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俗世俗事不堪日【第十四更】
    凌越老祖见他当真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而且也信这个小仙王绝不会平白无故的做杀人劫宝的勾当,当下取出三件宝物,一件彩凤琉璃衣护住全身,一件金华罩顶的星罗盘雄踞脑袋之上,手中还持有火凤龙吟枪,布置好一切,这才小心的进入。

    秦浩轩淡漠的看着凌越老祖所做的一切,并不惊讶他身上法宝,而是【太初】仔细的查看起那片虚空的动静。

    凌越老祖踏入的一刹那,整个虚空微微一晃,好似一头沉睡万年的凶兽被惊醒,朝来犯猛然伸出了利爪!

    凶猛而迅疾的罡风在瞬息之间竟变得愈发锋锐,扫灭一切的力量生生将外界虚空撕成碎片,光影惨烈,空间扭曲,凌越老祖迈出第一步就遍体生寒,那强悍的危机比过往所经历过的每一次都要强烈!

    啪嚓!

    最先破碎的是【太初】被他罩在头顶的星罗盘,那是【太初】一间上品法宝,曾抵挡过三座道宫强者全力一击,可现在却在罡风的撕扯下化作了粉末!

    凌越老祖脸色刹那惨白,没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危机,当机立断,凌越老祖闪身后退!

    “噗!”

    与其说凌越老祖是【太初】自己退出来的,倒不如说他是【太初】被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轰出来的,身上宝衣化作了齑粉,全身重伤,崩裂的伤口处鲜血喷涌,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不过凌越老祖也是【太初】从无数次生死边缘拼杀出来的,很快稳住自己伤势,然后起身,冲秦浩轩苦涩一笑:“是【太初】老夫不自量力了。”

    秦浩轩望着那片虚空,向来淡漠的眉眼也带了几分凝重。

    周围风声狂狂,天地间充斥着真魔界挥之不去的魔族气息,凌越老祖长长叹了一口气:“可惜了这样的宝物啊,魔祖,这里毕竟是【太初】魔物的地盘,我们也不可久待。”

    他们来的时间已经大大超过了预计,若是【太初】再不回去,还不知道那边的人会想什么。

    “走吧。”秦浩轩对中天可汗的墓穴似没太大兴趣,转身就要离开。

    凌越老祖踟蹰了一瞬,还是【太初】道:“魔祖,您看,这天可汗墓穴可是【太初】可遇不可求的大机缘,财富资源自不必说,若是【太初】能够从中寻得几分功法、宝物,也将是【太初】一生受益无穷……”

    凌越老祖话说的隐晦,但秦浩轩却是【太初】心中明了,他眼风轻扫了过去:“你想隐瞒这个消息。”

    凌越老祖点头:“若只有你我二人分享……”

    秦浩轩看着凌越老祖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毫无感情的说道:“你觉得凭我二人之力能将这天可汗的墓穴打开?你不过才刚刚迈入一步,就被重伤至此,身上还残留着魔物的力量,若是【太初】选择隐瞒,出去后如何对其他人解释身上的伤?”

    凌越老祖被秦浩轩问的哑口无言,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伤,苦笑着叹了一口气:“唉,是【太初】啊,外面还有一群成了精的老狐狸呢,即便我们说什么也没发现,他们也不会信的。”

    秦浩轩点了点头,带着凌越老祖原路折返了回去。

    议事堂内,已经有四人坐着等待,全是【太初】道宫境的强者,他们面色沉沉,或闭目养神,或把玩手上茶杯,看起来轻松自如,实则气氛凝滞,一直到秦浩轩与凌越老祖飞身入内,这些看起来不知道去哪神游的强者们才彻底回过神。

    “参见魔祖。”

    “咦?凌越老兄,你受伤了?”

    “可是【太初】在那缝隙中遇到了什么事情?”

    ……

    听着这些人看似关心的问话,凌越老祖不由得看了秦浩轩一眼,得到同意后,才将他们在魔渊缝隙中见到的一切,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

    在场几人面露震惊之色。

    他们虽然猜测到定不会寻常,却没想到会如此惊人。

    天可汗的墓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无尽的财富与无上的功法!

    “凭我一人之力是【太初】打不开那片空间的。”秦浩轩扫视了众人一番,无视了他们眼中暗藏的热切,继续淡漠的说道,“即便是【太初】合众人之力,也难。”

    其他几个人料想到一座天可汗墓穴不会轻易被打开,听了这话,倒也没太大的打击。

    “此事非同小可,以防消息外露,坏我们大事……”火炎老祖眼睛从秦浩轩身上飘过,停顿了一下,才道,“必须将此事封锁,所有得知魔渊缝隙的人都要严厉要求他们噤声,不外传。”

    这句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

    “是【太初】该如此,本来知道的人数并不多,控制起来也不难。”凌越老祖与火炎老祖不着声色的交换了一个眼神,附和说道。

    “这次真是【太初】有劳魔祖与火炎老祖了,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等我们商量完毕,拟定了计划,定会告知魔祖。”其他人冲秦浩轩与凌越老祖作了一揖。

    秦浩轩大大方方的受了,道:“我们能够发现魔渊缝隙,道修那边同样能够发现,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派遣信得过的人去守着,一面监视缝隙,防范可能被其他人发现的可能,一面思索解开墓穴的方法。”

    “魔祖所言甚是【太初】,我等也有这种想法。”

    秦浩轩点了点头:“我还需闭关,待你们有了眉目再议吧。”

    其他人不敢多说什么,恭敬的将秦浩轩送了出去。

    秦浩轩消失在眼前的刹那,议事堂内的气氛,就微微变了,几位道宫境老祖的魔修彼此对视一眼,淡淡的杀意弥漫而出。

    很多事情其实都在不言中的。

    “火炎老兄,控制住知道消息的人并不难,但是【太初】控制住他们之后呢?”

    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眉目清俊,身姿挺拔的修士,抬眸问道。

    火炎老祖站在大堂之内,他拢了拢自己的衣袖,从口中吐出了几个字:“杀了。”

    非常平淡的两个字,却带着早就计划好的决绝。

    有人微微一愣:“不是【太初】说控制起来吗?”

    凌越老祖找了个位置坐下,一面为自己疗伤,一面冷声说道:“兄弟糊涂了吧,天可汗的墓穴意味着什么不会不知道吧?多一个得知这个消息的人,就代表着多一个势力要来分一杯羹。”

    “而保守秘密最稳妥的方法,就是【太初】让那些杂七杂八的人永远闭嘴。”火炎老祖望着秦浩轩离开的方向,轻声说道:“刚刚说的方法,不过是【太初】因为魔祖在场,虽然他现在人在魔修这边,但毕竟出身道修,我们虽然敬畏他,却不了解他的秉性,杀人之事,悄悄做就好,不需要告诉他。”

    其他几位老祖对视一眼,毫无芥蒂的接受了这个提议。

    当夜,曾经对魔渊缝隙略有耳闻的年轻弟子全部被派上了战场,而这些人再也没有回来过,尸骨无存。

    半年的时间一晃而过。

    海敖这半年里受尽了苦楚,秦浩轩吩咐他照顾的灵田一派萎靡,青绿不再,蜡黄一片,而海敖也如这片灵田,面色苍白,形销骨立,眉宇间戾气更浓。

    这半年来,他从未做过挑水挑粪的事情,执拗的如同一块顽石,无论被断掉四肢还是【太初】抽打,身体上再大的疼痛都没办法让他屈服,被打的狠了,就朝秦浩轩闭关的山洞咬牙切齿的发誓,他要报仇。

    秦浩轩从山洞中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摊到在地上的海敖,以及已经荒芜的灵田。

    看到秦浩轩出来,海敖的眼睛一下子盯到了他身上,眸中是【太初】熊熊怒火以及满满的愤恨。

    秦浩轩目光从灵田中收回,轻飘飘的落在了海敖的身上:“既然如此,那你也没资格做我弟子了。”

    海敖一愣,然后眉毛顿时疏朗开来:“我从来也没认为你有资格做我师父,现在我们相看两厌,你将我仙种解开,放我回去吧。”

    秦浩轩没有说话。

    海敖看着秦浩轩的神色,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中升起,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秦浩轩说:“你没资格做我弟子,也没资格修仙。而你仙种的封印,我想这世上也不会有人舍得为你解开。”

    “舍得?”海敖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秦浩轩没有理会发问的海敖,身化流光,带着海敖离开了山峰,几瞬之间,他们远离了仙魔战场,来到了一座小山村。

    深秋时节,人间一派肃杀,秋风扫落叶,满地枯草黄,一路行来,可以看到路两旁的森森白骨,悲凉的血气冲荡在空气中。

    动乱的时代,不只是【太初】仙魔两界打的热烈,连人间也被波及,连年的战乱,令无数人命丧战场,饥荒、天灾不断,生民苦不堪言。

    这座小山村内,村舍凋敝,人员零落,处处透着贫穷灰败的气息。

    秦浩轩带着海敖来到一间用石块搭建的民舍,一现身,两个老农就慌忙带着年幼的女儿跪倒在院子中,瑟瑟发抖,垂首不敢言语。

    那可是【太初】从天而降的仙人啊,对于一生都活在大山中的村民,是【太初】可望不可及只能在传说中听闻的存在,村民们连抬眸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秦浩轩将海敖往身前一推,对那些村民说道:“从今日起,他就是【太初】你们家的一员了,你们平日怎么过活,他就怎么过活。”

    海敖眼睛一瞪,刚要反驳,却发现自己被秦浩轩给噤声了。

    留下这句话,秦浩轩目光扫过四周,他即便不释放神识,也能够感觉到外面兵戎相见的血腥气,顿了顿,秦浩轩又道:“此人初来,我留下点碎银子,就当做他的伙食费了。”

    指尖一动,灵气聚拢,刹那化作这个国家的钱财,然后被秦浩轩放置到了老农身边。

    老农看到这些钱财,连连叩拜,再抬头的时候,却发现仙人已经不见了,空荡的院子中,只留下了一脸恶气的海敖。

    海敖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的模样,虽然半年来的折磨令他皮包骨头,但模样依旧俊美,傲气不减,贵气天成,即便身穿最朴实的麻布衣服,站在这所破旧的小农家中,也自有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

    看着与自己房子格格不入的小仙人,这家中两个老人一个小女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北齐国与南国的战争已经持续了近十年,更有外敌入侵,国家局势危急,国内青壮年都被被拉进了军营,十室九空,民不聊生。

    老杨头一家本有三个儿子,都被征兆入了军队,大儿已经死了,二儿与小儿也好久没了音讯,本来还算富裕的家庭,这几年越发的不行了。

    老杨头与自己夫人在院子里跪了很久,才被小女儿给搀扶起来,然后恭敬的请那位小仙人进屋。

    海敖满眼鄙夷的看了看这间房子,轻哼一声,转身就跑了。

    “小仙人您要去哪啊?”老杨头一看,吓了一跳,立刻去追,“外面兵荒马乱,盗匪横行,危险,危险啊!”

    海敖跑的飞快,一溜烟就跑出了村子,直奔外面大道而去。
友情链接:花百科  中药大全  免费算命网  中药大全  飞剑问道  飞剑问道  管理资料下载  九重武神  IT百科  飞剑问道  娱乐大头条  开天录  免费算命网  全本书屋  明朝败家子  社保查询网  超级无上神帝  都市之归去修仙  战神狂飙  笔趣阁  锦衣夜行  完美世界  谎话大王  中华康网  超级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