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远遁深山无人识【二更】
    王学勤拉着自己夫人的手,两人相视一笑,朝森林深处走了过去。

    就在王学勤一家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后山山岭中的时候,临河村快马驶来两个身穿灰色衣袍的男子,他们身形相似,面容普通,放入人群就会泯然众人,但是【太初】眉眼间偶尔流出来的冷漠,却令人心惊。

    临河村的村民,眼睁睁看着这两个陌生人骑着高头大马进了村子,各个惊疑,但慑于那两人身上的气势,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询问他们的身份。

    两人中年纪稍小一些的名唤杨鼓,他冷冷看了眼那些对他们满心好奇的村民,转过头,对身边的人道:“不过是【太初】一介匹夫村民,沈为民沈尚书竟然出大价钱请咱们出手,真是【太初】大方。”

    蔡建德淡淡的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是【太初】我们一贯的规矩,沈为民那么做自然有他的理由,再说了,这些年,他出钱让我们杀的人还少吗?”

    杨鼓嗤笑一声:“也对,唉,那些官员啊,心可比我们黑,我们是【太初】刀,他们是【太初】挥动刀子的刽子手。”

    两人大大咧咧的来到了临河村王学勤的家门口,他们面色平静,平常人根本看不出他们心中的杀意,看起来更像是【太初】王学勤家远方来到的客人,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了主人的家门口。

    “咦?我记得那书生的家就是【太初】这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杨鼓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被推倒的房子。

    蔡建德也没想到会这样,他下了马,微微皱着眉头。

    “哎你们哪来的?”正在王学勤家重新构建房屋的工匠看到了他们,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家的主人是【太初】不是【太初】举人王学勤?”蔡建德微笑着问。

    那工匠撇了撇嘴:“已经不是【太初】了,这是【太初】李家老爷的房子。”

    “那王学勤去哪了?”杨鼓问。

    “你们什么是【太初】王学勤的什么人啊?”工匠有些警惕的看着他们。

    “我们是【太初】他在京城的朋友,分别多日,特来看望。”

    “切。”工匠笑了笑,“你们可来错地方了,那王学勤得罪了李家的人,已经被赶走了。”

    “被赶去哪了?”杨鼓立刻问道。

    工匠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杨鼓与蔡建德对视一眼,面色都有些不好看,本以为是【太初】个无比轻松的活,结果现在竟然连人都找不到。

    “我劝你们啊,还是【太初】离那王学勤远点吧,他可是【太初】得罪了李家的人,那就是【太初】得罪了仙人啊,这个村子的人都没人敢跟他走得近。”工匠临走前道。

    蔡建德与杨鼓牵着马往外面走,顿时觉得有点棘手。

    “要不咱们问问这个村子的人?”杨鼓问蔡建德。

    “目前看来,只能这样了。”

    从临河村的村头打听到了村尾,杨鼓与蔡建德两人才从一个破落户的口中听说,曾经在后山见过王学勤一家。

    太阳即将落山,而杨鼓与蔡建德两人,没有任何犹豫的骑上马,往后山疾驰而去。

    看到那个山洞的时候,杨鼓与蔡建德两人都是【太初】眼睛一亮,可是【太初】仔细搜查过山洞却发现,里面虽然有人住过的痕迹,却已经没了人。

    “看,这是【太初】什么?”杨鼓拉住往外走的蔡建德,用脚指了指地下,道。

    蔡建德低头看了一眼,眉头就微微皱了起来。

    成为杀手这么多年,他自然能够一眼辨别出血迹,两人顺着地上的血迹,很快就发现了被踢到了河沟中的恶霸。

    “不是【太初】他。”

    蔡建德对杨鼓道:“不过这里怎么会有死人呢?莫非是【太初】王学勤杀的?”

    杨鼓同样一脸的疑惑:“可那王学勤不是【太初】一个书生吗?你见过那个书生敢杀人?”

    “这些都不是【太初】问题,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太初】找到王学勤。”

    蔡建德来到后山的高处,望着茫茫的群山,面色冷然的说道。

    杨鼓揉了揉额头:“但是【太初】去哪找呢?”

    ……

    京城杨柳芳。

    夜色降临,春寒未消,路上行人匆匆,人影寥落,偌大的杨柳芳内却一片温暖旖旎,炭火融融,欢声连连,丝竹音乐飘扬,美人香肩半露,与客人嬉笑轻语。

    杨柳芳内最奢华的一座院落,当属柳盈盈的阁楼。

    此时阁内温暖如斯,柳盈盈身着浅色衣裙,正随手拨弄琵琶,轻柔的声音如洒落的花瓣,令人沉迷。

    被四十九根蜡烛点亮的客厅内,摆放着一张盛满精致菜品的桌子,当场尚书盛伟民与新科状元正在饮酒作乐,放肆的说笑。

    柳盈盈拨弄了一番琵琶,渐渐觉得无趣,她精致的面容在盛装的妆扮下显得艳丽而妖媚,只是【太初】一双眼睛却流露着淡淡的哀思,更加惹人心动。

    “姑娘,酒温好了,现在端过去吗?”婢女如月在一旁的小门前,轻声问道。

    柳盈盈垂眸思考了一瞬,她放下琵琶,从绣着山水的小榻上起身,隔着轻薄的垂帘,对客厅里的客人轻声道:“盈盈去为客官取酒,稍待片刻。”

    “好,好,盈盈快去快回啊。”沈为民笑着道。

    柳盈盈没有说话,转身从小门中走了出去。

    如月看着她单薄的衣裳,心中一着急,赶紧回房中取了一件大衣,披在她的身上,嘴里絮叨的说:“姑娘怎么能就穿这点衣服就出来了呢?万一伤风了怎么办?”

    柳盈盈立在阁楼的走廊上,微微昂首看着天上。

    漆黑的夜空中,只有一轮覆盖着朦胧华光的月牙,安静的挂在天边。

    看了一会,柳盈盈嘴角带出一抹苦笑,她拢了拢身上的衣袍,依靠在栏杆上,轻声道:“你说,他现在是【太初】不是【太初】也在赏月呢?”

    如月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他现在一定很幸福吧,娇妻儿女,美满而快乐。”

    “姑娘。”如月实在不忍再听,轻声喊了一声。

    柳盈盈轻轻吐出一口气:“我没事,只要知道他活的好好的,我就会觉得很开心。”

    如月看着自己姑娘,稚嫩的面容上映着淡淡的悲伤。她还不明白情之一字,但是【太初】现在,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抹悲伤。

    “走吧,不能让他们等久了。”

    柳盈盈返回阁楼中,脱下身上披着的外套,捧起如月准备好的酒杯,缓缓朝客厅走去。

    沈为民与状元郎的声音透过一层薄薄的帘幕,清晰的传到了柳盈盈的耳中。

    “那件事做的怎么样了?”状元郎压低了声音问道。

    沈为民夹起一个点心放到了嘴里,吃完了,这才道:“很顺利,不要担心。”

    状元郎声音中透着紧张:“如果他不死,咱俩就有危险,我就算了,可是【太初】怎么也不能威胁到您啊?那天您也看到了,那小子脾气太硬了,只要他活着,就是【太初】我们的危险。”

    沈为民轻笑一声:“就那么一个不自量力的蝼蚁,怎么可能造成我的危险?那天若非因为盈盈,他早死了,不过活着离开京城也好,减少了不必要的麻烦。”

    “那这一次派去的人……”

    “放心吧,都是【太初】非常有经验的杀手,这一次,他必死无疑。”

    必死无疑……

    柳盈盈站在门口,身体僵硬,如遭雷劈!

    怎么会这样?

    一行泪刷的从她眸中落下,听到那番话,柳盈盈心如刀绞,脸色惨白的吓人。

    她闭了闭眼睛,安静的从门口走开,一步步朝自己的闺房走去。

    晚风清寒,弯月如钩,她心中一片荒凉静默。

    第一次见他,不过是【太初】从阁楼上随意的一瞥,如惊鸿照影,心底第一次生起波澜。

    惊心策划的桥上相遇,他正直的可爱,自己心跳如鼓,面对男人时的从容都已经不见。

    阁楼中作画,他的一笔一划,或浓墨重彩,或轻描淡写,都刻印到了自己的心中,纵然知道他心有所属,也依旧倾心相付,情根深种,一往无悔。

    后来,亲眼见他被冤枉,亲眼见他被奸人打击,亲手将他送离自己的世界,心痛如刀割,但总是【太初】想着,他还活着,在这个世界上,在没有自己的地方,活的很快乐,也能够满足……

    可是【太初】现在……

    一想到那两个人的话,柳盈盈心中就弥漫起一片愤怒与悲伤。

    他都已经被你们逼走了,都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梦想,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对他?!

    你是【太初】不是【太初】已经死了?

    一想到他可能就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死了,柳盈盈心就感觉要裂开。

    回到房间,柳盈盈轻轻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她来到自己梳妆盒旁,从中取出了一个小巧的瓶子,轻轻摩擦着。

    王学勤离开皇城后,柳盈盈几次觉得人生没了意义,每晚的灯红酒绿,奢靡颓靡都令她感觉到无比的厌烦,这瓶药,是【太初】她悄悄放在这里的,就想着,也许有一天自己不想活了,还可以用上。

    柳盈盈看向自己的床边,那里挂着一副精心装裱的图画,意境开阔疏朗,美人凭栏而站,斯人已远。

    “你等着我,我给你报仇。”

    柳盈盈轻声对那幅画道。

    将瓶子里的毒药倒入温热的清酒之中,柳盈盈把酒瓶晃了晃,重新坐在梳妆台旁,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这才不紧不慢的离开了房间,端着酒瓶回到了客厅中。

    “盈盈啊,你怎么去了这么久,让我好想啊。”沈为民笑的极为淫荡。

    柳盈盈如春水般的眼眸一转,轻轻看了他一眼,微笑着说道:“沈大人真会说话,盈盈不过是【太初】去为两位大人取酒,哪里值得如此思念。”

    将酒盘放在桌子上,柳盈盈素手执酒瓶,浅笑轻言,看的酒桌旁的沈为民与状元郎失了魂魄。

    柳盈盈是【太初】今年杨柳芳的新人,以清倌的身份一举得到花魁的地位,凭借的不仅仅是【太初】无双的美艳容貌,更是【太初】她令无数才子为之倾心的琴棋书画。

    状元郎清宣公子就是【太初】拜倒在柳盈盈群下的一员,多少回梦魂都与伊人相同。

    只可惜,尚书沈为民已经表达过对柳盈盈的想法,当众扬言要娶柳盈盈做尚书府第八房小妾,这话一出,多少才子为之神伤。

    状元郎看了柳盈盈一眼,只觉得心痒难耐,可是【太初】尚书沈为民在此,他又不敢逾矩,多说一句话都不敢,只能拘谨的对柳盈盈一笑。
友情链接:大魏宫廷  全本书屋  全职法师  莽荒纪  情话网  如意小郎君  大明元辅  女性健康  我闺女是天师  哲夫当立  免费算命网  盛唐之帝国崛起  中世纪崛起  春野小神医  极限保卫  神道丹尊  房贷计算器  金庸网  最强特种兵王  汉乡  明末第一贼  大争之世  寒门崛起  笔下文学  大族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