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所过之处寸草不留
    十几年前的最后一战,秦浩轩不敌九座道宫的强者,身边的五座道体无一幸免,全部战亡,那一战的惨烈,至今想起,他胸口都在微颤,五座道体被人灭掉的场景似乎就在眼前。

    “我会复活你们的,我会让你们更强,我会让他们,全都付出代价。”

    秦浩轩重回实力巅峰,三座仙宫的强者,放眼当今之世,又有几人是【太初】敌手?

    沉寂了这么许久,秦浩轩不要低调无闻,他要的是【太初】,让整个修仙界都知道自己又回来了。

    “爹爹,我们要去哪里呀?”怀玉跑到秦浩轩的身边,娇声问道。

    秦浩轩回到东阳国后,放置了自己的一座分身镇守东阳国,随即,便带着苗芳等人坐上了混天梭,离开了皇宫。

    “爹爹带你们去一个世外桃源,在那里,没人能伤害得了你们。”

    苗芳抱着自己的儿子,眸中有丝丝缕缕的担忧:“相公,我们,是【太初】不是【太初】成为了你的累赘。”

    秦浩轩淡然一笑:“没有人会是【太初】我的累赘,我也不会让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望着自己自信的相公,苗芳柔美的面容上带出了几分笑意:“都听相公的。”

    在混天梭略过一座山峰的时候,秦浩轩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眸中带了几分凉意,他停下了前进的混天梭,毫无预兆的降临到了那个占据一座小山峰的教派之上。

    东山派,不过是【太初】个成立了一千多年的小教派,现在正处于开枝散叶的时候,方圆几百里,只要有点资质的都被他们迎上了山门,门内弟子很多,但成器的却很少。

    混天梭是【太初】曾经仙王身边的宝贝,威势之大,令群山静默,万兽无声,现在稳当当的立在东山派的上空,连虚空都仿佛带了能够将人瞬间碾碎的力量,东山派内,上至掌教下到最低级的弟子,全都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不知道到底何方神圣降临。

    秦浩轩神识一扫,刹那寻到了他的目标,嘴角微微翘起,灵气如风般从他身后窜去,卷起那满脸茫然的弟子,重重甩到了东山派掌教的前面。

    东山派的掌教是【太初】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他修道四百多年,到如今也不过是【太初】一个道果境的修为,那个弟子落下的瞬间,他眼睛就瞪大了,不为别的,就因为那个弟子是【太初】他的亲传弟子李英辉!

    李英辉乃灰色仙种,是【太初】整个东山派到如今如此出现过的资质最好的弟子,因而教派内的长者全都护他护的紧,看眼珠子一般的宠他!虽然李英辉平日嚣张又跋扈,但作为现任掌教的亲传弟子,下任掌教的接班人,的的确确无人敢动他。

    可是【太初】,今日,这个门派内的宠儿,竟然被一个不知道什么身份的强者,如扔死狗般扔到了台子上,摔得鼻口流血,耳朵嗡嗡作响,大脑一片空白,挣扎了几下都没爬起来,整个人都被摔懵了。

    东山派掌教看着李英辉,也是【太初】满目震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由得抬头看去。

    秦浩轩一步步从虚空中走了下来,他一身黑色道袍,长发束在脑后,微风拂过,墨色发丝飞扬,自有一份天地独得的傲然与强大,他的眉毛长而黑,双目深邃,似一汪看不见底的深潭,眸光一扫,如天威下放,所有人屏气吞声,心如擂鼓,战战兢兢,惊恐莫名。

    李英辉捂着被摔断的胳膊从地上站了起来,他面色狰狞,痛的龇牙咧嘴,满腔的怒火,这些年被娇宠的修仙生活,何曾让他受到过一丝半点的伤痛?

    愤怒令李英辉忘记了恐惧,他不怕死的看向始作俑者,怒声道:“你是【太初】谁?我与你何怨何仇,竟然如此对我!”

    秦浩轩立在虚空中,狂风来到他的身边,都怕的惊散,怕是【太初】只有瞎子才看不出他的强大。

    秦浩轩低眉一扫,如视蝼蚁一般瞥了眼满脸血污的李英辉,他薄薄的嘴唇一勾,冷意瞬间窜上了李英辉的脊梁。

    “李小胖,你可还认得我?”

    李英辉瞬间变了脸色!

    李小胖是【太初】他在凡间时候的名字,这么多年过去了,已经没人敢再这样喊他!

    望着如天神一般立在虚空中的秦浩轩,李英辉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了恐惧,他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他有些惶恐的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掌教。

    可惜整个东山派的人都被秦浩轩道宫境修为的威压逼的不敢抬头,没有人会给他什么提示。

    秦浩轩勾唇一笑,凉凉的看着李英辉。

    李英辉骇的脸色发白,抖如筛糠。

    他自然是【太初】认出来了,就算第一眼没认出,现在也想起来了,但是【太初】他想不通,临河村那个早就被认定仙种死亡的秀才,怎么就,就变成了如今这样可怕的修士呢?

    “看来是【太初】认出来了,那你自己犯下的罪行,你可认?”

    秦浩轩的声音轻飘飘的,但落在李英辉的耳中恍如惊雷炸响,这一刻他全身冰冷,恍如被死神笼罩,求生的欲望大过了他的恐惧,他不顾一切的朝秦浩轩磕头:“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师父,师父救我!”

    李英辉把头磕的砰砰作响,下了大力气,额头很快被磕破,鲜血将地面染红。

    听到自己亲传弟子的哭救声,向来将他当做宝贝的东山派掌教,忍不住往前跪爬了几步,颤着声音对秦浩轩道:“前辈,小徒顽劣,有不恭之处还请前辈见谅,他是【太初】灰种,更是【太初】我们东山派的希望,前辈饶他一命吧……”

    秦浩轩没有理会掌教,只淡漠的看着李英辉,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对李英辉开了口:“因为你的纵容,临河村李家坏事做绝,杀人占地,鱼肉乡里。今日我替临河村枉死在李家手上的所有人讨个公道。”

    秦浩轩每说一句话,李英辉的脸色就白三分,最后已然灰败成死人模样,他双目空洞,嘴唇喃喃,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东山派掌教顾不得许多,急声说道:“我门下弟子有恶行,也是【太初】师父的不对!是【太初】我没有教导好他,但请前辈看在李英辉是【太初】我们东山派两百多年来唯一一个灰种,还请放他一条生路啊,我愿替他死!”

    “掌教!”

    后面的弟子,有人低低的喊了一声。

    李英辉的眼睛动了动,他听到了掌教的话,原本绝望的眼睛突然又有了神采。

    秦浩轩轻笑一声,微微抬起了手。

    李英辉连滚带爬的躲到了掌教的身后,凄厉的说道:“我是【太初】灰种!我是【太初】天骄,我是【太初】门派的希望,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天骄?”秦浩轩淡淡的看了李英辉一眼,“你不过渣滓一个,还不配死在我的手里。”

    李英辉眼睛一下子睁大了:“谢……”

    “但我会废了你的仙种,将你扔回临河村。”秦浩轩悠悠然说道,“你是【太初】死是【太初】活,交给临河村的村民决定吧。”

    “不!”李英辉骤然拔高了声音,他比谁都清楚如果自己失去了仙人的身份,会比死更惨。

    “自作孽。”秦浩轩话音刚落,手中光芒一闪,直直落入了李英辉的身体之中。

    “不,你不能废掉他啊,他是【太初】仙种啊!”东山派掌教眼睁睁看着那道光芒没入了李英辉的身体,想要阻挡,却被秦浩轩威压所制,动都动不得,只能大声叫道。

    “啊!”李英辉发出惨烈的叫声,听的其他人都是【太初】心中一颤。

    仙种被活生生废掉,其痛不亚于削骨割肉!

    秦浩轩指尖一弹,一抹灵气卷起还在惨叫的李英辉窜入了天上,直奔临河村而去。

    东山派掌教攥紧了拳头,他竟然顶住了压力,抬起头看向秦浩轩,嘴唇有些哆嗦的说:“灰种,那可是【太初】灰种啊……”

    转身离开的秦浩轩,听到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说道:“灰种又如何?即便是【太初】紫种,我秦浩轩也照样废。”

    “什……”东山派掌教蓦然睁大了眼睛!

    秦……秦浩轩?!

    一股寒意突然窜遍了东山派掌教的全身,他愣愣的看着已经飞离了自己门派的法宝,如遭雷劈!

    东山派纵然门头小,但身为掌教,对修仙界内发生的事情也都是【太初】知道一些的。

    秦浩轩,曾经多次闹得整个修仙界风雨飘摇,力压无数大教派天骄精英的存在,传闻他心黑手辣,杀手无情,是【太初】确确实实的杀神一个!不过这些都不是【太初】重点,重点是【太初】还有传言,说他真的曾经废掉过紫种!

    冷汗浸湿了东山派掌教的衣服,那样一个杀神,别说废除一个灰种,就算是【太初】灭了他们整个门派也不在话下啊!

    秦浩轩坐在混天梭中,继续朝前行驶,苗芳正在低声哄着孩子们玩。

    望着外面一闪而逝的飞鸟与白云,秦浩轩的思绪突然飘远了。

    刚刚遇到的那个老掌教,让他想起了曾经的古云子,一样的舐犊情深,一样的愿意为自己徒弟做一切事情……

    那是【太初】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呢?那时候他才初入仙道,进了太初,只模糊的记得古云子收了灰种张扬为弟子,然后娇惯宠溺,最终令张扬酿成大祸。

    秦浩轩清楚的记得,张扬死的时候,古云子一夜白头,瞬间苍老,那是【太初】一个师父对自己弟子最深沉的爱。

    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混天梭外白云流散,而秦浩轩也恍然惊觉,时光似白驹过隙,他突然很想太初的人。

    秦浩轩走了不久,无上大教青岩殿派出的使者匆匆赶到了天阳教,问天阳教的掌教:“东西呢?”

    莫微道人苦笑的指了指石洞上秦浩轩留下的字:“都被秦浩轩抢走了。”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广东高考网  笔趣阁  五行天  女性健康  伏天氏  努努书坊  明末第一贼  盛唐风华  大争之世  健康报网  极限保卫  阅读封神系统  中世纪崛起  莽荒纪  漂亮女人  天涯八卦  飞剑问道  字幕库  赘婿  全民领主  全职法师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一星座网  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