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子弟再临世【二更】
    僵尸们恍如死神的镰刀,从高空落下,迎着北芒阁最后的抵抗,手起命亡,展开了屠戮般的攻击!

    悟明真人在自己弟子们濒死的惨叫声中,嘶声怒吼:“秦浩轩!你这狠辣的杀戮行径,与魔头何异?!”

    “如果这样做是【太初】魔,那本座做个魔又如何?”秦浩轩望着那片血淋淋的屠杀,淡漠的说道,“不过,我秦浩轩是【太初】仙是【太初】魔,还轮不到你们这群东西来论。”

    顷刻之间,悟明真人身上已经多出了几道血痕,他狂暴似末路的困兽,自损八百伤敌一千,完全是【太初】不要命的打法,即便已经被三个仙婴境巅峰的僵尸围困,他还想要去维护自己被屠杀的弟子!

    但,也只是【太初】想想罢了。

    一个个年轻的生命比他更早的死去,看着那些弟子,悟明真人仰天一声长啸:“秦浩轩,今日仙魔大战因你而起,明日你这个魔头就是【太初】整个仙道的仇敌!”

    那声嘶力竭的最后一吼,秦浩轩听到了,就像听到风吹过树梢,淡漠的神情没有半点波动。

    悟明真人与他们的两个太上长老战死之后,整个北芒阁全线崩溃,弟子们再也组织不起有效的进攻。

    在这一天漫长的折磨中,他们失了胆色,勇气,生死对战之际,连战意也没了,面对如狼似虎的凶残僵尸,各个都是【太初】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血一点点染红了北芒阁的土地,一个接一个的北芒阁弟子倒在了地上,群山破碎,大地崩裂,这是【太初】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屠杀。

    玄剑门、五龙教、青云派的人将这场屠杀从头看到了尾,在猎猎狂风中,浓重的血腥气弥漫不散,被血染红的地面就如同一块丑陋的失了破布,遮住了曾经山清水秀灵气氤氲的北芒阁。

    北芒阁,是【太初】彻底的完了。

    从半夜开始的屠杀,到了天际破晓的时候,就已经差不多结束了。

    顾影真人、贺龙道人等人,脸色惨白,浑身瑟瑟,看都不敢看立在高空中的秦浩轩。

    秦浩轩整个人真如石头雕刻而成,他亲手执行了这场屠杀,刚毅清俊的面容上,却没有半分的波动,无论是【太初】怜悯还是【太初】憎恶,甚至连一丝愤怒与憎恨也没有,连最初的杀意也消散殆尽。

    他真的就像看了一场不咸不淡戏文的看客,戏已经看到了尾声,他对还在围困北芒阁寥寥几个修士的僵尸下达了又一个命令。

    接收到命令之后,原本进行屠杀的僵尸们,顿时分出去了一百个,深入了整个北芒阁。

    一开始顾影真人等人还没搞明白秦浩轩要做什么,但很快他们就懂了。

    一个接一个的僵尸从北芒阁内退了回来,每一个僵尸都并非白白退回来的,他们手上捧着从北芒阁搜刮来的宝贝,资源材料,灵石法宝,仙草仙药……

    顾影真人等看着一个又一个被装满了的乾坤袋被送入了秦浩轩的手中,一时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表情才好。

    看秦浩轩这模样,应该是【太初】将整个北芒阁都搬空了吧?

    有传言说,凡是【太初】被秦浩轩杀过的人,别管修为多少,尸体反正会被搜刮一空。

    从今天这个场景看来,传言非虚啊。

    将整个北芒阁积攒了几万年的财物搬空之后,秦浩轩收回寒月琉璃灯,淡淡的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顾影真人等人,那些人被秦浩轩一眼扫过来,打了个激灵,重新低下了头。

    “今日之事,我要你们一字一句的给我散播出去,告诉天下之人,敢欺我太初者,这就是【太初】下场。”

    顾影真人与贺龙道人等哪敢不从,连忙点头称是【太初】,想着这个魔头终于要走了,不由得一阵轻松。

    经过今日之事,他们才亲眼看到了秦浩轩的毒辣与赶尽杀绝,那种震撼,绝非道听途说能够感受到的,他们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亲眼见过秦浩轩出手的人,终生都不会与秦浩轩为敌。

    这样可怕的敌人,真真是【太初】修士的噩梦,这样想着,普光阁的人才真是【太初】活得胆战心惊,即便是【太初】无上大教又如何,面对这样一个不知道何时会从哪里冒出来的死神,他们除了害怕,还能做什么?

    秦浩轩神识一扫北芒阁,确定再无活口,这才将僵尸们收入囊中,准备离开。

    “魔尊!”

    秦浩轩转身的一瞬,一声轻叱从五龙教内传来。

    顿时,原本变得轻松的气氛,再次凝结,五龙教掌教贺龙道人更是【太初】如石化的雕塑般,僵硬的转过头,看向自己带来的教众。

    秦浩轩转过身,看向声音的来处,所有人都因为他的一个动作都紧绷了起来。

    一位女修从五龙教的教众中走了出来,她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容颜还稍显稚嫩,但五官却已经初具冷艳之色,她的眉浓黑而笔直,为一张俊秀精美的脸蛋平添了一份英气。

    秦浩轩眉头轻轻一挑:“何事?”

    “琳琅,你疯了?回来。”贺龙真人看着自己的爱徒就那么俏生生的走了出去,差点吓得肝胆俱裂,他万分小心的传音,却换来秦浩轩若有似无的一瞥,冷汗顿时如雨下,再不敢有动作。

    琳琅一身青色道袍,黑发高高挽在脑后,虽然身体因为畏惧秦浩轩的威势而微微发抖,但小脸却扬了起来,她眼睛落在秦浩轩的身上,恭敬的对他一拱手,声音还算平稳的说道:“太初的出现在外面的弟子并非只有兄弟盟的人,还有一人,现在应该也出来了。”

    秦浩轩漫不经心的目光一凝,虚空都为之一振,贺龙道人身上的冷汗更多了,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自己爱徒今日就要被屠杀的心理准备。

    琳琅的声音愈发恭敬,她微微抬眸看向秦浩轩:“魔祖您忘了吗?贵教每隔十年,便会有一个复仇的使者,去向普光阁要一个公道,算起来,今日,好像是【太初】第七个十年了。”

    原来都过了那么久了。

    秦浩轩黑如点漆的眼眸微微一动。

    每隔十年,被普光阁上天入地的寻找都寻不到的太初弟子,总会派出一个强者,去普光阁山门之前报仇。

    每次都是【太初】一个人来。

    那个人背负着整个太初覆灭的仇恨,踏上了一条必死的道路。

    他会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提醒普光阁,有一个已经泯灭多年的教派叫做太初。他会将自己的鲜血洒落普光阁的山门前,张狂而无所畏惧的告诉普光阁,这个被他灭掉的教派还没有绝种,只要太初还有一个人活着,只要普光阁的名号还存于这个世界,那他们之间的仇恨就不会终结,不死不灭。

    太初的弟子。

    “今日,是【太初】那个日子吗?”

    琳琅点头:“是【太初】。”

    被世人看做嗜血残暴的恶魔一般的秦浩轩,立在空中,他的表情有一瞬的苍白,他想起了竭力出战最后战败而亡的太初弟子们,想起了赤练子,想起了苏百花……

    凌霄之上,阴云顿散,风卷流云,他独立于世。

    琳琅觉得自己有一瞬的眼花,否则为什么会从这个刚刚屠灭了一整个万载大教的恶魔身上看到一抹孤寂?

    “你叫什么。”秦浩轩闭了闭眼睛复又睁开,问身前的这个小姑娘。

    琳琅被那目光看的压力倍增,不得不低下头回答:“琳琅。”

    天空已经退去了清晨的灰白之色,旭日东升,霞光万道,铺洒而下。

    “你是【太初】何教弟子?若你所言非虚,来日我可收你为亲传弟子。”秦浩轩身躯挺拔,黑袍黑发在清晨阳光中野镀上了一层金色华光,看起来光芒万丈,恍若谪仙。

    贺龙道人屏住呼吸听那两人说话,还没从弟子不用死的惊喜中回神,又被这句话给打回了原地。

    那是【太初】我的弟子啊!贺龙道人在心底抓心挠肺的嘶吼,面上却不敢表露丝毫。

    贺龙道人心中清楚自己跟秦浩轩的差距已经不能用鸿沟表示,那是【太初】地与天的距离,只能心酸的安慰自己,就算徒弟跟了别人,那也只能祝她前程远大了。

    “我是【太初】五龙教的弟子,此生都不会改变。”琳琅抬起自己精巧的下巴,虽然气势犹有不足,但神态间的傲气也能看出,“多谢魔祖抬爱了,但我不会转投你的门下。”

    秦浩轩看着她:“那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琳琅神色一点点淡了下来,她眼角的余光落在被鲜血浸染的北芒阁上,声音轻飘的不像话:“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你定然会立刻奔赴普光阁,我想要的,就是【太初】要你被无上大教杀死。”

    贺龙道人圆滚滚的身体刹那僵硬,他天生上翘的嘴巴也耷拉了下来,心中暗暗叫苦,敢这么对魔祖说话,这不是【太初】找死吗?!

    因为琳琅的一句话,所有人的身体都紧绷了起来,他们神情惶恐而忐忑,生怕秦浩轩一个不高兴,就跟屠戮北芒阁一眼把他们三家也给杀个遍。

    那可是【太初】嗜血狂魔秦浩轩啊,只要他想,杀人还不跟玩似的?

    秦浩轩听闻这话,眉目不动,只淡漠的一勾嘴唇,绝世的强者风姿顿显无疑:“无上大教,没有杀死我的资格。”

    琳琅抿了抿唇,低下了头。

    其他人紧张而小心的放松了身体,好像,这个魔祖也没那么没人性……

    没有再理会任何人,秦浩轩转身离开,一抹霞光从他指尖迸射而出,直直落入了琳琅的脑中。

    琳琅只看了一眼,便神魂大震,下一瞬,她就被这难以承受的经文震晕了过去。

    “这是【太初】我送你的机缘。”

    贺龙道人立刻上前揽住自己徒弟的身体,他被吓得不轻,还以为自己这徒弟肯定要被秦浩轩给杀了,也许连全尸都留不下。

    现在确定了琳琅的身体没问题,只是【太初】昏过去了,贺龙道人那提在喉咙里的心才重新入肚。

    很多弟子都艳羡的看着被收入法宝的琳琅。

    尽管秦浩轩在修仙界名声狼藉,但他是【太初】一个强者却是【太初】整个修仙界无人否认的事实,能够得到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的馈赠,无论是【太初】什么,都会终生受益的。

    “咦?魔祖呢?”

    贺龙道人将自己徒弟安置妥帖后,后知后觉的抬头一看,入目所见,哪里还有秦浩轩的身影。

    云方道人冷声道:“早走了。”

    顾影真人与他们对视了一眼,那种复杂的心情难以描述,尤其是【太初】在看到只剩一片废墟再无半个活人的北芒阁的时候,更是【太初】有种自己是【太初】不是【太初】在做梦的感觉。

    可北芒阁上累累的尸体与汇集成河流的血液,能是【太初】做梦吗?

    秦浩轩那个魔头,真的当着他们的面,屠杀了一个万载大家,而且人家还不是【太初】自己动手……

    这说出去,定然又会在修仙界引起地崩山摧一般的效果。

    在顾影真人与贺龙道人等人还在晕眩的时候,秦浩轩已经施展极速赶到了普光阁!
友情链接:重生之财源滚滚  蜡笔小说  情话网  调教大宋  莽荒纪  笔趣阁小说  银行信息港  扶蜀  作文吧  名人名言  超级神基因  字幕库  中学生阅读网  免费算命网  明朝败家子  扶蜀  大王饶命  励志故事  五行天  励志名人名言  理财知识  修真聊天群  盛唐之帝国崛起  极限保卫  中国玉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