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十日杀令震世间【三更】
    “住手!”

    就在秦浩轩出现在普光阁的刹那,一个熟悉的人影正被一道道法轰然击中!

    秦浩轩睚眦欲裂,他决不允许太初的弟子再这样死在眼前而他却无能为力,自在剑感受到那冲天一怒,刹那飞出,带着无边的杀意冲向打出那道道法的强者!

    自在剑劈天裂地无可阻挡,锋锐的光芒破空而来!那普光阁道宫境的长老满脸惊骇,化出法宝阻挡,但根本挡不住!

    剑芒劈裂了法宝,顺势带走了那道祖的右臂,鲜血崩裂!

    “啊!”

    久违的疼痛令道祖惨叫一声,与他惨叫同时响起的还有普光阁众人惊恐的声音。

    “秦浩轩?!”

    “是【太初】秦浩轩?!”

    “快回山门,开启大阵!”

    “撤!”

    普光阁顿时乱了,而秦浩轩自己,则身化流光,竟是【太初】完全不顾自己死活的扑向了太初的弟子,拼着被重创的危险也要把他救下来!

    但,秦浩轩还是【太初】晚了。

    秦浩轩距离马定山只有一臂的距离,他眼睁睁的看着马定山被一道道法轰成了一片血雾,白骨血肉刹那灰飞,温热的血如雨点般洒落他的脸颊跟衣袍之上。

    形神俱灭,烟消云散。

    那是【太初】马定山啊。

    被藏在心底的记忆刹那涌来,秦浩轩透过眼前的血雾,好像看到了太初,看到了弟子们在说说笑笑的自然堂,他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自己从屋内出来,马定山带着自然堂的弟子笑呵呵的喊自己堂主。

    “老堂主。”

    秦浩轩半边脸都溅上了殷红的血迹,他静默的望着消散在眼前的血雾,纯黑的衣袍即便被鲜血染红,也完全看不出来。

    秦浩轩的脑中是【太初】马定山最后的一声“堂主”,以及他看到自己时候,那表现出来的狂喜,临死前,眼角落下的一滴泪。

    天地万物在这一刻都抽离了秦浩轩的思绪,他将沾染着红色血迹的手放到眼前,压低了声音说道:“定山,你怎么这么傻?”

    你怎么这么傻?那道攻击是【太初】我愿意为你承受的,就算我被击中,也不过是【太初】皮肉之伤。

    你怎么这么傻,你为什么不等等我,再等等我,我就可以救你了。

    形神俱灭,我该怎么救你?

    十年一次的挑衅,普光阁最开始还会震惊愤怒,一连七十年过去,现在的他们都习惯了,不再震惊,只会用更加凶残的方式回报回去,普光阁会无比残忍的杀死每一个来复仇的太初弟子,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慰自己并警告世人,敢来挑衅,这就是【太初】下场。

    这一次也毫不例外。

    来复仇的太初弟子,不过刚刚步入仙婴境巅峰,连境界都没有稳固,而且还是【太初】不要命的打法,普光阁派出却是【太初】碾压他的存在,拥有两座道宫的强者!

    他们本是【太初】要虐杀那个小畜生,谁承想,秦浩轩竟然冒出了头,甚至一出手就带走了道宫境老祖的右臂!

    太可怕了,想起传言中说秦浩轩已经修炼出三座仙宫,普光阁教派众人不敢贸然出手,只能退回教派中,开启守山大阵,严阵以待!

    风拂过秦浩轩落在身前黑色的发丝,他抬起漆黑如浓墨一般的眼睛,看向眼前的普光阁。

    无上大教普光阁,占据修仙大陆东南面一栋从上古之初便遗留下来的仙灵之山,据说这面山被三十三条上品灵脉填充,充裕而精纯的灵气滋养着普光阁世世代代的弟子,从外面看去,普光阁内仙雾飘渺,虹光缭绕,百丈山门屹立了不知多少万年,一派庄严华贵。

    那座以无上道法雕刻着祥光的山门前,几息之前还占满了人,而此刻却已经空空荡荡,借天下光华之力营造的守山大阵悄然开启,普光阁教派内的弟子在掌教付空真人的带领下,面色沉沉的望着门外的秦浩轩,一股肃然紧张。

    说来可笑,外面不过秦浩轩一人,普光阁一个临世几十万年的无上大教,却被那一个人弄得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甚至龟缩不出,若是【太初】传出去,可能又要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了。

    秦浩轩踏在虚空之上,指尖摩擦着马定山已经冷却的鲜血,他深刻俊美的面容上一派冰冷,暗沉的眼眸晃动着惊心动魄的杀意,他似从地狱来的使者,背后三座仙宫齐出,虚空都被压的碎裂,黑色的空间裂缝在他周围频频碎开。

    太阳高升空中,天空澄澈,本该是【太初】一片晴朗的日子,却因为那黑发黑袍的秦浩轩,变得肃杀而恐怖。

    断臂的道祖已经安排了人去医治,普光阁掌教付空真人一身月白色长袍立在山门之内,死死的盯着外面的秦浩轩,他冷面铁青,手指因为太过用力而发白,其他人看着那三座横立空中的仙宫,震惊而骇然。

    “传闻秦浩轩修出了三座仙宫,原来是【太初】真的。”付空真人眸色沉沉的望着山门之外的秦浩轩,浓烈的杀意从他身上迸发而出。

    “要请阁主出来吗?”堂主东秀惜低声说道。

    付空真人嘴角带起冷笑,看着秦浩轩的目光杀机重重:“可惜了,只有三座仙宫就敢来我们教前挑衅,将太上长老请出。”

    “是【太初】!”

    狂风在秦浩轩两旁飞荡,如海啸般冲击着普光阁的守山大阵。

    摄取七色华光组成的普光阵法,薄似蝉纱柔若水波,天上太阳一照,折射出七彩虹光,绚丽生姿,绝美非常。

    就是【太初】这样一个看起来漂亮且易碎的阵法,在秦浩轩扬起九道狂风,如星子坠落般的冲击中,竟然不动如山,连那抹在太阳的光彩都没有半分的改变。

    普光阁内,一道人影从主山内走出,他全身披覆柔和的光芒,丝丝缕缕,飘然而落,将他完全遮挡,看不清面容,也辨不出男女,只知道,这是【太初】一个令天地都为之震颤的强者。

    秦浩轩神识散开,自然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那强者的到来,纵然心中杀意如潮,他也明白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与九座道宫的强者对抗,但是【太初】,他不会让普光阁好过。

    “普光阁,你亡我太初,杀我弟子,我必灭你全教。”秦浩轩背后十三把宝剑熠熠生光,竟然勾动了天上星华,丝丝缕缕,垂泻而下,将秦浩轩衬得犹如天神临世。

    声音被秦浩轩用灵气递向四方,他要全天下的人都要听到自己的话。

    “猖狂!”付空真人怒喝出声。

    秦浩轩凉凉的看了眼普光阁,再次开口,声振寰宇:“十日内,所有不脱离普光阁的教派,我会一一斩灭,所有普光阁的弟子,我若见到,杀无赦。”

    留下这霸道而杀意十足的宣言,秦浩轩最后看了一眼普光阁内的付空真人,施展极速,转身离开。

    付空真人脸色沉沉的回到了宫殿之中。

    镶嵌在墙壁中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明亮的光芒,将整个大殿照耀的犹如白昼。

    “掌教,这个秦浩轩非除不可了。”一个声音柔美,却充满肃杀的声音响起,东秀惜绝美的面容上一片冷意。

    付空真人望着外面沉沉的夜空,点了点头:“是【太初】非杀不可了。”

    秦浩轩回了太初,他将身上属于马定山的血迹全部收敛,装入玉盒之中,放置在黄龙等人的身边,他在这里看了很久,没有说一句话,在天亮之际转头离开。

    秦浩轩来到了坠仙谷,他寻了一处寂静的地方,设下重重阵法,最后祭出了遮天翼护在头顶,就在那片冰寒之地,开始重修六道轮回之体。

    无数的材料漂浮在他周围,轮回盘离体而出,时空的力量汇集在他身边。

    光芒阵阵,僵尸与怨魂的凄厉声音时而响起,却没有传出一丝一毫,六道轮回之法在秦浩轩指尖流动,一点点没入了怨魂之内。

    白昼与夜幕不停的交替,在第七天的傍晚,闭目的秦浩轩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耳边,响起了熟悉的怪笑声。

    “哟,一醒来就是【太初】三座道宫啊。”饿鬼道之体满意的探查着自己的身体,他与秦浩轩一模一样的面容上,即便是【太初】高兴的时候,也带着一抹森森的阴气。

    秦浩轩看着他,脑中蓦然闪现当初饿鬼道之体为了救自己而死的情形,还没等他叹息一声,就听到身边的饿鬼道之体晃着脑袋说:“想那些干嘛啊?我这不是【太初】活了吗?话说死的时候还真有点疼,神道之体呢?怎么就我一个?哎哟,你先复活的我啊?”

    秦浩轩被他一连串的声音弄得有点迷糊,却敏锐的抓住了重点:“你,有上一个饿鬼道之体的记忆?”

    饿鬼道之体哈哈一笑:“你忘了我们是【太初】一体的,记忆是【太初】共通的,他就是【太初】我,我就是【太初】他啊。”

    秦浩轩寒了许久的脸色,终于缓了缓。

    “现在我们先杀哪个教派?要不从东边开始杀吧?”饿鬼道之体的脸上带着兴奋的跃跃欲试。

    秦浩轩嘴角挂着浅淡的弧度:“好,先杀他们分舵。”

    “分舵是【太初】一个教派收集信息传承弟子的来源,从他们开始杀,好主意。”饿鬼道之体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眼睛轻轻眯了起来:“好久没有大吃了,今天,我要把他们全部吃光。”

    话音刚落,一团森然的鬼气飘然而出,消失在了原地。

    秦浩轩望着饿鬼道之体离开的影子,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消失,他并没有对饿鬼道之体说自己的计划,但正如饿鬼道之体所言,他们本是【太初】一体,很多事情,不用说就能懂。

    饿鬼道之体离开之后,秦浩轩继续盘膝而坐,他看着眼前的仙金,微微一笑。

    这七日内,饿鬼道之体带着二十个仙婴境僵尸,屠灭了三个普光阁分舵,将整个修仙界搅得风云飘摇,普光阁下面的门派人心惶惶。

    七日后,神道之体重新出现,依旧是【太初】熟悉的那张冷漠表情,只跟秦浩轩对视了一眼,就转身离开,与外面的饿鬼道之体一样,开始屠戮普光阁门下还不曾脱离的教派。
友情链接:飞剑问道  星座网  杀神白起  中华康网  南方财富网  好名字  男性健康  99养生网  电视指南  重活一次  五行天  诸天最强大咖  明末第一贼  逍遥游  龙组兵王  毕业论文网  盛唐之帝国崛起  理财知识  史上最强重生者  励志故事  诸天最强大咖  逆剑狂神  伏天氏  大争之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