弟弟。”

    说完,王学勤放下背上的药材,从一旁捡起一块厚重的石头,猛跑向山洞。

    待看清了山洞内林英的兽行,他将怒吼咽在胸膛中,抡起手里的石块就朝不断压制苗芳的林英头上砸了过去!

    苗芳早注意到了自己的相公,她看到石头砸下来,下意识的撇过头去,却还是【太初】有温热的液体溅到了她的身上。

    王学勤如同被激怒的猛兽,一把抓住摇摇欲晃的林英,将他翻身撂倒在地,然后大步踏了上去,手里的石块不间断的落到了林英的头上,直打的林英气断人绝,脑门崩裂!

    惊惶未定的苗芳,在石洞中待了一段时间才渐渐平复,她听到一声声闷响从外面传来,抬头看去,王学勤正狠厉的砸着已经没有声息的林英,而他在整个过程中,一声没出。

    “相公,相公!”

    苗芳从地上爬起来,抓住了王学勤不断砸下的手臂,脸上还带着泪珠的说道:“别打了,别打了,他已经死了!”

    王学勤慢慢喘着气,慢慢的坐了下来,他回头抱住苗芳,心中一片悲哀与愤怒。

    “爹爹,娘……”

    孩子们的呼喊声,换回了两个大人的理智。

    “在那待着别动,乖,一会你们母亲会去找你。”王学勤侧过脸庞,对着孩子们的方向说道。

    看着手上沾满的鲜血与身前一动不动的林英的尸体,王学勤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但,奇异的是【太初】,他心中没有一丝后悔,即便学了几十年的仁义礼智,这一刻,他却明白了力量的重要性。

    “相公,怎么办?”苗芳犹带惊恐的看着地上林英的尸体,颤巍巍的问道。

    王学勤把自己的夫人扶起,拿过旁边干净的衣服擦去她脸庞的血渍,对她道:“你收拾一下东西,然后过去看着孩子,我来处理。”

    苗芳深深的看了自己丈夫一眼,她眼中是【太初】满满的信任。

    等苗芳离开后,王学勤胡乱的换了件干净的衣裳,走出山洞的时候,他瞥了眼脚下的尸体,脸上一片冷意,他甚至没有动手,直接用脚将这具尸体给踢到了山洞旁边的水沟里。

    看着骨碌碌滚进了水沟的林英,王学勤心头漫起一片杀意,他想起了皇城中的那些人,贪婪的主考官,沽名钓誉的状元郎……

    真想把那群畜生全都杀了,真想都杀了……

    如果自己蒙受的冤屈没有人能够做主,如果作恶的人没有人能够管束,如果公道、正义已经无处申诉,那么自己是【太初】不是【太初】就可以替代天道,惩罚他们?

    “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王学勤转身离开,自嘲的说道,“真是【太初】想多了,如果我有能力去惩罚他们,还至于落得如此地步吗?”

    “爹爹!”

    转过那个山脚,苗芳抱着孩子,安静的等待。

    “走吧。”王学勤背起沉重的包袱,抱着自己的女儿,轻声说道。

    “爹爹,我们去哪?”怀玉脆生生的问。

    王学勤对女儿一笑:“我们要去新的地方生活了,喜欢吗?”

    怀玉眼睛睁得大大的:“喜欢喜欢!”

    “恩,我们会在林子里建立起大大的屋子,给你跟弟弟做玩具,森林里面还有很多好吃,春天来了,还有漂亮的小花。”

    “哈哈哈哈,我们快点走。”怀玉跟怀瑾听到了王学勤的话,高兴的直拍手。
友情链接:中华康网  北宋大表哥  修真聊天群  个性说说  天涯八卦  全民领主  调教大宋  扶蜀  小学生作文  龙组兵王  三国高校传  中药大全  超级无上神帝  星座网  房贷计算器  第一课件网  星峰传说  笔趣阁  最强逆袭  99养生网  铸天之景  重活一次  花都最强医圣  我闺女是天师  社保查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