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男儿手脚撑日月【第十六更】
    秦浩轩望着消散在虚空中的太初二字,眨了眨眼睛,轻轻叹息一声:“但那些道法,都不是【太初】我的法,无论是【太初】轮回之道还是【太初】虚空之道。那,我的法在哪里呢?”

    山洞内的华光随着三座仙宫的消失也重归秦浩轩一身,他望着一点点暗淡下来的山洞,眼睛眨了眨,太初二字重新回归到眼前。

    “我的法,就应该是【太初】我毕生修为的基石,太初之法。”秦浩轩双眸一点点明亮了起来,“现在的太初之法并不完善,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太初】学习了这一道法的人会如何运用,就像从同一条河流出去的分支,我们每个学习者源头是【太初】相同的,但日后的走向却可以凭自己心意。”

    这个想法一冒头,就好似一束华光照在茫茫迷雾之中,秦浩轩走过千山转过万水,突然就看到了他遍寻不到的那片世界。

    “原来是【太初】这样。”

    追本溯源,找寻自我,秦浩轩在这一瞬间明悟,消失的华光大涨,骤然之间,直冲九霄而去,虚空之上,大道之音响彻寰宇,祥云滚滚而至,虹彩恰咎酢咖道,祥瑞之气大现!

    巩固修为之后,秦浩轩望着自己的三座仙宫,陷入了沉思。

    过去,现在,未来。时间的力量在其中流转,自古以来,无数绝世强者追寻轮回之道,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说已经成功。

    “轮回真的存在吗?”

    “如果是【太初】真的,那轮回从何处而来,又到何处而去呢?”

    秦浩轩闭目凝思,却无法再脑海中绘出轮回的线路。

    “想要明悟轮回,必须要知道他如何产生运作。”

    秦浩轩从山洞中起身,心念一动,来到最近的凡世,他寻到一个手握数条人命的恶霸,将其杀掉,在其魂魄消散之前拘于掌心,然后找到一只即将生产的老鼠,将手中魂魄放置到了老鼠体内。

    每一个生灵在落地之前都是【太初】无魂之物,只有出生后才会拥有魂魄,开智。

    而秦浩轩在小鼠出生之前就将手中恶霸魂魄没入其中,几瞬之息,那得了魂魄还未出生的小鼠徒然凶暴了起来,疯狂的撕扯母鼠,将其活生生杀死,自己也随即死亡。

    轮回失败。

    秦浩轩弹指一挥,身前血迹尽散:“直接打入生魂,轮回构建不成,那如果令其自然出生呢?”

    重新寻到一只孕育的老鼠,秦浩轩掌心一挥,轮回图现,将老鼠放置其上,缓缓运转轮回图,小鼠成功落地,但当秦浩轩再次运转轮回图的时候,不祥之兆蓦然出现。

    而在秦浩轩将母鼠放置到轮回图上的刹那,隐在天际的惊雷刹那落下,其势之猛,劈裂高山,震碎江河!

    仙宫从他背后骤起,揽天囊地,无可阻挡,将惊雷阻在百丈之外!

    九天之上,阴雷滚滚,狂风怒号,仿佛有千军万马即将冲杀而下,更令这座山外修士惊骇的是【太初】,黑色的天人五衰之气,化作长龙呼啸而下,万物退却,瑟瑟哀鸣!

    轮回之道,恰如天地之道,擅动者,天地不容!

    秦浩轩仿佛老僧入定,一双眼睛只落在自己的轮回盘之上,视外面令无数强者心惊胆颤的危急为无物!

    狂暴的天劫被仙宫阻挡在外,而天人五衰的力量却是【太初】连仙王都无法抵抗!

    秦浩轩的仙宫在被天人五衰沾染的刹那暗淡了下去,天人五衰的气息瞬间窜入了他的血液,瞬息之间,秦浩轩华发苍颜,体内仙种更仿佛被霜打的茄子,一点点衰弱了下去!

    若是【太初】有第二个人看到这种情况,定会被吓得魂飞魄散!

    这已经不仅仅是【太初】天道要从外部毁灭他,凶猛的力量直接窜入他的身体,稍有不慎就会仙种爆裂,身陨道消!

    可秦浩轩却撑住了。

    轮回盘上时间的力量缓缓流转,直到上面所有老鼠瞬间死亡,化成烟灰,秦浩轩才将自己身上这股逆天的力量收起。

    天劫散去,天人五衰被驱逐出身体,苍白的发丝转瞬变成了黑色,秦浩轩面上皱纹一条条消散,体内仙种更是【太初】重新生机勃勃。

    “七日。”

    秦浩轩看着轮回盘上的纹路,皱了皱眉。

    被他以轮回力量操纵的小鼠,虽然出生了,但只活了七日。

    秦浩轩沉思一瞬,重新取来孕育的母鼠,再次将其放置到了轮回盘上。

    他一共尝试了七次,每一次都有天劫降落,而每一次在轮回盘上出生的老鼠,都会在第七日死亡。

    “老鼠如此,那么其他的动物呢?猪狗牛羊,甚至魔兽,或者修士,难道都活不过七日吗?”

    秦浩轩收回了自己的轮回盘,踏上了寻轮回之道的旅程,而这一找,就是【太初】三年。

    这三年之中,秦浩轩尝试过无数种的生物,鼠兔羊蛇,甚至普通的凡人与修士,都被他用来探索,虽然每一个最后都会死亡,但坚持的时间却也慢慢变长,时间最长的是【太初】一个仙婴境的魔修,足足在轮回盘上坚持了一年。

    而秦浩轩尝试操纵轮回的过程中,天劫则是【太初】疯狂的砸向他,有种借此机会,铲除这个乱天地规则之人的势头,有一次秦浩轩仙宫都出现裂痕,仙种彻底干瘪,只差一息,便要体爆而亡!

    三年的尝试,虽然并未曾真正成功的实现操纵轮回,但秦浩轩却真的从中悟出了自己以前从未想象过的大道。

    秦浩轩立在山峰之巅,身前的轮回盘顷刻消散,他眼前似乎还残留着在轮回盘上残留世间最久之人的样貌。

    就是【太初】那个人,坚定了秦浩轩继续轮回之路的信心。

    那是【太初】一个作恶多端的魔修,他在轮回盘上坚持了一年的时间,而这一年里,虽然他作为魂魄新生,但属于魔修的记忆却完整的传承了下来。

    “轮回是【太初】存在的,更是【太初】可以被我操纵的。”秦浩轩负手而立,他望着茫茫大陆,王者之气尽数显露。

    ……

    被杨月寻回来之后,有了第一日的教训,海敖知道了外面的危险,也没想过再往外跑,他再胆大,也不是【太初】不要命的,但对自己现在无能为力的样子又十分的愤怒,于是【太初】整天阴沉着脸,连带着杨家二老每日都战战兢兢。

    杨月冷眼看着,几次想要发作,却因为父亲哀求的眼神而就此作罢。

    海敖每天被杨家三口伺候着,什么也不做,要吃给吃,要喝给喝,就这样还是【太初】整天阴沉着脸,看什么都不顺眼。

    磕磕绊绊的,海敖已经在杨家待了一个月。外面的树叶已经完全脱落树梢,寒冷的气息开始席卷大地。

    这一日,杨家二老劳作一天回家,杨月已经做好饭菜。

    海敖出来,一看桌上的饭菜,登时眉头就皱了起来:“为什么还没有肉?你们整天都出去做什么了?秦浩轩走的时候不是【太初】留下钱财了?怎么不去买点?”

    一连串的质问下来,杨父脸色就白了,解释道:“小仙人,我们家真的没有肉,外面兵荒马乱的……”

    “我知道外面在打仗,我问的是【太初】为什么还没有肉!”海敖看着这三个凡人,心里堆积的愤怒刹那爆发,一抬手就将身前的桌子掀了,滚热的米汤洒了出去,甚至溅到了杨父杨母的身上。

    “爹娘。”杨月一惊,赶忙扑过去就把两个老人拉远离,仔细观察了他们一番后,这才转头怒视海敖,“你有病吗?”

    海敖也没想到自己会烫到人,但被杨月如此厉声的喝问,他眉头一皱,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想要伸出去的手也收了回来,沉默而戾气十足的看着杨月。

    “算了算了,孩子,他是【太初】仙人啊。”杨父看出了自己的女儿是【太初】真的生气了,连忙拉着她的袖子说道。

    “爹,你别管。”杨月反握住杨父的手,昂起头看着海敖,毫不客气的说道,“没有肉吃你觉得很委屈吗?可在我看来,你根本没资格吃肉,整日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做,还挑三拣四的,你就是【太初】个废物,还在这里装什么大爷装什么仙人?使唤我们一家让你觉得很爽吗?我爹娘劳累一天凭什么还要受你的气?”

    海敖脸色铁青的看着杨月,眼中冒出了杀意。

    从小到大,海敖被很多人喊过“小魔头”“小霸王”,还从来没人敢说他是【太初】废物。

    若非现在修为被废,仙种被封,有人胆敢当着他的面这么说定,定然已经是【太初】亡魂一缕。

    “阿月,这话可不敢说,他毕竟是【太初】仙人留下的人啊……”杨父急的不行,赶紧阻拦。

    “即便是【太初】仙人留下的又如何?仙人临走前明确说了,让他过与我们一样的生活,我们吃什么就给他吃什么,我们每日干什么活也让他干什么活,可这一个月呢?他半点农活不做,对我们更是【太初】呼三喝四当做奴隶一般!”

    杨月稚嫩面容涨红一片,怒气腾腾,她声音清亮:“你一个男儿,有手有脚,却挣不来半粒粮食,有什么资格嫌弃,又有什么资格吃肉?”

    海敖何曾被人指着鼻子这么骂过?额头青筋频频爆出,咬牙说道:“当真是【太初】虎落平阳被犬欺,若我还能修仙,你觉得你还能活吗?”

    这话说的杀气十足,将杨家二老唬的脸色发白,可杨月却丝毫不退让:“你整日抱怨自己无法修仙,话里话外贬低凡人,难道这世上每个人都能修仙吗?不能修炼的凡人莫非都该死吗?我们在这荒年乱世苦苦挣扎着想活下去,你不想活也别拖累我们好吗?在我看来,你就是【太初】废物一个,连我都不如。”

    “我哪里不如你?”海敖拔高了声音说道。

    杨月眼皮轻抬:“我能做农活照顾家人,做好一日三餐,你能吗?”

    海敖被杨月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拳头攥紧又松开,最后在杨父杨母惊惧的目光中,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往床上一躺,海敖闭着眼睛,脑中一片纷乱,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比那日日被打的半年都要无法忍受。

    杨家房子简陋,他能够清晰的听到外面的声音,杨父杨母无奈的叹息声,杨月收拾桌椅以及轻声安慰父母的声音……

    “你就是【太初】个废物……”

    “一个男儿,有手有脚,却挣不来半粒粮食……”

    “废物一个,连我都不如……”

    杨月的话,每一个字都似锋锐的刀刃,一道道砸在海敖的身上,他睁开眼睛,望着窗户外纯净的夜空,听着杨父压抑的咳嗽声,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第二日,微光初起,杨父从床上起身,准备一天的劳作,却听到外面传来劈柴的声音,平日里这些活都是【太初】他来做的,怎么会有人劈柴呢?

    推开门,初冬清冷的气息传来,远处雾霭茫茫,小小的院落中,海敖一身短打的衣衫,正举着砍刀一下下劈砍着手里的木柴,每砍一下,还不忘对自己身边正淘米煮饭的杨月说:“我不如你?我哪里不如你?我能够劈柴,你能吗?”
友情链接:史上最强重生者  励志故事  明末第一贼  开天录  全职高手  创世中文网  莽荒纪  说说大全  完美世界  中学生阅读网  最强终极兵王  寒门崛起  全职高手  极限保卫  我闺女是天师  从全球高武开始  哲夫当立  神道丹尊  男性健康  最强特种兵王  春野小神医  谎话大王  逆天铁骑  都市之归去修仙  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