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仙门不及凡俗力【第十八更】
    一阵冷风吹过,带来了浓浓的血腥气,海敖突然觉得冷了,他大睁着眼睛,眼泪,一颗一颗,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情绪汹涌扑了过来,他猝不及防,毫无招架之力。

    每一个瞬间都无比的漫长,海敖感觉自己血液似乎都要在这个夜里凝固,突然之间,堆压在他身上的柴火刹那消失。

    海敖一直看着前方,三具躺在血泊中的尸体,就这样突兀的进入了他的眼睛,巨大的冲击令海敖脑中有短暂的空白,他连什么时候身上的绳子不见了都不知道,踉跄的站起身,跌跌撞撞的来到了那三具尸体的旁边,愣住了。

    神道之体依旧是【太初】那副淡漠的模样,身姿挺拔的立在柴房之外。

    海敖承受着心中汹涌的情感,他不知道悲伤与愤怒哪一个更多一些,只知道心第一次的疼了起来。

    秦浩轩是【太初】出现了,但,晚了,一切都不可挽回!

    秦浩轩是【太初】故意的……

    “为何不救?”海敖看着脸上都沾染了血迹的杨月,低声说道。

    神道之体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海敖转头看向神道之体,他还算稚嫩的脸上是【太初】一片压抑不住的愤怒,眼睛里透出的恨意几乎要凝结成实质!

    “你为什么不救?!为什么不救他们!”海敖几乎是【太初】吼出了这句话。

    相比较海敖的滔天之怒,神道之体一派平和,他看着海敖,缓声说道:“我为何要救?这些人与我何干?即便要救,那也该你去救。”

    海敖紧握的双拳发出了咯咯的声音,一点点的艳红色从指尖流出,他全身颤抖,泪水一行行落了下来,擦都擦不干净。

    神道之体无视了海敖的悲愤:“如果你早日醒悟,专心修炼,救下几个凡人,不是【太初】轻而易举,但你没有。”

    海敖面上的悲凉一重多过一重,他看着神态自若的秦浩轩,眼中的恨意并没有退去。

    “想要救他们已经不可能,但如果你现在拜我为师,还是【太初】可以手刃你的仇人,为他们报仇。”神道之体看了看血泊中三具尸体。

    海敖面上满是【太初】泪痕,他一把抹去眼泪,指着神道之体,一字一句说:“秦浩轩,你给我听好了,我海敖今生都不会拜你为师,你永远都做不成我的师父。”

    神道之体看着海敖,淡漠的神色也看不出有什么其他的情绪波动。

    “你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都不出手相救,与那群畜生有何区别?你不是【太初】想要收我为徒吗?我告诉你,你没有资格做我的师父!”海敖立誓一般许下了自己的承诺,“今日我仙种被封,但总有解封之日,带我重新修道,不仅会杀掉那群畜生,也绝不会放过你!”

    神道之体似乎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他沉默了一会,道:“不会有人舍得为你将仙种解开的。”

    海敖只冷冷的看着,随后起身,将杨家三口的尸体一具具抬到了屋子中,然后点燃了火焰。

    天干气躁,没多久火焰席卷了整座房子,风助火势,越少越猛,火光照亮了半片天。

    望着被火舌吞噬的三个人,海敖的泪水默默流下:“是【太初】我无能,不能保护你们,我会为你们报仇,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将杨家三口的骨灰埋下,海敖离开的时候,手里只拿着平日上山砍柴的砍刀。

    看着往村口走去的海敖,神道之体说道:“外面太乱,你活不下去的,你想去找谁为你解开封印呢?这个世上,没人舍得为你解开。”

    “我会活下去的。”海敖停顿的一下,继续往前走,“我不知道那到底是【太初】怎样古怪的封印,但这个世上奇才辈出,总有人有能力为我解开,待我重回巅峰,你们,都得死。”

    “解开这个封印,与能力无关。”神道之体淡淡的说道。

    海敖走的也决绝,带着绝不回头一往无前的气势,他不懂神道之体话中的意思,也不想懂了,他只想离开。

    北齐国常年争乱,战争频频,国家之大,竟然到了无寸土安稳的地步,所过之处,白骨累累,饿殍遍野,悲号哀泣之音不绝,绿林匪盗之徒遍野。

    在这样的乱世外出的行人,十之八九命丧黄泉,不是【太初】被路过的兵匪杀掉,就会因为饥渴劳困死去。

    半个多月后,海敖手中的砍刀早在一次逃离盗匪追杀的时候丢了,换成了在路边捡到的木棍,他身上有十多处外伤,衣衫褴褛,看起来很是【太初】可怖。

    这么多天的风餐露宿,令海敖面黄肌瘦,分外狼狈,因为外伤失血过多,更让他虚弱的站都站不起来,只能靠在一处密林中。

    海敖有些迷茫的望着新嫩树叶遮挡外的天空,舔了舔发白的双唇,他神思昏沉,高烧不退,在一片宁静和睦中陷入了昏迷。

    “喂,小孩?”

    杨林经过这片密林,想要去溪水边打点水,无意间看到了瘫倒在地上的海敖,这乱世中,路边饿死、病死的人太多了,短短几里的路程,杨林已经遇到了不下十个饿殍。

    幸运的是【太初】,现在他遇到的这个孩子,还是【太初】有呼吸的,只是【太初】身上太多伤口,也发烧了,才昏沉不醒。

    杨林是【太初】一个修士,修为不高,心肠很好,当下取出自己带的灵药,帮眼前的小孩灌下。

    “啧,这多少天没吃东西了,也太瘦了。”杨林看着这快要皮包骨头的孩子,轻轻叹了口气。

    海敖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太初】第二天的下午,他一睁眼就看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又过了会,才意识到,这个老人家正背着自己往前走。

    “醒了?”海敖一动,杨林就意识到他醒了,在路边选了个地方坐下,把背上的海敖放了下来,“你小子也是【太初】命好,若不是【太初】我恰巧路过,你啊,昨天夜里就得死了。”

    海敖盯着杨林看了很久,那是【太初】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人,头发雪白,脸上带着皱纹,但一双眼睛却干净清澈,没说出话来就自带了三分笑意。

    “修士……”海敖暗淡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你是【太初】修士!”

    在外面独自走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海敖心中憋着一口气,决不向秦浩轩低头,一定要凭自己为杨家三口报仇,几次撑不下去都靠着这个信念。

    可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遇到过恶霸,遇到过军队,也遇到过盗匪,却从没遇到过修道之人。

    但是【太初】现在,他找到了!

    杨林眨了眨眼睛:“小孩你说什么?”

    海敖咽了咽口水道:“你是【太初】修士!”

    杨林摸了摸下巴,拿眼睛瞧着这小孩,暗自想道,我是【太初】修士没错啊,可是【太初】一个普通的小孩又怎么知道的呢?

    海敖盯着眼前的这个修士,就像旅途中饥渴的人看到了一汪清澈的泉水,带着不加掩饰的热切:“我也是【太初】修士,只不过现在仙种被人封印。”

    海敖自然不会以为一个二十七叶境界的修士能够解开秦浩轩设下的封印,但既然遇到了修士,那这个修士肯定有门派的吧?只要修道的人多了,难道还找不到一个能为自己解开封印的人吗?

    仙种被人封印?杨林挑了挑眉,怪不得刚刚为他把脉的时候觉得他体内经脉奇怪,如果有仙种却被封印,倒也说得通……

    海敖以为他不信,皱了皱眉道:“我真的有仙种,但是【太初】却被我的仇人封印了,只要你能帮我解开,或者能够寻到人帮我解开,我可以许诺给你无上的好处。”

    杨林呵呵笑了起来:“小孩,口气不小啊。”

    听到杨林喊自己小孩,海敖暗暗翻了个白眼,没准我年纪比你还大呢。

    “你昏迷着的时候我帮你看了,当时还觉得奇怪,虽然感受到仙种的气息,却十分的微弱,原来是【太初】被人给封印了啊。”

    “那你能帮我解开吗?”海敖微微有些期待的看着他。

    杨林脸上露出了一抹复杂的表情,他摸了摸自己花白一片的脑袋:“我,不能吧。”

    海敖有些失望的收回了目光,心中幽幽叹了口气,也对,秦浩轩再怎么说也是【太初】道祖级别的强者,他的封印,怎么可能被这个小小二十七叶境的小修士给解了。

    海敖虽然现在又瘦又黄,但五官实在精致俊美,那副失望的样子还是【太初】很有欺骗性的,杨林看着这个能当自己孙子的小孩,顿时心软了:“你一个小孩子,也没个依靠,不如先跟我回凌沧门吧。”

    海敖抬起眼皮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四周,为今之计,好像只有如此了,没准,这个教派中真的有人能帮自己解开呢。

    凌沧门还真是【太初】如其名,就坐落在一座种满了松柏的山上,周围一片平原,只有这座山突兀的立在其上。

    海敖打量着那恍如无物的山门,又看了看灵气稀少的山,心中那股对凌沧门的期望顿时去了大半。

    杨林满脸的笑容,带着海敖进了山门,御剑来到了半山腰,才碰到了几个年轻的弟子。

    “杨长老回来了。”

    “杨长老。”

    海敖转头看向一把年纪才修炼到二十七叶境界的杨林,一脸的不可置信:“你是【太初】门派的长老?”

    杨林笑呵呵的说道:“是【太初】啊,你放心,来了这里没人会欺负你的,大家都很好相处。”

    海敖:“……”

    但凡一个几千年的小教派,长老级别都应该是【太初】仙树境之上的修士才能担任的啊,什么教派的长老会是【太初】一个二十几叶境界的人?

    很快,海敖就知道了。

    如果一个教派的掌教只有四十八叶境界,那他们的长老是【太初】二十几叶境界,也不难理解了。

    朴实如凡人大厅的房间里,一个同样白发苍颜的老人坐在主座上,问杨林:“你出门一趟,怎么还带回来了一个孩子啊。”

    杨林恭谨的对掌教拱手行礼:“参见掌教师兄。”

    庐方道人指了指旁边的座椅:“坐吧。”

    杨林坐下之后道:“这小孩是【太初】我路上捡的,而且他还有仙种,总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饿死路上。来,小海,说说你的身世。”

    面对实力如此低微的掌教与长老,海敖生出了一股扭头就走的冲动,但他一想到外面的情况,生生忍住了。

    “我们村子来了盗匪,家人都死了,我逃了出来。”海敖简单的说完,想到了什么,立刻看向坐在主位上的掌教庐方道人,“请仙人为我报仇。”

    虽然只是【太初】仙叶境,但总比那些普通的凡人盗匪强吧?杀那些凡人定会轻松很多。

    但出乎海敖意外的是【太初】,庐方道人摇头了,他一边摇头一边叹息:“唉,惹不起啊,惹不起啊。”

    海敖:“……”

    惹不起?一个修士竟然说惹不起凡人?
友情链接:说说大全  诡秘之主  牧神记  好名字  花百科  中华养生网  开天录  大族激光  赘婿  第一课件网  三国高校传  都市医圣妙厨  飞剑问道  中学生阅读网  重生之财源滚滚  赘婿  重活一次  漂亮女人  全球高武  神豪之娱乐天下  花都最强医圣  开天录  大魏宫廷  大学生必备网  蜡笔小说